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夏战争中的汉口战事

辛亥革命网 2021-01-07 13:25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何蒙 查看:

1911年10月10日发生的武昌首义及其后历时月余的阳夏战争,是终结满清专制的最后一战,也是捍卫民主共和的奠基之战,它使武汉举世闻名,展现了敢为人先的城市精神和可歌可泣的英雄气概。

  辛亥革命的重镇在武汉,武汉是举世公认的首义之城。1911年10月10日发生的武昌首义及其后历时月余的阳夏战争,是终结满清专制的最后一战,也是捍卫民主共和的奠基之战,它使武汉举世闻名,展现了敢为人先的城市精神和可歌可泣的英雄气概。

  辛亥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廷于10月12日派遣陆军大臣荫昌率领由陆军第四镇、混成第三协、第十一协编成的第一军大举南下;海军提督萨镇冰率领巡洋舰队及长江水师溯流而上,进入武汉江面。自此,清军与革命党人所领导的民军在汉口、汉阳交战四十多天。汉口古称夏口,因而这次在汉阳、汉口发生的战事被称作“阳夏战争”。

  阳夏战争的第一阶段,民军与清军在汉口展开了十余天激烈的拉锯战。10月10日当晚,曾经在湖北省督府与革命军顽抗的湖北提督张彪,随总督瑞澂乘军舰逃往汉口。收到北京清王室的电文指示,10月13日,张彪带领部分清兵占据汉口刘家庙车站,消息飞快传到武昌阅马场湖北军政府,都督黎元洪下令革命军渡江到汉口,前往刘家庙阻击清军集结反攻。

  10月18日至10月31日,战事的主战场是古德寺所在的刘家庙一带,属今江岸区辖区,这是阳夏保卫战的开始。除了民军以外,古德寺僧众也参与了阳夏战争。古德寺经历的这一次战火的洗礼,留下了光荣的一页。刘家庙也因此载入中国近代史史册。

  刘家庙位于汉口城区东北部,泛指黄浦路到丹水池方圆约七、八华里的地带。清末,在今二七北路与二七横路相交处西北角,建有亲祠“刘家庙”,占地面积约200平方米,据传为王、黄、陈、荆四大姓家族,按家族人头集资修建于1900年前后,庙成之后,刘姓以人多势大,称为“刘家庙”。众姓不服,纠纷不断,殴斗、打官司,直至二十年代始达成协议。庙名改称“兴隆寺”,门两侧分别书“合会众姓立”,“地名刘家庙”。

革命军在汉口战壕狙击清军。1911年

  “刘家庙”是具有光荣传统的地区。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后,清朝调集水军从刘家庙登陆妄图反扑,革命军曾在此英勇抗击。其时,清方仅有张彪残部、河南混成协、岳州巡防营共二千人应战。据瑞澂致军咨府电文称,已抵刘家庙的北洋军“退回不肯援应”,战事一起,即“向滠口退去”。但由于清方海军发炮轰击民军,民军不支退却。清军一部尾追至市区内的大智门附近。下午三时,民军再次发起攻势,又因清方军舰炮袭,民军退却,清军出动火车追击,民军埋伏于铁路两侧稻田,又有多名铁路工人毁路十余丈,清军火车倾覆,民军和四周民众齐声喊杀,一举消灭清军数百。首战告捷。

  10月19日清晨,民军步、炮、工、骑兵共三千余人,再次进迫刘家庙。清舰对民军开炮,但不如18日猛烈。后民军青山炮队轰击清舰,清舰即向下游阳逻方向驶去。“兵舰既退,北来陆军势孤,亦为革军所败,四散奔逃。”下午三时左右,民军完全占领刘家庙江岸车站。

汉口江岸火车站革命军与外国记者。1911年

  清军退至滠口,在刘家庙遗弃帐棚一百四十余顶,粮食六百余石及火车头一辆,货车约十辆并山炮弹药甚多,河南混成协骑兵损失马匹百余,丧失战斗力。民军在缴获的火车头上高悬旗帜,数辆货车满载战利品,开回市区。

  10月19日军政府派旧军官、直隶故城人张景良(?~1911)任汉口前线指挥。张景良奉命后即赴刘家庙成立司令部,张景良作为指挥官,理应积极筹划军事,整饬营队,侦察敌情,准备用品,而他却全不理会,对上也不反映情况,致使清军有了喘息机会。26日,清陆军在炮舰掩护下,向刘家庙发起攻势。

  10月27月拂晓,清军乘民军尚未出动,分三路进攻,一由滠口向三道桥,一由岱家山向造纸厂,一由长江舰队攻民军右侧。民军亦分路迎击。双方射击至为猛烈。后谢元恺率民军反攻。因民军多为新兵,不善于利用地形,被清方机关枪射杀多人。民军大炮也不如清方管退炮威力。双方人数大体相等,而民军武器太差,相持全赖士气。战至下午,清军用大炮、机枪掩护前进,民军奋勇抵抗,第四协统领张廷辅受伤,所部伤亡过大,被迫后退。其左翼队伍,随之后撤。虽有敢死队督阵,仍难制止。到黄昏时,民军陆续退至大智门一带宿营,刘家庙又为清军占领。炮队第二标统带蔡德懋、敢死队队长马荣,壮烈牺牲。第二协统领何锡蕃受伤就医。炮队因无步兵掩护,大炮遗弃甚多。尤其引起部队惊骇的是,当此紧急关头,指挥官张景良下令烧毁刘家庙子弹及其他辎重,前线民军恐惶动摇,相率溃退。此时张景良又不知去向。

  正当汉口战事处于千钧一发之际,以领导历次武装起义而著称的黄兴10月28日抵达武汉,民军方面精神为之一振,颇有迎来“天兵天将”的情态。黄兴赴汉口视察,军政府派吴兆麟、杨玺章、蔡济民、徐达明四人随行,以备谘询。黄兴见各部分区防御情况尚佳,各部官兵见黄兴来亦欣然色喜,军心鼓舞。29日,黄兴集合各部官长讲话后,即于晚九时发出作战命令。当晚黄兴彻夜不眠,筹划反攻。党人和广大士兵,都摩拳擦掌,待命行动;多数旧军官却力主死守待援。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