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光复

辛亥革命网 2010-11-17 00:00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传宜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1902年,福州已成立益闻社、文明社等资产阶级革命团体。1906年,中国同盟会福建支会在福州成立,郑祖荫担任会长,积极在福州、厦门等地发展

          1902年,福州已成立益闻社、文明社等资产阶级革命团体。1906年,中国同盟会福建支会在福州成立,郑祖荫担任会长,积极在福州、厦门等地发展组织。1911年,福州同盟会员和连江光复会员数十人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广州起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中福州、连江籍的就有19人。鉴于广州起义失败的教训,福州于五月成立军警特殊同盟会,彭寿松为会长,在新军官兵和巡警中广泛发展会员,准备策动起义。福建同盟会分会一面派林斯琛前往上海和长江各埠联络,一面通过彭寿松发起组织军警同盟会,加紧争取新军的工作。福建新军第10镇是由绿营、湘勇裁并而成的,士兵多是湖南人,营中不少是哥老会员。彭寿松成为湘军将领之后,利用地缘以及和哥老会的关系,先运动各部士兵,然后渐及中下级军官,使军警同盟会很快发展到近万人。武昌起义后,新军第20协协统许崇智和第10镇统制孙道仁相继加入同盟会。

          11月4日,上海光复消息传到福州,城内人心惶惶,满族官员纷纷偷运家财出城,准备应变。5日,同盟会举行军事会议,决定以桥南社为总机关部,由郑祖荫领导。次日,彭寿松与孙道仁在马江会晤,决计反正。郑祖荫、林斯琛等和新军将领许崇智、林肇民在台江秘议,定于11月12日起义,设司令部于花巷,以孙道仁为都督,许崇智任前敌总指挥。立宪派控制的咨议局认为起义在即,企图抢先行动,攫取政权。7日。咨议局开会,要求将福建政务交由新政府管理,并于次日向闽浙总督松寿劝降,逼其交出政权并上缴旗兵枪械弹药。松寿和将军朴寿拒绝交权,一面下令旗兵备战,加意防范新军;一面决定第二天包围桥南社,组织杀汉队进行屠杀。面对紧急形势,同盟会机关部火速与起义军司令部商定,提前于当晚起义。8日晚,许崇智接到作战命令后,严密布置,率队上于山。于山俯瞰旗界,为必争之地。彭寿松亦率其组成的先锋队、差遣队上于山作战,并在于山观音阁内设立军警同盟会办事处,管理临时事务。桥南总机关部,则由刘通召集体育会会员告以今晚起义,将会员分为炸弹队、洋枪队。编成后,炸弹队随彭寿松赴于山。洋枪队分为一大队、三小队,大队巡防仓前山,保护领事馆及外侨;三小队分别占领大清银行分行、电报局、水亭税厘局。另一面通知各社团加紧戒备,发送白布臂章以为符号,并密传口令。敌方亦积极巡守,占据水部城楼,并将工艺传习所职员吴和轩抓去斩首示众。9日拂晓,民军展开进攻。民军炮兵阵地设在于山,炮弹威力甚大,曾命中将军署。清军惊慌,企图占领于山,夺取大炮,于山成为胜负枢纽。清军潜据公立法政学堂宿舍,射击民军炮兵阵地,炮营中队官陈桂生面部受伤。后被民军发现,命炮击政法学堂宿舍。清军又由杀汉团文楷率冲锋队,从吕祖宫冲至安奶庙,另一队从太平街山麓白塔寺爬山而上,企图合围民军,遭民军痛击,狼狈逃回。午后零时,清军竖立白布降旗于水部城上,旗上写着“将军出走,停战议和”。民军认为非诚意,仍继续炮击。清军又竖第二面降旗,挂在于山天君殿前面的榕树上,“请求停火,全部献械乞降”。许崇智巡察阵地,见白布飘扬,下令暂停炮击。之后,清军降使,手持白旗,文曰“献械乞降”,后随挑夫数人扛步枪机柄数担。11日上午10时,桥南社总机关进驻旧督署,将其改建为福建都督府,推举孙道仁为都督,彭寿松、郑祖荫等10人为参事,以彭寿松为参事长,并确定各部人选。

          福州筹划起义的同时,厦门的革命党人也加紧活动。在争取地方上层人士参与独立无效后,革命党人决定自行起事。11月15日,学生、华侨、警察、工人和新军官兵数千人集会于天仙茶园,同盟会员张海珊宣布起义,进攻道台衙门。当浩浩荡荡的群众队伍开抵时,官吏全部逃走。次日,厦门军政分府成立,以张海珊为统制。其他各地的地方政权,因福建都督府下令暂时维持,等待接管,大都未经起义而和平移交。 
  

(本稿件由华中师范大学中国近代史研究所特约提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