山东革命党史稿(9)

辛亥革命网 2021-02-23 14:25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丁惟汾 查看:

六年九月十日,总理以国会议员奠军政府于广州,选为大元帅,宣言叛诛讨乱,恢复临时约法,时谓之护法之役。

  卷十三 护法之师

  六年九月十日,总理以国会议员奠军政府于广州,选为大元帅,宣言叛诛讨乱,恢复临时约法,时谓之护法之役。吾省议员刘冠三、丁惟汾、张瑞萱、于恩波、于洪起、邓天乙等,皆与会,总理委冠三为山东招讨使。冠三北归,六路出兵。吾省有护法之师,自此始。初,总理见欧洲列强争衡,其势不归英即归德,乃阴与德皇威廉第二及日本内阁大臣某,约中、日、德三国联盟制英。总理之欲制英也,以其国工于剥蚀弱小,重资货而贱人道,使天下小弱邦永不复起者英国,英国,天下之至险巧者也。

  时段祺瑞主内阁,方唱对德宣战,欲外以结好列邦,内以拥兵自树。民党议员察其奸,於国会力挠之。祺瑞怒,使安徽督军倪嗣冲等联兵北上,胁以威,国会不屈;更嗾张勋入都,迫散国会,拥清废帝复辟,旋击灭勋,擅执国政。总理恫大憝骨法,为邦之蠹,乃以拥法唱召国人,以山东能断北都咽喉,命冠三北归声讨。冠三还至上海,寓租界,置招讨使办事处,以班启瑞为参谋处处长,隋即吾为秘书处处长,赵光为财政处处长,使人返省,分赴各县,潜召民军旧部,广罗林岩豪强,图大举,躬往郯城,与党人刘憨陈商策略,偕丁德金返上海。其冬,布署略定,委薄子明、孙楚云、陈成功、宫锡德、丁德全等为各路司令,郑天乙为前敌总指挥,使各路皆以便宜行事。

  二路司令孙楚云,资望素浅,召集未盛,赵光助之,差成一队。六年十二月一日,发青岛,至昌邑县南之岞山,为日本宪兵所扼而散,二路军于是终。

  四路司令陈成功,寿光人,以侠称,家贫为贾,失学后其弟全功留学日本,弟入同盟会,因亦加盟。及受命为总司令,请规取鲁东北,与同志何子刚及全功返青岛,收聚兵械。七年八月二十日,选卒二百人,自青岛始发,以广饶、桓台、高苑诸县,据济南左背,小清河横贯东西,进则直达省城,退则扬帆入海,险利是处,欲先取之。将发兵,皆易服,沿胶济路乘车西进,抵潍县虾蟆屯下车,北过潍烽台,诣白浪河,乘舟转至某县之望河登陆,进据利城。利城扼博兴东界,广饶西之要道也,近有驻军闻之,数千人来攻,势甚猛,战不利,退至小清河北岸,与敌隔水而阵,相持竟日,成功知不敌,与子刚谋曰:此地去羊角沟非遥,往予为贾居之,习之地形,其地舟车悉达,足资进取,请先发据之。即选四十人,率之先行,余众殿,东北趋三岔河,航而往,九月四日抵埠,西挺队闯入,驻军数百人,咸愕惊莫敢御,大呼愿降,俱委械散走。既入,以商会为司令部,出示谕众,急画攻守。六日,敌军第五师,突以步骑炮兵二千人,合而进逼,炮击尤烈,成功以寡御众,守备未完,夜半,市东队防少疏,敌军拥而入,成功引队巷战;旁午,敌来益众,或劝之退,叱叱曰:勿妄言挠众,革命岂畏死耶!俄中弹而仆,血淋漓沾衣袴起而仆者再,子刚代之而麾,拒战两昼夜,毙敌数百,成功军伤亡亦巨,士卒疲饥,连夜未得息,至八日晨愈不支,乃分两股西走,抵广饶东北王家冈,方欲休卒疗创,追兵猝至,又东北走沾化、惠民而散。明年,成功创愈,欲收众再起,未发,为敌军所执而死。四路军至此终。

  五路司令宫锡德将发,请于冠三曰:锡德生长文登,习知东边形势,请收兵载之威海登陆,急扑文登、荣成、海阳、牟平四县,据之,收其租赋,以充军饷,召徕旧部,乘机西讨,期与各路东西协举,然后省城易下也。冠三许之,与其党胡慎之、姜树甲及族子澍藻等,募集得百人,有步枪六十挺,利刀三十柄,手枪三具,六年十二月六日发上海,诣威海英租界登岸、英吏诇悉,迫之缴械,众俱散亡,执锡德、澍藻等而囚之,伪胶东道吴永求引渡,英人以国事犯未许,寻释出,驱之返上海,五路军至此终。

  六路司令丁德金,起兵苏鲁边,卒徒寡少,敌军屡围抄,困不成军,冬亦罢。

  时各路皆散,三路军亦无声绩,司令姓名不传,其起事不可者矣。而第一路战绩特著,威行数百里,震惊一时焉。

  一路司令薄子明、代理司令庞子周,后起为建国军者范铭新,皆良将材也。周村军之改编为第二混成旅也,子明为旅长,张怀芝调之驻峄县台儿庄,至是,冠三使人潜往授委,时段祺瑞调各路军南犯,怀芝为第二路,怀芝固疑子明,欲挟之行,不可,愈疑之,请调入都,授为陆军部咨议,使离军,无后顾忧,令猝下,子明欲入军不得,只身走上海,从冠三,而所部团长庞子周适来投,子明大喜,请以军事委之,使先返省举兵,身留上海为之策应,于是子周为代理司令。子周名世文,子周其字,江苏砀山人也。父三杰,入青帮为侠,苏鲁少年豪勇,多归之,有徒众二万人,雄于淮徐,愤袁世凯帝制,至上海,欲纠其徒发难,事泄,袁将上海护军使某使盗杀之,民国某年也。

