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举义

辛亥革命网 2021-02-04 16:26 来源:山东文史資料选輯 第十二辑 作者:邹鲁 查看:

十月二十二日,举义烟台。

  十月二十二日,举义烟台。

  同盟会在日本成立,海内外山东籍学生加入者,有刘冠三、徐镜心、蒋衍升、谢鸿焘、邹秉绶、陈干、丘丕振、于洪起、丁惟汾、王朝俊等,①(原文遗漏彭占元。(字青岑,曹州人。))秘密运动革命,并创办宣传机关。蒋衍升、丁惟汾在日本创晨钟报,丘丕振创利群社,王讷在济南创白话报,②(创白话报,还有刘冠三。)李凤五在烟台创渤海日报,③(创渤海日报者,还有齐芾南、陈纪云、丁逊初等。)均鼓吹革命甚力。时山东纯为革命而设立学校,有刘冠三、刘东候在济南办山左公学,谢鸿焘、邹秉绶、李兴斋在烟台办东牟公学,④(创办东牟公学者,还有徐子鉴。)鄷西园、李卓峰、魏显廷在即墨办胶莱公学,丘丕振、丘砥之在莱州办掖西中学,王朝俊、彭青岑在曹州办普通中学,王谢陈、阎受青在惠民办棣州公学,王露等在诸城办东武公学,①(创办东武公学者,还有臧少梅。)所招学生均加入同盟会。至官立青州、曹州两中学,学生亦三分之二加入同盟会。数年之间,革命空气弥漫全省。迨纪元前四年(戊申),山左公学为清廷破坏,遂由陈干、刘冠三改创震旦公学于青岛,为山东党人之重要机关,由陶成章、韩蔚斋任国学教育及宣传,吕秀文、商震、王鸣双任军事教育,吕子人、李佩兰、赵锡九、王虎韬、王汝仁等任军事指挥,臧耀西、钟孝先、李次元、高彭年、曹国华、刘鸿文、牟省三任募款项,联合党员。嗣为清吏所忌,借陈干与德人争矿事,嗾使德人将公学封闭,各学校亦被遣散,或停办。然革命思想,已普及一般青年。其后刘冠三往豫、陕、晋各省游历,以事宣传,徐镜心、陈干、吕子人赴关外,运动举义。至民元前一年(辛亥),留日学生发起军国民会,设总会于上海,各省设分会,以期结合同志,预备大举。时蒋衍升被推为全国总代表,丁惟汾亦回鲁组设分会。

  及八月武昌起义,各省群起响应,山东党人均纷纷归来,积极活动。又闻清廷向德国借巨款,以山东全省土地作抵,群情益形愤慨。遂于九月十五日在谘议局开会,预备独立。惟以当时群众多数为学生,思想幼稚,而丁世峄提出向清廷要求八项,如不答复,即宣告独立,众无异议,遂获通过。嗣京官夏继泉等回省,结合党人谢鸿焘、侯延爽、王讷、丁惟汾、丁世峰、周树标等,改组为保安会。至二十一日公举清巡抚孙宝琦为临时都督,宣布独立,夏继泉任巡警道。惟山东驻军第五镇为北洋军队,其协统贾某①(贾某为贾宾卿。)赞助革命,但懦弱无能力,袁世凯得以乘机破坏,密派皖人张广建、吴炳湘来东运动,取消独立。目的既达,张被任为布政使,吴任巡警道,搜捕党人,不遗余力,故党人多逃往商埠。有宜春轩者,乃党人所设之秘密机关,有于连三夫妇(雪岑)、刘溥霖、蓝玉昌等秘谋起事,为张、吴侦悉、派兵抄捕,蓝玉昌死,刘溥霖、王鸿双受重伤,②(他二人未受伤。)臧文、③(臧系臧庚文,字耀西,诸城人。)孙绍周等④(还有肖香坡、赵鼎铭、蔡子升三人。)均下监狱。于是党人大愤,有刘梅五、徐炳炎、王毓芬、姜华庭等,⑤(姜华庭名振棣。)谋以炸弹先毙吴炳湘,以便起事。不幸未中,仅毙其卫从,徐、姜均负重伤。袁党大愤,搜捕倍甚。党人乃散在各处,仍继续进行不衰。至十月二十二日乃有烟台之举义。

