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写真 > 历程 >

辛亥革命在烟台(2)

  孙宝琦取消山东独立,屡次发电来烟,王传炯与登州知府孙熙泽正游移间。适逢此时徐镜心抵烟,坚持维护烟台独立。而此时革命党人宋涤尘、刘艺舟、邱特亭等18人因安东革命失败来到烟台,遂欲以款兵两项求助于王传炯,但王不应助并排挤之。徐镜心便将他们移宿于共和急进会会务所内,并请从东北来的诸同志中推刘艺舟为代表,协助徐镜心与王传炯交涉各事。而王对徐之热情接待甚为反感,质问刘为何人?徐告以集会结社自由,刘为共和急进会副会长也,因此徐与王遂小起龃龉。又因革命党人李锐之刊登军事内情,由芝贵指挥巡警,王传炯欲捕治之,徐镜心竭力为其辩护,而未能得逞,王于是益加恨徐。18日午后1时,召开共和急进会成立大会,徐镜心、张俞人、刘艺舟等挨次演说,介绍南京及京津东北各省民军优胜,清廷劣败之情形。军商学界到会者200余人,莫不振奋,甚至王传炯所部士兵也有20余人到会,入会者日益增多。22日沪军政府派代表夏醉雄来烟,并派员分赴大连、营口等处联络。刘艺舟等提出因关东民军尚在战斗,急需款项,而王传炯又不接济,遂决定演剧筹款。王传炯多方阻挠,经徐镜心力行排解始准,允许在14、15、16三天在群仙茶园演戏。演出前由徐镜心为之演说,慷慨陈词,颇动人心。演出剧目“武汉风云”、“波兰亡国记”等,表演维妙维肖,动人情感。二三日间,军商学各界为之一变,革命之潮流益高。王传炯见急进会势头日盛,亦主动与徐镜心联络,并邀集徐开会,藉以认识各会员。17日午后3时开会,刘艺舟提议举王传炯为山东都督,改军政分府为山东军政府。徐镜心以为时尚早未能同意。徐过去并未与刘共事,不甚了解,便催刘预备选举各事。届时到会者七八十人,徐与刘先作报告,后请王传炯到会(在这之前徐镜心已知邱丕振到烟,亦谋登州举义,互相联络,此时邱也到会)。徐镜心提议制订军政府简章,选举各科成员,制订临时议会简章。刘艺舟提出驱逐登州知府孙熙泽、警察总办赵英翰,以商业学堂为都督府,都督即刻视事,移居府中。当晚会员均移宿于此,准备第二天召集军商学界公布执行。当调巡防兵20名来府守护并备大小枪10余支以资巡逻时,警察总办赵英翰、管带董宝泰、汪汉深等见王传炯深夜未归,率兵围攻急进会会务所,声言索取王传炯。巡警闻其管带董宝泰等声音,便哄然而起出门与外边的士兵会合。管带汪汉深率兵而入,四面射击。王传炯趁机外跑,被刘艺舟等阻回,而外面卫兵仍猛进不已。徐镜心在纷乱中抛出四枚炸弹,赵英翰、汪汉深、董宝泰率兵警全部复来合围,叫嚷“不交出王传炯,誓不罢休”。宋涤尘两次冲出门外,善言以劝之,均不听,几被枪击。嗣后刘艺舟、左雨农簇拥王传炯伫立门内大呼,令其退兵,仍不听,相持数小时。刘艺舟倡议“两方已起嫌疑,须得相信之人居中担保我辈无危险,始允王归。”大家一致央求徐镜心往求《芝罘日报》社总理日人桑名贞治郎为中保。徐出门三次均被阻且被缚,巡警欲执之。徐镜心叱曰:“吾会长也,尔等敢执会长,军律安在?”最后徐被巡警逮住,要枪毙他,徐大声呵止,“枪毙我,要以王传炯偿命!”王急大呼,令释放。遂请桑名贞治郎来,询明两方意见,先令兵警退出50步,王传炯送徐镜心到《芝罘日报》社,然后率兵回府,时天已大明,共和急进会员剩下27人,余均不知下落,物资被兵士抢掠一空。适张竞生自济南来,留银400元作活动经费。

