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在烟台

辛亥革命网 2021-02-01 15:02 来源:山东文史資料选輯 第十二辑 作者:孙春园 宋玉娥 查看: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起义,各省相继独立,十一月十三日,山东宣布独立,竞推巡抚孙宝琦为大都督。

  一、辛亥革命前烟台的经济概况

  英、法帝国主义为了攫取在华的更大权益,于一八五六年,发动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一八五八年,清廷被迫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天津条约》,烟台、营口、台湾……开辟为商埠,从此,帝国主义势力侵入烟台及胶东半岛。

  十九世纪末,外国资本家在烟台开设的洋行计有英国的亚细亚石油公司、仁德洋行、茂记公司;美国的美孚公司;日本的岩城商会、三井物产会社;俄国的士美洋行、亚洲银行;德国的盎斯洋行等十余家。而仁德洋行居山东进出口贸易首位,资金积累达五、六万两之巨。他们以廉价收购胶东一带的土特产品和原料,运销海外,又输入剩余商品及鸦片,烟台成了他们掠夺原料和倾销商品的市场。

  他们还诱骗华工,运往海外,仅光绪卅年(公元一九○四年)十二月十二日至卅一年八月九日止,即拐骗华工八千一百四十八名;①截至一九○四年,从烟台共掠走华工达三万五千人。②直至激起一九○四年砸烂斯米斯洋行的华工大暴动。

  帝国主义的掠夺,关税的不自主,使民族资本处于畸形发展。如缫丝、榨油、花边、发网、草帽辫及洋货的批发零售等行业兴盛起来。“一九○○年,烟台有手工榨油作坊四十余家,一九○六年达五十余家。缫丝业在一九○三年,有手工纩丝局十六家,至一九一一年达四十三家,③柞蚕丝的生产跃居全国首位。

  二十世纪初,烟台民族资本有了初步发展。资本在万元以上的有张裕酿酒公司、华商电灯公司、北洋烟草厂分厂、仁增盛烟草厂、恒利纸烟厂、隆盛烟草厂、中安烟草厂、信丰公司、协成公司等十余家。

  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封建官僚为虎作伥,束缚了民族资本的发展,激发着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山东如此,烟台尤甚。

  二、同盟会在烟台的活动

  一九○三年前后,各省选派学生赴日留学,烟台及胶东各地去者颇多。“而赴东求学之士对于革命思想,感受极速,转瞬成为风气……。思想言论皆集中于革命问题。”④一九○五年八月,孙中山先生创同盟会于日本东京,并设立总部,留学生争相加入。当时,国内外共设九个支部,国内有东、西、南、北、中五个,北部支部设在烟台,辖华北、东北各省(北部支部实际未见统一组织与活动)。山东主盟人是徐镜心(子鉴)、丁惟汾(鼎臣)。至一九○七年,山东留学生加盟者达五十三人。烟台及胶东各县有徐镜心、谢翊臣(鸿焘)、丘丕振(天作)、徐镜古(月汀)、邹因陈(秉绶)、于洪起、姜治中、栾惺壑、丛琯珠、于春暄、赵应泰、庄萝占、李召南、王学锦、李瀛海等。同盟会的创立引起了清廷驻日公使杨枢的畏忌,怂恿日本政府取缔中国留学生,迫使留日学生陆续回国。

  烟台及胶东各地的留日同盟会员返籍期间,正值清廷废除科举之时,他们积极筹款,创办新学,设立公学,向广大青年灌输革命思想。徐镜心、谢翊臣、陈命官等回到烟台,秘密设置同盟会机关,并由谢翊臣出资,徐镜心、邹因陈参与筹办,在烟台通伸村创办东牟公学,由李省斋(廷壁)、丘特亭(轮章)、张溥泉(张继)、胡瑛(经武)、孙丹林、唐鼎臣、李凤梧、于春暄等担任教员,校内附设警察科,徐镜心任监学,招生百余人,多系各地革命青年。旋又创办“端本女校”,由谢翊臣的夫人马秋仪负责(同盟会员、山东劝助军饷会妇女代表)。会员王学锦、徐文焕又设师范班于烟台育英学堂。丘丕振、丘砥之在掖县办起掖西公学。公学成了同盟会活动的主要指挥部。

  他们还积极创办报刊,传播革命思想。丘丕振在日本创办过利群社。孙锡纯等在烟台正阳街设荟萃图书公司。齐芾南、丁训初、李凤梧创办《渤海日报》,先后由李凤梧、钱子青担任主笔。这个报馆成了同盟会往来人员的接待场所。

  三、烟台独立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武昌起义,各省相继独立,十一月十三日,山东宣布独立,竞推巡抚孙宝琦为大都督。