  烟台一埠,处山东半岛之中枢,为津、沽之门户,南北要道,交通四达。在党人运动时代,往来各地,无不经此。迨武汉起义,寄居海外者,纷纷回国,云集于烟之机关部,谋所以响应之策。事前有同志等对于本地陆海军警,早有运动。东山有清警卫队二营,海军练勇一营,海防一营,除警卫队统带郑汝成不表赞同外,余均秘密加入。十月二十二日晚,群聚渤海报馆,由王耀东、李凤梧、宫仁山、宫锡恩、宫锡德、杨新亭、张彦臣⑥(“张彦臣”系“张雨臣”之误。)、丁训初、李士元、李旭堂、田芝贵、萧什生、王锡之,孙瑕臣等⑦(参加者还有栾星壑,牟平人。)公同议决,由玉皇顶直扑海防营。该营长董保泰事前预为表示欢迎,遂将所部点齐,放枪两排,直攻入清道署。道员徐世光闻声逃避某外人家,党员再用电话招集东西炮台警卫队等,整队进街。二十三日,郑汝成逃。黎明各商户同时易帜。大清银行存有现银八万元,纸币十余万,提出发各军警饷一个月。时崛起一隅,环境极危,适有舞凤兵舰王传炯由天津开来,同志以未谙军事者居多,公举传炯为司令。传炯本非党人,大权入握,即与孙宝琦暗通声气,意图反侧。以党众纷聚,未敢一逞。而同志意见不同,情势益趋险劣,遂公推王耀东、栾星壑、刘琴堂赴沪请兵。一方面迫传炯出兵西进。讵于某日晚,全体党人在毓才学堂开会,传炯及警察总办赵英汉等欲为一网打尽计,邀功于清室,遂率军警围攻一夜,天晓始由外人保护出险,①(王传炯包围共和急进会,日本人仓谷箕藏亦被包围在内。)避入日本旅馆。时孙宝琦之假独立已取消,袁氏派张广建抚东,炮兵标统张树元为胶东兵备道,带兵东攻。沪上得电,遂开同乡会,公推丁惟汾、蒋洗凡、王耀东、栾星壑等,请沪督陈其美火速派兵,当允拨沪军三千,以刘基炎统带前往。政府并派胡瑛为鲁军都督,时瑛方为南京议和代表,不能即往,乃派杜潜为代理都督,带兵先行,载以商船六艘。又派海军海筹、海容、建威、豫章、通济等舰,护送北上。杜潜于元年正月(以下用新历)抵烟,局势为之一变。王传炯于事前逃往北京。先是,在烟党人被攻脱险后,徐镜心、丘丕振、连绍先等先后克复登郡、黄县等处,于是革命基础渐为稳固。未几,胡瑛到埠,以虞克昌为警备队统带,以补郑汝成之缺。次日军府重行改组,委张学济为秘书长,王培煦为民政司长,李惺斋为财政司长,丘伦璋为交通司长,栾星壑为司法司长,蒋冕为南山军务司长,连绍先为鲁军司令。是役也,由京、津派来之同志张煊、张竞生等,亦与有力焉。

