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辛亥革命之经过

辛亥革命网 2021-01-26 14:53 来源:山东文史資料选輯 第十二辑 作者:孙丹林 查看:

一九○四年秋冬之交,我考入山东大学。翌年暑假,开登州同乡会于济南泺源书院旧址师范学堂丁佛言宿舍小楼上。徐镜心(字子鉴)适自日本留学归来,亦预斯会。

  一九○四年秋冬之交,我考入山东大学。翌年暑假,开登州同乡会于济南泺源书院旧址师范学堂丁佛言宿舍小楼上。徐镜心(字子鉴)适自日本留学归来,亦预斯会。值丁佛言为他人书联,浼徐撰语为:“事到万难须放胆,理当两可且平心。”临行,徐问我寓所,我告以西门外杆石桥大学堂邹字一号,徐执手寒暄,云于翌日访晤。三五日后,徐惠然临存。我留午餐,渠濒行之际,留书三册。一为白浪滔天(宫崎寅藏)所撰之《三十三年落花梦》,一为章士钊所编之《黄帝魂》,一为巴县邹容所著之《革命军》。

  一九○七年六月,徐又自东京归国,访我于杆石桥学堂。当时,适值清廷派学部侍郎清锐到山东查学,新提学使者为连甲,卸任学台为载昌(三人均为满洲籍)同到学堂会齐。徐闻之不禁发指,厉我指余曰:“君不能溅血于五步之内,以袪此满奴异种耶!”我惊闻,急掩其口曰:“何孟浪如是!岂不知事机不密则害成?吾赤手空拳,曷堪任此?轻举偾事,谈何容易!”徐曰:“君以为我看事太易,我以君身家观念太重,遇事畏难苟安。史坚如以一粒炸弹炸粤督德寿于广州省辕;吴樾炸五大臣于正阳门车站。彼丈夫也,我丈夫也,有为者亦若是!君手无缚鸡之力,果能于立谈之顷,致此三满奴之死命于山东大学堂,亦已足矣。君果有斯胆略,我立即赠君以六轮手枪以蒇此事。”吾曰:“堂上尚有七旬老母,室中有周岁小女,怀中有弥月婴儿,家无隔宿之粮,即专诸、聂政亦不免顾虑身后。即去此三人,在满奴中不过沧海一粟、九牛一毛,于国事亦何补耶?吾固一身是胆,其奈力不从心何?”徐曰:“青山不老,绿水长存。君果有志,后会有期。”一言未毕,而三人自宿舍前甬道经过大客厅,联步前进。载昌脑后之花翎,忽而坠地。徐旁观笑曰:“此不祥之兆,满洲王气黯然销矣!君努力前途,好自为之!吾辈分工合作,有志竟成。”徐兴辞后,仍返东京。

  不久,孙中山先生特派徐镜心、丁鼎巨(字惟汾)为山东同盟会支部主盟。徐衔命回国拜访山东莱州沙河富绅邱丕振,求其资助巨款。徐与邱同留学日本,为旧相识。邱丕振世居莱州沙河珍珠疃,其父兄以商业起家,发起山东麦草帽辫出口巴拿马赛会,得有特奖,作为海外贸易,以此致富。徐镜心谒其尊人,晓以大义曰:“清室权贵,招权纳贿,国已不国,必致外人瓜分之祸。国若不存,家产何有?尊府拥有厚资,曷不毁家纾难,组织革命基础。此乃不世之功,于公于私两有裨益。”其乃翁曰:“吾有十子,两人务农,四人业商,余四子交君领导提携。”并立即捐资两万元。徐欣然允诺,介绍邱丕振与其八弟殿武、九弟子厚、十弟绍尹,加入同盟会为会员。徐并联络高密刘冠三,组织相州中学。走访栖霞大地主谢鸿焘,集资募捐,在山东烟台西郊通绅冈创办一东牟公学,延聘同盟会分子分担教员,提倡青年革命。当时湘人胡瑛担任汉文;登州孙嘏臣教授英文;牟平邹秉绶教授科学;湖北唐鼐臣担任武术、体操;高密邱抡章、李廷璧担任其它学科。功课整齐,颇为一时称颂。是年适值安庆徐锡铭刺杀皖抚恩铭,浙江秋瑾狱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该公学颇受影响。暑假胡瑛还乡,为鄂督逮捕下狱,邹秉绶畏祸辞职,赴德留学。谢鸿焘因夫人马素真女士慕秋瑾之为人,改名秋仪,亦畏祸敛迹稍避。其他教员亦多避嫌,裹足不前。此时我在山东大学毕业。正值清室停办科举,学堂十八班班长以要求奖励功名不遂,全堂罢班。我事先闻悉,先期请假,归籍省亲,未受处分。十八班班长被开除后,学堂亦入停顿状态。徐镜心闻此消息,极力向谢鸿焘揄扬,延聘我继胡瑛为汉文教员,并兼授代数、几何。两月辞归。

  一九○八年,清末礼部左侍郎王锡蕃编修,因康党革职还乡,开办烟台渔业公司,附设水产学堂。王籍隶黄县,与徐为同乡,托徐聘我为该校汉文教员,兼授科学。斯时,各省革命潮流风起云涌,东牟公学校长谢鸿焘,以经费支绌,爰组织一图书仪器公司。复因账目纠葛,不理众口辞出,交孙嘏臣接办。该公学早已无形停顿矣。