  三杰殁,子周能率其众隶子明军中,为骁将,屡立奇功,誓共生死。讨袁之役,从下周村、淄川各县,周村军扩编五师,五师废,又编委为师长,在军皆称其智勇。后闻大洲入都罹网,大愤,而复仇之志日以烈矣。乃受命代理司令,即返鲁南,号召旧部,不数日,俱集各地,伏莽渠魁,尤多蜂起来归,范新铭、顾德林、于铭三,尤精悍。六年冬征募,至明年三月,众至两万人,始起,据砀山,后集师于济宁之南阳湖畔,子周与将佐谋曰:我军新起,未经教练,若据守一地以抗敌,敌将聚而图我,其势至危,不如转徙游击,彼来则去,彼去则来,彼既不得集合,又难测我虚实,我避朝锐而击暮怠,蔑不胜矣,众皆善其计。

  七年三月二十三日,率轻卒数千,北趋东平,欲规敌也。时敌以一营驻东平,敌司令何锋钰驻汶上,闻东平急,增调两营防守。二十八日,子周军抵城下,四面环击,守卒伤亡数百人,噪而溃。子周入城,收库藏,取弹械,诘朝肃队而去。锋钰电省请援军,方启行,又闻峄县同日失守。盖子周分师潜袭而下也。敌徐州镇守使张文生,亟调兵驰援,至则弃城去矣,子周之出奇挠敌,多如此类。

  时子周以新军突起,摧强敌,其所急尤在饷械,所争尤在运道,时饷械皆由上海航运而来,而所据各地,僻西南,去海绝远,于是欲通东路,选调骑兵千人出巡,自济宁而北,至泰安以南,截断津浦路以遏来师,步骑联贯,越铁路而东,直抵博山县界,扼胶济路,以阻省军东下,游骑驰突,南至诸城海滨,及收取饷械,乃徐退而西。当是时,济宁、曹县间电线俱毁,信报不通,济南大震,讹言朋生,相告泰安失守。

  时张怀芝南下,帮办张树元代督,闻警遣使入都告急,祺瑞调京畿第二十混成旅旅长吴长植,率全旅来援。时敌江苏督军李纯,亦因树元咨请,调所部一百四十七团来省,徐州镇守使张绍荣、兖州镇守使唐天喜,各选卒二千合战,众凡两万人。七月二十二日,会师济宁南,子周闻之,笑曰:敌无统帅,易败也。选五千人自将之,声言趋济宁,移汶县南鲁桥待之,使顾德林、范铭新各将五千人伏其旁,明日,敌军涌至,子周御之于鲁桥东,吴长植部攻最猛,兖、徐、曹各军乘之而进,子周麾众,战而西走,敌军争前追击,进约五里许、德林、铭新两翼突出,左右夹击之,日暮云墨,弹落为雨,绍荣部不支先走,余众皆溃退,走东北,子周还师合围,敌人吴长植殿两军逼白刃交,又败之,毙敌百余人,俘三百余人,得枪二千挺,敌大骇悉窜。

  败耗至济南,树元度不可胜,欲招抚其军佐。李德原与子周有故,遣之赴砀山,说子周以原军受编,待以师长,子周慨然曰:吾从吴大洲、薄子明有年,蒙推心置腹,相期报国,讵意大洲无故系狱,子明见忌夺职,当道歧视党人,其情益见,子周身虽武夫,犹明顺逆,今日之事惟欲致身革命,更为故友报忿,爵禄岂可相縻耶!德原曰:嗟乎!君诚义士,吴、薄真知人哉!叹息而去。

  子周连败敌军,声威大震,制旗方丈,书其氏而揭之旗,令二力士执而随其后,敌军见之,辄哗而逃,曰庞军至矣。当是时,敌畏子周如虎,而各地团勇山林巨豪,益争来附,众至五万余人。八月十九日西下濮,明日北下阳谷,皆弃而不守,更南略单,东略邹、滕、曲阜各县,驻军皆闭城不敢出,四乡纳租赋者不得入城,率饷子周军。兖州镇守使唐天喜,悬重金购捕,曰:捕庞子周者赏银两万元,于铭三万元,张占元五千元。数日,兖州城中编揭子周所悬赏曰:捕唐天喜者赏万元,捕伪团、营长来降者,各赏五千元。时人每引以为笑。

  当此之时,子周兵力所及,西达观城,东达新泰,南达丰、沛,北达于泰,南方数百里,皆归控制。北都患之,若一敌国,遂思倾全力扑之。会怀芝战湖南督军赵恒惕于护湘关,败绩,祺瑞遂褫其职,实授树元为督,责以击灭子周。树元因图攫位也,既为真督,大喜,思保位固宠,遂请自出督师,而大军日集,征调混成旅八旅,以六旅分六路进剿,以其二旅为游击;又咨请直隶、河南、江苏、安徽四省督军与山东连界处,布兵联防,越境合围;更请军部参谋处拨飞机三架,炸弹八十枚至省,资侦察,助轰击,所需费先由省开支。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