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安丘革命纪略

辛亥革命网 2021-04-27 10:06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张公制 查看:

1911年武昌起义,山东也宣布了独立,山东的革命党人,在全国各地纷纷响应起义的浪潮鼓舞下,积极地在各处开展活动。山东东部地区的青州、高密、诸城临近的安丘县,也有过一些革命活动

  1911年武昌起义,山东也宣布了独立,可是,在袁世凯的授意及其忠实走狗张广建、吴炳湘的阴谋破坏下,不久又取消了独立。山东的革命党人,在全国各地纷纷响应起义的浪潮鼓舞下,继烟台、登州、黄县起义之胜利,积极地在各处开展活动。山东东部地区的青州、高密、诸城临近的安丘县,也有过一些革命活动,这些活动是革命党人在青州、诸城等地起义活动的一个重要部分。

  起初,革命党人邓天乙、赵象阙、王长庆等在青岛集议,拟先夺取青州,控制重要城隘,插入敌人腹地,从那里缴获旗营的军械物资,以便扩充革命力量,进取各县,统一山东全境。计议既定,赵象阙、邓天乙、王长床、贾次瑶、周蜀江等即潜往青州,准备起事。不料这个举动为山东巡抚张广建侦知,并通知青州旗营,预为严防,所以赵象阙刚抵青州,便被旗人跟踪杀害。由于赵象阙的牺牲与青州旗营的戒备加严,党人起事计划大受影响。这时候,有部分革命党人,由王长庆带领,尚潜住于青州城旅店中。益都知县张昌燕深恐党人暴动滋事,欲将党人送出县境,以求平安无事,因此,便亲自到旅店中找到王长庆说:“你们在这里,旗营已有些知晓,现时青州各处戒备很严,住在这里也很不稳当,要是你们再出去,我更难保险,最好你们离开这里,如果这样,我还可以想办法着人将你们送出益都境去。”王长庆等人考虑了一番,也感到此时在青州活动实甚困难,不如转往安丘,进图诸城。于时,即由张昌燕派人抄小路送抵安丘境之高崖村。记得到安丘时,主要的人员有王长庆、周蜀江、马倬章,还有秦明堂和一个姓王的,一个姓丁的(王系王长庆之侄,丁系王长庆之外甥,秦明堂系安丘高崖村人),共10余人。

  在这以前,革命党人很早便在安丘县进行过一些宣传与组织活动。例如:在安丘的县立高等小学及地方团练中,均已有人参加了同盟会等革命组织。由于革命宣传和组织工作的开展,对地方人的思想很有影响。王长庆等在攻取青州之举失败后,所以转至安丘落脚,主要是依恃了这一条件。

  我平日就和一些革命活动者有来往,对同盟会表示同情。我的内弟李法元在济南高等学堂肄业,同窗王漱芳在济南客籍学堂肄业,二人均参加同盟会,时常带些革命书籍到安丘来。当时济南高等学堂中有7名同盟会员,称7人小组。他们是:诸城的臧耀西、隋辑五,潍县的李虎臣,即墨的班麟书,安丘的周蜀江、李光弟、李法元。我到济南时,李法元曾介绍我同7人见面数次。其中,王漱芳曾约我入会。他说,自己可以作介绍人,但是最好请山东省同盟会负责人徐萃安作介绍人,这样,可以提高在会中的地位。并因此介绍我同徐见过一次面。当时,我在思想上不愿参加同盟会,愿在外帮助他们。他们亦未强求我入会。此外,并常与其他革命党人有来往,尤以与周蜀江接触较多。所以当他们到达安丘后,便去找我。那时我担任安丘团练的团总。这个团练共有60来个团丁,有林明顿枪60支,每枪带子弹百发,有三个教练,一为刘剑秋,一为王英三,一为李复亭,都系保定陆军军官学堂学生,因逢辛亥革命而停学回乡留于团练任事的。其中刘剑秋系同盟会会员,王英三为人极细心谨慎。革命党人到安丘时,适逢王英三因事回家未在团内,李复亭带10多个团丁去安丘东北乡驻扎未回,团里只有刘剑秋及40来名团丁。

