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写真 > 历程 >

山东独立前后(3)

  联合会的成立,推动了革命运动的发展,要求独立的呼声更加高涨。孙宝琦立即电告袁世凯,说明事实真相,并特意派新军五镇各部分别据守山东机器局和商埠各要冲。一方面取悦五镇官兵,“以示不疑”;另一方面他则加派武装警察对革命派活动的中心法政、师范两学堂严加监视。

  联合会成立的第二天,孙宝琦委夏溥斋以巡警道之职,总督全省警政大权。夏溥斋提议增设提调一员,并提名由其父生前幕僚汪涵担任,办理警署日常事务。孙宝琦的目的一方面是把维护治安的责任推给联合会,笼络立宪派;另一方面利用联合会限制革命派的“过激行动”,使联合会变成维护旧统治秩序的工具。所以孙宝琦等一般旧官僚又称联合会为“保安会”。

  联合会是革命高潮时期各派政治力量联合的产物,是立宪派、革命派及顽固派中投机分子所组成的一个松散的政治联盟。后来同盟会员庄陔兰、王讷也参与了联合会的领导工作。革命派始终是推动联合会前进的主要力量,因为它具有一定的革命性,所以它成为领导山东独立运动的核心。但是,联合会的主要领导权被立宪派掌握,又有孙宝琦暗中插手,所以,它本身从开始就存在着致命的弱点,暗含着危机。

  到11月8日为止,沪、黔、苏、浙、闽等地也相继宣布独立。济南各界代表连续到巡抚衙门请愿,丁惟汾、王讷等人直接与孙宝琦等官员交涉多次,要求宣布山东独立。

  11月8日,清政府电复山东请愿八条:

  第一条:外债已交资政院公决缓议,确无以山东土地所抵押之说,决不作军饷之用。第二条:朝廷已宣布罢战,至所称南军要求一节,俟将来提有条件再行集合各省意见,如意见相同,即可照准。第三条:已有电谕停止调遣。第四条:协饷请准其暂停。第五、六、七条:应先在宪法中规定,资政院业经提出协商修改谘议局章程,确认谘议局为各省长官对等机关,将来编篡宪法及局章、官制、税法,各省事同样,自应征集各省意见共同议决。第八条:为保卫地方治安起见,应予照准。清廷上述不负责任的推诿敷衍,激起了革命派及各界群众的义愤,他们立即向孙宝琦提出“不认皇位,意在共和”,要求组织临时政府、宣布山东独立,各界“集众会议,汹汹不可遏抑”。

  武昌起义后,驻济北洋新建陆军五镇的态度对于独立的进程至关重要,孙宝琦一直笼络五镇上层军官,企图控制该镇;而革命派则在五镇中下级军官及士兵中宣传革命思想鼓吹独立。于是五镇内部开始分化;一部分知识分子出身的下级军官和部分士兵同情革命、拥护独立;五镇原统制张永成慑于革命的声势,告病卸任;部分军官乃拥戴第十协协统贾宾卿代理五镇统制。五镇的人事变化与前对比有利于革命。

  孙宝琦眼看大势不好,急电内阁,表示“若不稍示变更,深恐酿成暴动……溃不可收拾”。示意欲假意答应山东独立的要求,“万不得己,拟即组织临时政府。凡用人、调兵、理财,暂由本省自行主决,不复拘守部章与约,为保本境秩序、不予战争,一俟大局定后,中央政府完全无缺,即行撤消”。孙宝琦意图在于万不得已时不妨搞个假独立,以稳住济南局势,保全山东,守住畿辅重地南大门。

  11月9日晚,五镇参谋黄治坤,教练弼臣,十九标第三营长上官建勋,五镇军佐潘小泉、胡继芳到联合会找夏溥斋,力主山东独立,并推举贾宾卿代表军队参政。可是夏溥斋却以种种借口对五镇军官们的要求加以阻拦。黄治坤当即表示“军界已经一致,一两天内要听回信”,口气很硬。事后,夏溥斋连夜赶到孙宝琦处报告五镇态度。孙宝琦表示“惟有以身殉职,纵令不死,也不能领着大家宣告独立”。但孙事后发给内阁的急电中却表示:“琦惟有相机因应,挽救危局,准备见机行事。”

  同盟会领导人连日秘密集会,认为时机日臻成熟,遂于11月10日推举丁惟汾、周建龙、杨明漪、王讷等人赴辛庄五镇营房谒见代理统制贾宾卿,丁惟汾向贾陈述时局,条析利害,劝他立即赞助独立。贾宾卿因孙宝琦的态度游移,所以也十分犹豫。王讷则说:“孙宝琦没有直接兵权,容易对付,今日之事,一言而决在明公矣。”于是贾宾卿慨然允诺,亲自去劝说孙宝琦,劝其赞成独立。

  贾宾卿态度明朗后,革命派认为时机已经成熟,独立“不宜太缓,缓则生变”,遂定于11月12日在联合会大会场(原谘议局)开会,召集各界共商宣告独立事宜,并电话通知五镇采取共同行动。这一行动由同盟会策划,五镇赞助,“其他乃无所通知,恐生枝节”。

  当晚,贾宾卿赴夏溥斋寓所商议独立事宜。夏感到突然、毫无准备,所以敷衍搪塞了之。贾走后,谢鸿焘、丁惟汾又来与夏溥斋、丁世峄协商,夏仍推托。谢鸿焘晓以大义,表示应置派系偏见和个人利害于度外,“只要能独立就好,别的暂不必去管它!”由于革命派的坚持,最后决定于11月13日最后解决山东独立问题。

  山东独立

  1911年11月12日午后三时,革命派在联合会发起地(原省谘议局),召开各界集会,商讨山东独立问题。同盟会员、教师、青年学生、五镇中下级军官和士兵到会者共万余人。会上各界代表踊跃发言,敦促联合会负责人赞成独立,但是夏溥斋等人仍犹豫不决。这时,忽然有三名五镇军官闯入会场,高呼“各省皆已独立,山东岂可落后,我们军人情愿助诸君以武力;如果迟迟不决,我们当以兵器相加。诸君速决,吾等厉兵秣马以待。”此举立即得到与会群众的支持。在各界群众的压力下,联合会负责人终于决定赞成独立。随后,大会在讨论孙宝琦的去留问题上发生了分歧。由于同盟会领导人对孙面目认识不清,对立宪派又过分轻信,所以对孙的问题作了重大让步。会议决定:在宣布独立时推举孙宝琦为大都督。此后,五镇军人又推举贾宾卿为副都督。最后决定于11月13日举行大会,宣布山东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