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打湖广总督府

辛亥革命网 2021-05-12 09:44 来源:《因武而昌》 作者:《因武而昌》 查看:

10月7时左右,蔡鹏来在炮营马棚放火,炮营同志多人即随李鹏升、余凤斋领导的辎重队向城内开进,至长虹桥后与炮队会合,由中和门(今起义门)入城到楚望台。

  10月7时左右,蔡鹏来在炮营马棚放火,炮营同志多人即随李鹏升、余凤斋领导的辎重队向城内开进,至长虹桥后与炮队会合,由中和门(今起义门)入城到楚望台。此时炮八标入城,吴兆麟即令以火炮向督署射击,但晚上能见度低,炮弹不易命中目标,瑞澄仍督阵抵抗。后吴兆麟令周定源、黄楚楠、杨金龙各带士兵三五人,分路往保安门正街至望山门正街放火,为炮兵指示目标,炮兵乘势猛击,督署签押房中弹,瑞澄令张彪、李襄麟等坚守,自己携家小及总参议铁忠等,在卫兵簇拥下,从后围墙开一洞,出文昌门逃往“楚豫”兵舰。这时蛇山上的炮队猛烈射击,连连击中目标。总督署内人员纷纷逃避,部分守军以督署围墙作掩体继续抵抗。起义军发起冲锋,守军退至督署大堂。起义军敢死队以环形包围逼进,王世龙、纪鸿钧、彭华封等人壮烈牺牲。当火烧到大堂时,起义军冲进督署,全奸清军教练队。

  10月9日上午,蒋翊武从岳州回武昌小朝街15号军事指挥部,分析半月的形势与起义准备,十八日(9日)夜十二时城内外同时起事,以城外炮声为号;起义部队左臂系白布为标志;炮队攻中和门,据楚望台及蛇山而击督署与藩署;工程营夺弹药库;第三十标专攻该标第一营之旗人;第二十九标以一营助攻第三十标第一营旗人,以二营助攻督署及捕捉伪督;第四十一标和第三十一标留省各部,分攻藩署及官钱局;

  10月9日晚,张彪获悉革命党人密聚小朝街,当即禀报瑞澄,并亲率数十名巡防兵和督院卫兵前往围捕,刘复基当场被捕,彭楚藩翻墙时腿部受伤被捕。晚9时,杨洪胜送弹药至工程八营时也被军警逮捕。在旅栈、学社和居民中被捕的还有40多人。清兵严密封锁交通,紧闭城门。革命党人联系中断,指挥失灵,当夜起义未能实现。10月10日凌晨,彭楚藩、刘复基、杨洪胜三志士被斩首于督署东辕门外,革命党人义愤填膺。在失去统一指挥的情况下,各标、营党代表互相奔走,商议起义。

  城内驻楚望台军械库的工程第八营,原定有起义时占领楚望台军械库的任务。10月10日上午,一排三棚正目熊秉坤(营党代表)秘密约集同志,决议于当日下午3时晚操之际发动,又与第二十九标和第三十标同志取得联系。不料午后营中长官宣布晚操停止,第三十标谢涌泉与熊秉坤另约于当晚7时发难,并转知第二十九标。随后,熊秉坤将发难时间通知了本营各队的同志。晚饭后,各排同志分头作起义准备。当五棚正目金兆龙正整装待令时,二排排长陶启胜带护兵2人到该棚查房,发现金荷枪实弹,大为惊恐,即上前欲夺金的枪枝,金见事露,疾呼:众同志再不动手更待何时!顿时人声沸腾,一、二、三排士兵蜂涌下楼。正在本队一排三棚携取枪械的熊秉坤闻知有变。速且装且行,遥见陶启胜对面跑来,即开枪对其射击,陶下楼逸去。工程八营代理管带阮荣发、右队官黄坤荣、司务长张文涛各持手枪前往弹压,先后被徐少斌、程定国击毙。熊秉坤立即下楼吹哨集合队伍。金兆龙、郑汉章、蒋士杰分头召集士兵约四五十人,由熊秉坤率领直奔楚望台。在守卫楚望台的党人马荣、罗炳顺等人配合下,旋即占领军械库。工程营参加发难的共约400人,后由原左队官吴兆麟担任总指挥,熊秉坤副之。

  驻塘角的第二十一混成协所属炮队第十一营工程、辎重两队总代表李鹏升于l0月10日晨复得胡祖舜通知,务照原计划放火发难。李当即约同蔡鹏来、黄世杰商议,晚10时由辎重队先发动,炮队、工程队响应。晚6时许,各队官都到炮营开会,众代表认为此是时机,决定提前发难。当由罗全玉击发一枪为号,全队集合,入库房夺得子弹一箱分发备用。7时左右,蔡鹏来在炮营马棚放火,炮营同志多人即随李鹏升、余凤斋领导的辎重队向城内开进,至长虹桥后与炮队会合,由中和门(今起义门)入城到楚望台。晚7时后,工程队闻辎重队枪声,又见起火,遂由黄世杰率本队60余人响应。约9时许,炮队另一部分士兵由蔡鹏来率领出营。

