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革命党史稿(7)

辛亥革命网 2021-02-23 10:50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丁惟汾 查看:

自济南党狱滋兴,而党人四出,各谋起兵,于是蓬莱、黄县、诸城、即墨、安邱、高密、青州各县,民军先后继起。

  卷十 大捷淮徐

  自济南党狱滋兴,而党人四出,各谋起兵,于是蓬莱、黄县、诸城、即墨、安邱、高密、青州各县,民军先后继起。时有于淮上起兵者,战功尤著,所谓淮泗讨虏军也。

  淮泗讨虏军,陈干率之。先是,山东党人聚上海,议北上举兵,于是蒋衍升、丁惟汾等偕代理山东都督杜潜及沪军司令刘基炎返烟台,经略胶东;干与吕子人等率众之浦口,投柏文蔚,谋沿津浦铁路进兵,直捣济南。众多从其议,既抵浦口,文蔚委干为宪兵司令,始以所率山东民军编为两队,慈镇西为第一大队队长,岳天保为第二大队队长,修景林、高杰庭为教练官,孙柳溪为秘书,吴宾清为军需长。军驻凤阳,收编凤阳民军模范营一营,更招编伏莽胡某、李某及李华堂各部,凡千余人,于是扩编为三营,田次勋为第一营营长,胡某为第二营营长,李华堂为第三营营长,号为宪兵联队。

  时南京临时政府以袁士凯犹图拒我师也,命六路进兵讨伐,烟台为第四军,各省民军自浦口北上者为第二军。时姚雨平率粤军与宪兵联队及苏军同发,粤军为主力,苏军协粤军右冀而进,战敌将张勋于固镇,败之,追至宿州。勋方增援欲固守,干乃与粤军、苏军为谋,先以联队绕而出,袭击其北某要地,粤军与苏军攻其前,必大破之,从之,勋军大溃,遂下宿州,勋仓皇退走,所调泰安巡防两营困城中,降宪兵联队,是役联队先入城,山东党人于恩波、张书绅、孙书林、蔡自声等皆来会。进兵中途又收编游勇,得吕、黄两部,凡八百人。

  勋弃徐州北走,各军追之,进次徐州。山东党人杨哲夫率民军千余人由丰县五团来投,而彭占元、孙松斋、桑子贞、王金德先在洛阳成同盟军,亦遣使与干联合。当是时,联队军声大震,遂改称淮泗讨虏军,干任司令。各路军方议进讨,世凯大惧。和议成,南北罢兵,洛阳同盟军改为江北民军,王金德为统领,淮泗讨虏军改为陆军第三十九混成旅,干为旅长,吕秀文为团长,驻防徐州。

  时彭占元为南京临时参议院议员,谒陆军总长黄兴,商改编同盟军,兴因谓干收容股匪,患苦闾阎,大非吾党所宜为。占元曰:匪不收编,独不为患乎?今收其力以为我用,虽扰民不犹愈于不收编乎?兴始释然。召干往议改编,既编,刘溥霖等出狱来投,溥霖为炮兵营营长,孙钟濂为秘书,江北民军后亦改编入混成旅。 上海商团团练既散,举其兵械治混成旅,时胡瑛已至烟台为都督,委杨哲夫为民军宣慰使,哲夫将往会,干中途为何人所贼而死。未几,混成旅亦为袁世凯所迫而散。

  卷十一 青州即墨安邱高密诸城各县义师

  青州各县民军奋起自青岛,而刘冠三为之主。

  宣统三年秋武昌难作,冠三初返自北京。其后,丁惟汾决策于济南,徐镜心为会于上海,陈干用兵于淮徐,而冠三收众于青岛。济南独立事败刘蓝案发,党人走青岛,从冠三者日众。佐冠三规画募饷械者,吕子人为最力。子人故尝率众劫税款,购军械也。军械既具,更使虞克寅督众造炸弹,半月间集弹数百。陈干资其半,兴淮徐军。于是众拥冠三为山东都督,而德人据青岛仇党人。党人魏金亭、许元琛给职德巡捕局,力为弥缝,众乃得完其谋。于是青州、即墨、安邱、高密、诸城各县之师起焉。