  烟埠光复之后,徐镜心、丘丕振等组织北方革命急进会,①(“北方革命急进会”系“共和急进会”之误。)为北方革命大规模之运动,其总部即设于烟台。及被王传炯围攻脱险,乃移总部于大连。时方困于经济,未克大举。丘丕振及其诸弟与周绍庭等,各捐其产,得数十万金,购械募兵,于元年一月四日,丘丕振为北伐军司令,并设民政军事财政庶务参谋各部,柳仲乘、孙丹林、丘典五、丘子厚、丘绍尹、张彦臣、吴振夫、李凤梧、李文乡分任正副各部长。七日,丘典五、丘子厚、丁纪常以数骑袭取黄县,俘敌管带穆广胜。时清总兵叶长胜率左路巡防来犯,激战于黄县之西北马间三昼夜,始将敌击退。既而敌得第五镇之援队反攻,适我沪军北伐队先锋司令刘基炎,率部数千由海路亦至,又击退之,共毙敌三百余,俘敌百余。而左雨农率队循略东路,占领文登、荣成各县之捷继至,于是山东半岛略定,王传炯潜逃。胡瑛抵烟,首谋内部之改组与统一,乃移登州军政府于烟台,连绍先改任司令,丘丕振改任登州军政分府司令。敌乘我改组之际,又得新援,复攻我黄县。守军单弱,力战五日,二月十四日卒陷于敌,死伤者六百余人。最得力党员黄县民政长王忠和②(“王忠和”系“王叔鹤”之误。黄县民政长为刘式镛,副民政长为王叔鹤。)等,亦殉于是役。寻内部之整理已毕,与沪军联合进攻,再夺回黄县。正拟乘胜西进,而清帝退位,共和告成,南京政府停止军事行动之命令至矣。

  自济南独立取消,党人均亡命胶东、青岛一带,密谋举事。邓天一、王长庆、周蜀江、张鲁泉、赵象阙、李佩兰、刘梅五、庄秉真等,在青岛议定先设法混入青州满城,将旗兵击散,利用其械,再分取各县。谋定,由赵象阙率领潜至青州附近。为旗营觉察,预为戒备,伏兵中途,截击党人,象阙阵亡,余均败退安丘境,推王长庆为司令,进攻诸城。并命周蜀江、邓天一、贾次尧、张文卿、朱学海、王明槐在安丘独立,张鲁泉①(张鲁泉系诸城县农林学堂教员,诸城独立后始参加,此文记载失实。)、班麟书、庄秉真、邵麟勋、吴鸣岐、王麟阁、张节堂、马海峤、蔡自声②(高密独立时,蔡子升(即蔡自声,又名允元)在济南被捕入狱,并未参加。(参阅本书王麟阁“即墨、高密、诸城独立之回忆”。))、刘星台在高密独立,赵孝五、赵省三、李鸿钧、赵文达、赵子登在景芝镇独立,周敦恂、宋兆麟、孙毓坦在即墨独立。运动丈岭镇驻军哨官刘懋德率队反正既熟,谋泄,被杀,由许卓林集合刘懋德反正部队从王长庆于元年二月五日进抵诸城北之五里堡。该地已在高密、安丘、景芝镇独立之党人手中,周蜀江、张鲁泉、庄秉真、马海峤、蔡自声等均已继续到达,惟在即墨独立者为敌人所阻,不克如期会齐。诸城县官吴勋,城防营督办丁昌燕闻知,既令驻军前往迎战,而邑绅臧汉臣、王凤翥从中运动,使清兵退走,并有党人臧文山、王竹刨、刘伯泉、刘仲永、王心葵、刘鸿文、锺孝先、台正斋在城内联合壮丁密谋响应。吴勋见势不利,匿居天主教堂。王长庆遂于八日拂晓攻入城内,组织山东军政分府,命吴大洲率一部进泊镇。并以臧汉臣为民政长,大事招募,臧文山、斐曾绰等组织学生军,赶急训练。臧少梅募集大宗款项,带往青岛购械,以备大举。吴勋侦知党军器械不充,与天主堂神父顾恩得会电驻沂州之清兵报告虚实,请乘机出兵。十日,清兵进至城数十里,城内劣绅祝清芳、王少舲等勾结清兵,先以运送柴草暗藏军械输入城内。十一日黄昏,清兵迫近城下,战数小时,敌伏在城内纵火,党军不支,王长庆率十余人突围出。十二日拂晓城陷,清兵抢掠全城殆尽,俘杀臧汉臣、贾次尧等三百余人。死难之多,洵为吾党革命以来之惨剧云。

  (节录增订版中国国民党史稿第三篇光复之役中之一节)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