  在王长庆等来安丘之前,赵省三先一日便由济南来安丘联系。他首先找到我,约我晚间到团练局和刘剑秋一起商量事情。见面后,赵省三即言及青州失利,计划攻取诸城,拟先在安丘落落脚。又说,现在邓天乙、贾次瑶等已先去诸城预备起事去了。当前因为在青岛购了一批枪械,短缺款项,打算在安丘与景芝两地筹集点款子,以应急需。同时也谈到安丘应如何准备起义的事情。我和刘剑秋说:“这样是不是得将王英三和李复亭招呼回来?”赵省三说:“安丘独立系以后的事,此时可不必急于召他们回来。”当时便着重地研究了筹款问题。次日,我就把赵省三的来意先行透露给县参事会里的李宣三、田燕臣、张寿卿、王周臣等几位主要人物,又介绍赵省三和他们见面进行宣传酝酿,初步磋商拟筹集500两银子送给他们,及至李宣三等又与县议事会地方上素有声望的马梅生、张象文两位老先生商谈时,他们以为县内款项为数不多,而且筹集不易,可以少给一点,于是又改定为400两。这时,赵省三已先去景芝,便于王长庆等临行前着刘剑秋去送,因为刘剑秋系同盟会中人,与王长庆较接近,王长庆等均住于南关店内,在那里等候由寿光招募的一批人(约10余人)到来,同时,并在南关招募人员,佣金是每人每天一吊钱,招了约10多个人。事为安丘知县程长庆闻知,着人将我请去,问我知否此事。我和他说了,并说:“他们这些人是路过这里,想筹点款子,你只作不知道便过去了。”

  关于安丘计议筹送500两银子的事,原先以为王长庆知道了,及至刘剑秋持银400两往送时,王长庆不收,刘剑秋回来说“顶了”。我见事情弄僵了,很感不甚好办,当时如再送他们500两银子,也极不象回事,于是就找到周蜀江说:“这事主要是一时不措手,弄得很不好看,你们不是明天还要到景芝去筹集款子吗?好不好在这一半天内尽早的筹好,随后就派人送到景芝或诸城去。”周蜀江当下答应和王长庆说一说,并告诉我明天便要去景芝,得给他们准备两个车子,我即时通知县参事会那边给准备了。

  当日晚,我以为诸事均已料理妥当,不会有什么问题了,便早早睡下。不料在夜里9点多钟时,县里忽差人来,要我马上就去,说是革命党人进了衙门,我急忙穿好衣服向县里走去。

  这里先要说一说王长庆等是怎样进入县衙的?王长庆因见只送了400两银子给他,就很不高兴,在南关店里喝了些酒,大发牢骚,对周蜀江说:“蜀江你领我们到安丘来,想不到安丘拿我们不当人,争多争少,即如此,现在我们不要了,安丘就想法独立了吧!”就在那天晚上,适有刘剑秋及兄刘梅皋携了一盒点心去与王长庆送行(刘梅皋亦系同盟会人,时在安丘县立小学任教员),刘原有七星子手枪一支,缺少子弹,因此携枪前来,想和王长庆要些子弹。刘去时恰逢王长庆醉了,躺在炕上吸烟。刘梅皋将枪与王长庆看了之后,王将枪子安上,顺手将枪掖在枕下,遂决心要于当夜起事,便说:“今晚咱们要独立,明天就挂白旗,梅皋,你现在就写个信把你弟弟请来。”这当儿就将所带的军装取出来穿上,也给刘梅皋戴上白布箍。刘剑秋来店一看,也没法表示什么。王长庆等遂协同刘剑秋将城门叫开,直入衙内。