  武昌起义后,响应几遍全国,惟山东消息寂然。幸而徐子鉴由日本东京联络丁佛言、侯雪舫、曲卓新等归国,在济南联络夏溥斋、杨毓泗、庄心如、王丕煦、于晋源、刘冠三等士绅多人,运动谘议局迫令巡抚孙宝琦山东独立,与各省取一致步骤,与清廷断绝关系。乃袁世凯以山东密迩京畿,关系綦重,设有异动,则畿辅摇动,多方恐吓压迫孙宝琦取消独立。自九月二十一日山东独立后,至十月七日即取消独立,屈指不及二十天。始而派余则达代理山东巡抚,继而发表张广建继任山东巡抚,吴炳湘为山东巡警道,聂宪藩为山东盐运使。镇压逮捕民党几无虚日,威吓刑讯无所不用其极。若刘蒲塘、丛琯珠、刘鉴澄、李宪棠、孙宗廉等相继牺牲者,不知凡几。民党人士皆畏避不敢露面,独徐镜心再接再厉冒险奔走,四出运动。

  袁世凯深知登州地方重要,特派叶长盛为登莱青镇守使;并派新军协统张树元以一旅驻扎莱州;又派皖军孙熙泽为登州府知府;徐世昌之弟徐世光为烟台兵备道;舞凤兵舰舰长王传炯率舞凤舰游弋校巡渤海湾。此时徐镜心已密示孙嘏臣在烟台相机起事矣。

  孙自接办谢鸿焘之图书仪器公司,已亏累不堪,正在无法交代股东之际,接徐密函,绝处逢生,乃组织革命工作。当时烟台西山炮台有防营旧军一营,东山有新军警卫军一营。孙乃联络警卫军管带虞克昌(际唐),复串通防营统领董保泰之内弟宫树德劫持董保泰,并结合英领事署秘书倪显庭、天主教徒王耀东、《渤海日报》主笔丁训初、尚志学校校长杨哲甫、太古船行之吴仲芬、杨德盛、张子龄等人,密谋起事。事先我毫无所闻。

  于济南取消独立之翌日拂晓,突闻烟台大街鼓角齐鸣,警卫军排队游行,步武整齐。商会通知各商店皆插白旗,并约到道尹公署开群众大会。我偕水产学校校长丁凯亭到公署,已济济多人,到其后楼上,目睹一榻横陈,皆言午夜枪声一响,徐道尹已携妻而逃,尽室以行。而董保泰统领被其妻弟宫树德以手枪劫持,迫令全营缴械矣。到会者绅、商、学而外,有警卫军管带虞克昌、舞凤舰长王传炯。传炯辞锋甚利,先以国语演说,继以英语演说。大致谓推翻君主专制,促成民主共和,颇合当时潮流,群众鼓掌,公推王传炯为革命军烟台总司令,虞克昌为副司令,孙嘏臣为外交处长。并约同倪显庭等通知烟台山各国领事。当时法国领事署文案刘俊成、德国领事署吕耀章均参与赞助革命。王耀东、宫树德、杨德威、张子龄、丁训初等,皆一一分担任务。

  开会甫毕,我行至南鸿街、兴隆街之际,突有四人在路旁向我举手行军礼,脱帽立正。我细视乃我之学生,皆腕缠白徽章,盖有烟台军政府朱印。此四生一名相进明,一名吴廷章,皆十四五岁,为水产学堂初中学生;一名姜德茂,一名杨人振,不过十二三岁,为水产高小学生。我深为诧异。翌日凌晨,渠等到学堂上课,我问其经过情形。渠曰:“前二日王老师嘱我等于该日晚十时后到西圩外会齐,有要事嘱托。我等按时而至,王、孙皆先到,在板棚下等候。即派我两人到街里商店抬两桶煤油放于板棚下,彼将洋油桶用铁锥锥两小孔,将煤油遍洒于板棚及小货摊之草屋上。另派姜、杨两生挈鞭炮多种,并放置洋铁桶内(鞭炮及铁桶皆王、孙预先备好),约于将近十一时后一律燃着,烟焰冲天,四周火起。爆竹声中,西山炮台统领董保泰已被其内戚宫树德以手枪挟持下令缴械投降矣。”彼所谓王老师者即王耀东(水产学堂小学教员)。少顷王耀东亦来学堂上课,我问其事前经过,渠云:“事前并无组织,亦无同谋机关,仅临时孙秃子(因孙嘏臣早剪发辫,烟埠皆呼之为孙秃子)招集三五人到图书仪器公司密谈分派工作;起事时亦赤手空拳,只姜德茂有勃勒宁手枪一支,宫树德有旧式手枪一支,王耀东有猎枪一支,余人皆无枪械,不过徒手呐喊而已。”

  当晚十时后,孙嘏臣一人到水产学堂约我与丁校长参加军政府工作。丁以孙嘏臣于图书仪器公司亏款,信用扫地,口碑不佳,婉辞谢绝。孙对我言曰:“君为同盟会同志,革命急先锋,与徐子鉴为多年老友,此次革命侥幸成功,前途正远,在在需人,君曷不参加军政府工作,再接再厉,以底于成。”吾曰:“君等既先我著鞭,我亦图异军突起,分工合作,亦步亦趋。若必于此时参加军政府,斯乃如史记毛遂传所谓因人成事者也。不亦羞当世之士耶。陈涉、吴广垅上辍耕,而刘邦崛起泗上,项羽发难江东,鷃雀安知鸿鹄志哉!时机不远,请君拭目俟之。”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