  当时革命党人的独立活动主要在胶东地区,这个地区存在着互相影响而又缺乏应有联系的两支革命势力。一是以烟台为中心的登州(蓬莱)、黄县、文登、荣成等海滨县市。一是以诸城为中心的青州(益都)、高密、即墨等胶济铁路沿线的县城。胶东半岛的独立活动,是山东革命起义中成就最为显著的地区,这个地区的革命起义是从烟台独立开始的。烟台的独立对清王朝起着极大的威胁作用。

  烟台地处山东半岛北端,与辽东半岛遥遥相对,是北京的门户,南北交通要道,夺取烟台,便可长驱北上,扼住清廷海上出兵的咽喉。武昌起义后,烟台革命党人密谋响应,积极部署起义。他们深入到东山警卫队二营、海军练营一营、海防一营。争取清军海防营哨官宫顺德(管带董保泰的内弟)作为内应。并在海军学堂的学生中,散发革命传单;在通衢大街张贴标语:“请告同胞速起义旗,帮助民军逐出满清”。湖北军政府以都督黎元洪的名义,秘密致函山东人民,号召响应武昌起义,这个函件在烟台海军学堂的学生和水手中影响极大,有人写血书表示决心,这使驻烟清军异常恐慌,同盟会认为时机成熟,遂于十一月十二日晚发动起义。

  当晚革命党人聚集在《渤海日报》社,由李凤梧、栾惺壑、王耀东、宫仁山、宫锡德、宫锡恩、杨新亭、张雨臣、丁训初、李士元、李旭堂、由子贵、萧什生、王锡之、孙嘏臣、刘德亭、曹维新、倪显廷,(号称十八豪杰)议决,兵分三路:由李凤梧帮助宫顺德驰东山,勒其哨兵,待火起劫管带董保泰夺其军权;孙嘏臣、王耀东攻取道台署,活捉道台徐世光,刘德亭、李士元、李旭堂、曹维新等去大清银行放火助威。“众奋臂称善,乃歃血盟誓”。他们持十三太保枪一支,手枪五、六支,没有枪的就用手帕包着苹果当炸弹,包着小条帚当手枪,由毓璜顶直扑海防营,遥见火起,即在火油桶里点燃爆竹,鸣枪奋臂疾呼,声吼如雷,势如万马奔腾。宫顺德率兵往捉董保泰,董伪装欢迎,遂将所部点齐,鸣枪两排,随王耀东、孙嘏臣直攻道署,道台徐世光闻声潜逃至海关税务司英人梅尔公馆里,后乘龙裕轮由英人护送到青岛。李旭堂等前往大清银行放火助威,并用电话招集东西炮台警卫队整队进街,清军弃枪躲藏,未经战斗,一夜之间便光复了烟台。大街小巷鼓角齐鸣,各商户易旗欢迎。接着在道尹公署召开群众大会,庆祝烟台光复。

  烟台光复后,革命党人首先致电上海都督陈其美,报告光复经过。然后研究成立烟台临时军政府。这时革命党人却为争夺职务相持不下,而阴谋篡夺革命果实的东山海军管带(营长)王传炯由天津赶回烟台,乔装打扮,登台演说,颇动众听,革命党人分不清敌我,竟推举王传炯为烟台临时军政府总司令;万坤山、李星轩为民政官;孙文山、张诚卿、澹台玉田为财政官;虞克昌、董保泰为军务科科长;倪显庭、孙嘏臣为交涉科科长;李钟英、唐用珍为文案科科长,分管中文;江文臣、王耀东分管英文。⑤而对光复烟台有功之臣不加重用,甚至被逐渐排挤出去。十一月十四日王传炯给孙宝琦电,报称:“公为总统,全埠歌迎,烟台已于今早联合军学界宣布独立,徐道逃,军政府成立,市面安静”。⑥王传炯攫取了领导权后,表面上附和革命,暗地里却与孙宝琦相勾结,牵制和镇压革命党人的活动,破坏烟台的独立。他在给孙宝琦的电报中说:“始终以镇压地面,保护中外人民,严防匪徒为宗旨。烟台独立与不独立,实际上本绝无丝毫差别”。⑦他在行动上“见起义军打败仗,就挂出龙旗;及闻有一省宣布独立,则赶换白旗”⑧。充分暴露了他的反动本质。

  革命党人被排挤后,意见又不统一,形势日趋险恶,一面推王耀东、栾惺壑、刘琴堂赴沪请兵,一面迫使王传炯带兵西进,迅速扩大革命地区,但王传炯在孙宝琦的秘密指示下,按兵不动,革命势力陷于困境。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