  青州之师,赵魏为之率。始众于青岛议起兵,魏言青州为本省心膂,下青州,西可直捣济南,东可控引胶沂,一举而全鲁俱震,请率锐先往取之。或曰青州内驻满营,东接巡防营,兵力至厚,攻之未易下,下亦未易守,危道也。魏愤起抵案呼曰:“腐儒虑危难,岂能成大事乎!”众壮之,推为光复青州司令。选精壮六十人为军,王永福、周锦等皆与焉。永福为副司令,更约寿光、昌乐各县民军数百人同时发。元年一月十六日,魏所选六十人始发自青岛。敕众皆易服,毋得持军械。众分三日行,日分两番出。至则潜伏城内外,军械炸弹地雷密运之城内教堂及学校。众毕集,即突出袭击南城驻军。南城下,急进攻北城满营。约束定,永福、锦率六十人先入城,与城内警卒结,皆应,俟魏来即发。北城满营都统满人延年素机警,闻各地民军蜂起,日严守备,使满人瑞增布逻卒十余人,四出狙察,遇可疑者辄捕杀之,号曰暗杀团,党人过者多被捕而去。十八日魏乘火车西过潍县,与其父化溥别,午后抵青州下车,锦等在焉。魏大惊曰:“君等皆易清服,胡不自大路往!毋余偕,余独自城北夏庄入,入城与诸人会也。”瑞增潜尾之,行至夏庄出手枪自后击之,贯其颅,魏遂死,延年闻变戒严,北城守兵悉登城,南城守兵互出巡。时南北两营凡千余人。永福、锦在城内闻魏死耗,急欲攻满营报仇。满营兵监之严,不得发。闻魏柩厝北关萧寺中,永福欲往哭之。众虑害力阻,不可,抵北门,旗兵森列怒目视,永福不为惧,竟得过。时旗兵知清命将顷而民军日张,惧多杀结怨,故不敢阻害永福。永福至,启棺视魏尸,面如生。踊而哭,誓必决死满营。魏父化溥时已至,止之曰:“君毋尔,愤师必败,纵不自惜,独不为国家惜乎?”永福乃止,与锦等谋退师再举。化溥虑永福等不得出,说益都知县张长庆释永福等去,毋相仇难,永福始得以众退走。时刘梅五闻魏为瑞增所贼,曲意交欢瑞增,后引之游济南千佛山,登绝顶而杀之,大笑曰:“吾得以报魏矣”。魏死后九日而民军入即墨。

  即墨之师魏殿光为之唱,班启瑞与宋兆麟为之率。始,殿光与鄷文翰立胶莱公学,即墨党人由是起。后创启新工厂、力业公司,集会益盛。闻民军起武昌,众欲以县独立,推殿光与周停恂主其谋,宋兆麟、姜炎午任军事,生夷卿、生子久造炸药,江星五、魏雯光、宋书斋、张韵九司饷糈,李肇廉、李肇籍为秘书。远方党人亦多来归,选其壮佼者保送之入保安队卒,文弱者导之入马庄小学,使炎午教之军,历四旬渐能军。班启瑞自青岛来,受命冠三与众协谋,相机而发,贿结胶济路护路队,许以银万两,自县西南城阳站至青州,所在路警皆受约。时县人刘懋德为清丈岭镇驻军哨官。丈岭,昌邑县南重镇,扼胶济路,驻军多因懋德为应。懋德党人也。会清兵解子弹三万赴莱州,过丈岭,懋德强留之,使人诣县促众速发,曰:“第五师已下令发攻蓬、黄,宜急攻即墨据之,与烟台、蓬、黄各地民军呼应,以挠其谋。东路清兵惧烟台民军袭其后,必不敢攻即墨。清兵西来则吾要之丈岭,偕护路队袭击之,必可取也。”时殿光赴上海购械未归,众待之未发,至是决计先发。二十七日夜毕集,议分四队出,班启瑞、于化南率一队攻县署及巡捕厅,宋兆麟率一队攻警察局,葛腾九率一队攻西关警察分局,魏雯光率一队收电报局。夜分一时后警察局、电报局先下,县署卫卒抗拒,各队合攻。党人于凯亭被重创,化南亦伤。攻益力,卫队溃,民军入,即墨下。电告南京临时政府,政府嘉之。德人害民军据即墨,迫之走。于是电请外交总长伍廷芳与德使力争,谓革命军所在,外人不得阻难。时殿光在上海亦数电大总统,请授机宜,而德使力持在其所据铁路界内不得驻军。二月一日外交总长电敕民军悉退界外。孙毓坦于县府任外交,语德人:民军退界外,清兵也不得进界内。德人许诺。时党人以县西既有护路队与丈岭军为援,宜更进兵县东北为之备。二日使葛腾九率新兵一队进金家口,金家口,县东北要镇也。而丈岭密探自城阳来电告变,曰:“懋德已于前日遇害,清军由张树元率之东来,己抵城阳下车矣。护路队以大军猝至,惧未敢发。”众议以守军单弱,外援又绝,悉主弃城。方议,清兵已薄城下。宋兆麟率众战且走,趋东北。日暮腾九之众反报,敌骑已出没金家口。民军首尾见制,迫而散,死事者王立德、荆惠存等凡十人。清兵入城,力业公司毁,劫取银万两。懋德之众散,南走诸城。先是青州满营奉调进攻蓬黄,民军猝发乃留,潍县清兵亦未敢东。懋德所谓牵掣之效,已略睹矣。懋德勇而知兵,为张树元所贼,众闻之靡不悼惜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