  10日晚响应起义的部队还有:驻武昌右旗(今紫阳路292号)第二十九标蔡济民等约300人,第三十标彭纪麟等140余人,城外炮队第八标全部,陆军测绘学堂近百人,驻左旗(今中南财经大学)第三十一标留守部队数十人,第四十一标约400人,驻南湖第三十二标400余人、马队第八标、陆军第三中学等,总计约4000人。除少部分人占领凤凰山、蛇山等制高点,多数先后集中于楚望台,准备进攻督署。

  督署位于文昌门附近,北为大都司巷第八镇司令部驻地。有教练队2营、机关枪1队、消防队1队驻防;自闻新军不稳后,又调巡防军3营、骑兵1队入城,另有辎重营和宪兵营、第三十标旗兵营、第八镇司令部卫兵和警察约5000人。由标统李襄麟、白寿铭分任指挥。

  起义军在熊秉坤、吴兆麟率领下,两次进攻督署均未奏效。此时炮八标入城,吴兆麟即令以火炮向督署射击,但晚上能见度低,炮弹不易命中目标,瑞澄仍督阵抵抗。后吴兆麟令周定源、黄楚楠、杨金龙各带士兵三五人,分路往保安门正街至望山门正街放火,为炮兵指示目标,炮兵乘势猛击,督署签押房中弹,瑞澄令张彪、李襄麟等坚守,自己携家小及总参议铁忠等,在卫兵簇拥下,从后围墙开一洞,出文昌门逃往“楚豫”兵舰。

  10月11日凌晨2时30分左右,起义军陆续会集。吴兆麟、熊秉坤、蔡济民等议决,分3路再次向督署进攻。第一路由邝杰率领,从紫阳桥向王府口前进;第二路由马荣率领,从水陆街向督署后侧跃进;第三路由熊秉坤率领,从津水闸向保安门正街前进,直攻督署大门。进攻开始后,受到清军猛烈的火力压制,第一、三路分别从紫阳桥、保安门退回。约过一小时后,起义军发动第二次进攻,同时以炮火助攻。第一路改为黄楚楠指挥,与第二路同攻督署侧后,第三路仍攻督署正面。进攻开始,第一路以一部出三佛阁,进占官钱局、善后局、电报局,一部则径向督署方面挺进,第二路各标随同前进。第三路经崔家院向保安门进攻,由于一部在恤孤巷遇清军伏击,未能到达保安门正街。安置在保安门城墙的山炮亦被清军夺走,战斗进展不利。此时张彪亲自督队反击,起义军因接连受挫,群情激愤,即组织敢死队勇猛冲锋,一直冲上城墙,与城下革命军相呼应。经过激烈战斗,清军不支,从紫阳桥退至王府口西端,由大都司巷向东辕门撤退,辎重八营也悄悄退往汉阳。张彪见势不妙,一面令所属顽抗,一面率卫士渡江逃往汉口刘家庙。第八镇司令部为起义军占领。起义军乘胜猛攻督署。蔡济民率一支队攻进水陆街,得衣庄店主支持,浇煤油燃烧房屋作信号,熊熊火光照亮了督署前门的高杆,蛇山上的炮队猛烈射击,连连击中目标。署内人员纷纷逃避,部分守军以督署围墙作掩体继续抵抗。起义军发起冲锋,守军退至督署大堂。起义军敢死队以环形包围逼进,王世龙、纪鸿钧、彭华封等人壮烈牺牲。当火烧到大堂时,起义军冲进督署,全奸清军教练队。战斗中巡防营和宪兵警察都已逃散,骑兵第十一营两队由革命军召归建制。10月11日天明,湖北布政使衙门和银库所在地——藩署也被攻克,起义军(以下简称民军)占领武昌全城。

鄂军都督府

  鄂军都督府原是清政府抵制革命共和、串演“预备立宪”,于宣统元年(1909年)所建的“湖北省谘议局”大楼。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打响了推翻清廷的第一枪,经一夜激战,起义军攻占督署。清湖广总督仓皇逃逸,武昌全城光复。因清督署破坏严重,革命军决定以省谘议局为办公地点。10月11日,红楼门前,悬挂革命军两面大旗,旗上缀着18颗圆星,分大小两圈排列;十二名革命军官兵,左右站立,持枪守卫,端庄而威严。鄂军都督府里面,建立新的政权的工作在极为紧张、繁忙地进行着。由革命党人和地方绅耆及立宪派人士共同商定:成立中华民国鄂军都督府(即鄂军政府);推举黎元洪为都督,并以黎的名义发布布告及通电全国;发布第一号布告,宣告废除帝制,建立中华民国,结束了中国二千多年的封建帝制;宣布废除宣统年号,改为黄帝纪元公告湖北革命军军旗为十八星旗;通电号召各省起义等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