  我来到县里时,果见大堂及宅门均有身着军装、臂带白布箍的人在站岗。我进了衙门来到三堂鉴押房,见王长庆、周蜀江、马倬章、刘剑秋、刘梅皋和安丘县知县程长庆等都已在那里了,我就说:“长庆,今天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先通知我一声。”王长庆说:“你不赞成!你不赞成!”伸手就要拿桌子上的盒子枪,我当时沉住气,坐着不动。刘梅皋赶忙向我说:“县里老父台已经答应为民政长了。”我说:“既然老父台答应了,我也没有什么话说。”接着刘梅皋又说:“你没来时,我们已议定举王长庆为司令,周蜀江为副司令,马倬章为参谋长,程长庆为民政长,刘梅皋为秘书。”我当即表示同意。这时王长庆说:“明天安丘独立悬挂白旗,我们即赴诸城举事,然后进攻青州,为赵象阙复仇。”随后又命人将县库的帐调来,并详查库存。那时库里有现银子2600余两,另有铜元几万吊,均经查验。又说民团今晚也要点验。我说:“何必如此急促,明天从从容容地点验不好吗?”他们说:“不。”刘剑秋附耳小声对我说:“他们不放心!”当下议定要我与刘剑秋去点验,并另派一个姓丁的同志(丁系王长庆之外甥)。团练局设在安丘县城隍庙内。这时关于革命党人进城的事,团练内的人已经知道了,一时颇为紧张。我加以安抚后,便平静下来,随即将枪取出。团里此时尚有40余支枪,刘剑秋想留下几支,遂说:“现下局里只有20来支枪了”,又拿了一些子弹,用一个钱搭装着,叫了四五个团丁把枪送到县内三堂前,叉了起来,请王长庆出来看了看。这时,已有人去南关将王长庆等人的行李取来,王长庆便到三堂西头的房里吸大烟去了。大家忙过一阵之后,程长庆说他老太太有病,要回去看看,我向周蜀江说了,周说可以,程便回上房去了,刘剑秋也说要回团练里去看看,随后也走了,只剩下我与周蜀江、刘梅皋三人在三堂东头的签押房里。此时天已早过夜半,大家都很疲乏,我在床上随便躺了躺,休息了一会,起来和周蜀江说:“明天你们走不得,尤其是你更走不得,要是你们一走,地方上没有武装,这里一挂白旗,明天又逢潍县集,这边的事潍县当天就会知道,后天清兵便可能来,这样能站得住吗?”周蜀江说:“诸城那边是非去不可的。”他也感到这事不很好办。我又说:“既然诸城那边你们非去不可,那么,这里的事也总该有个解决的办法,我看不如仍照原来计划,你们先将县库银子拿去,赴青岛购办枪械,待诸城光复后,安丘再正式独立响应,你看这样如何?”周蜀江很为赞同。我要他立时去和王长庆商量。他说:“我从昨天就和长庆闹的不很顺利,还是请马倬章和他说为妥。”我又将这意思与马倬章谈了,他也很同意。他便找周蜀江一同去与王长庆商量,提出须共同订立条件签字盖印。遂又将程长庆请来,恰好刘剑秋也由团练局回来,当下说明原委。程听说要盖县印,颇有难色。我说:“现在事已如此,你不必格外另生枝节。”最后他也同意了。大家推刘梅皋拟稿,一式两纸,各执一份,我们几人都签了名或盖了章,因为刘剑秋系团练中的主要人员,也在文件上签了字,最后又盖了县印。这个文件的内容很简单,主要是说:安丘已决定独立,由于目前条件的限制,暂不挂白旗,待诸城独立后即行响应,并由诸城派人来帮助独立。

  这样决定之后,为了避人耳目,王长庆等便由县内迁回南关旅店去住。当向南关旅店中搬的时候,拟把县库所存现银2600余两及由团练拿来点验的20多支枪和所带子弹一并带去。刘剑秋说:“既然诸城与安丘独立同为一事,诸城起事又拟赴青岛购办枪械,这些枪可留作安丘独立之用。”王长庆以为目前安丘不留枪也行,待办到枪械诸城独立后,可派一部分人携带枪械来帮助安丘独立。天明后,他便去景芝了。

  他们从安丘走了不几天,诸城就独立了,同时曾来信要安丘也宣布独立响应。但第二天赶安丘集时(腊月十八日)便见由潍县过来了二三百穿得破烂的防营士兵(此系驻潍县防营,后闻由沂州亦调去一支防营)向诸城进发。不几日,诸城即为清兵攻破,王长庆、邓天一、周蜀江、秦明堂等突围脱险,贾次瑶遇难,闻马倬章也牺牲于此役(马倬章系诸城人,法政学堂毕业,其被害事,王凌阁回忆录中未见记载,姑暂记于此,待后查)。防营在诸城大肆劫杀,当回兵潍县经安丘南关打尖时,有些兵拿着抢来的皮袄在街上卖,成车成车的财物经安丘运往潍县,其杀人之惨,亦可想见一般了。诸城风波之后,隔二日,清帝即宣布退位,南北议和,安丘当此情况下,便不能有所举动了。

  安丘在当时虽然没有公开正式地宣布独立,但是,革命党人在安丘的活动,已传闻到省城。不久,张广建曾致电潍县驻军及安丘县,说安丘县地方有动势,不安之源,疑有暴徒潜伏,视机扰乱治安。旋由邑绅马梅生等以书面答复张广建,言称地面平安无事,并无暴徒潜伏事案。由于这件事情当时未公开,后来也未记载传述下来,一般人对辛亥时期安丘的革命情况又知道得很少,所以,我特地将这段事的经过情形记叙下来,也许还有可供参考之处吧!

  〔作者张公制(1876—1966年),清末任山东省咨议局议员,参加辛亥革命;民初任省议会议长,主办《大东日报》;抗战期间在家乡抗日,后隐居青岛。解放后任山东省人民政府委员,青岛市副市长,全国人大代表,一生著述颇丰。本文转载自《辛亥革命五十周年纪念文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