  是日,共和急进会通电南北各省及军政府告急,即假爱国亭(日本旅馆)以此作为交通机关。王传炯利用巡警总办赵英翰实行戒严,断绝交通,逮捕革命党人萧仕生、夏聘之、孙苇堂等,又以海军练营邦带谢克峻管理东西两炮台,恐徐镜心等外出,连日派员防堵,并向谢克峻索取炮栓,遭到谢的拒绝,几酿兵变。又屡与日本领事交涉,诬徐镜心等为土匪,迫令交出或准许到报馆捕人。赖日人桑名贞治郎、仓谷箕藏、岛田等人的极力辩白,始免。夏醉雄(沪军政府代表,来烟派员分赴大连、营口等处联络交通)、万坤山等屡次调停与王传炯联合,大家均不同意。

  12月23日,逃亡避匿的同志才悄悄聚集在《芝罘日报》社,唯能入不能出,否则被捕,有要事须经桑名贞治郎及仓雄亚等代办。斯时派蒋萑村赴上海报告;又另派闫拂尘持函赴龙口,转赴大连,联络东北力量。但此时夏醉雄、万坤山等力劝徐镜心要忍小忿而成大谋,遂力主议和,不争损失赔偿之多寡。26日王传炯派万坤山等四人送来银元700元,明为党人北渡之川资,实为驱逐出境,同时释放了被捕人员,并向徐镜心提出要取消共和急进会。徐镜心答曰:“会之成否,党员之去留,均余等自由权,王传炯等不得干涉,更不应索赔偿。”此事便作罢休,遂含糊了结。

  北伐队来烟

  自孙宝琦取消山东独立后,袁世凯派张广建为山东都督,密令张树元的第五镇集中兵力向胶东半岛各地起义的革命军大举进攻,并唆使原巡防营官兵叛变。烟台军政分府致电上海都督陈其美:“现济南已由袁派人往监,孙宝琦故将独立取消。此时全省唯有烟台一隅尚全在吾民军之手,惟能力薄弱。闻省垣已派兵来逼迫,不日可到,届时不从,则力未逮,从则既损吾军声势,又张北军之威,且生我军北伐阻力,不能不仰仗南军接济。因此地密接北清政府,故特电达,即请酌夺。若能派兵船载兵随带军火来此,烟台即可保,且亦可为北伐后路接济地也。”恰逢孙中山、黄兴在上海同盟会总部主持北伐军事,为迅速挽救烟台的紧张局势,由陈其美火速派兵三千组成北伐先锋队,由刘基炎统带前往,并委胡瑛为山东都督。当时胡瑛为南京议和代表,不能即来,派杜潜暂代。接着孙中山又派闽军补充配备,作为增援胶东的主力部队。

  东北陆军第二混成协协统蓝天蔚被孙中山任命为关外大都督,在1912年1月上旬率一旅北伐队从上海乘海琛、海容、南琛等军舰来烟台。此时杜潜、丁惟汾、蒋衍升、栾忠尧等抵烟。烟台实益学馆数十名学生剪发赴码头欢迎,排队经过巡防营门前,遭到该营士兵开枪狙击。此事旋为北伐队闻知,蓝天蔚深恐商民惶恐,特颁发告示,以安民心:“北虏未灭,旧京未破,正是吾人民枕戈待旦时,吾人民当危急存亡之秋,宜万众一心,洞明大义,以计永远之幸福,亿兆之安宁。本都督奉大总统之命,统率北伐军队,道经烟台,忽闻枪声发于南面,似有扰乱之举动。于是特为晓谕,盖如此则确悖民国起义之初志,无论民军绅商,假私善公,扰乱治安者,均应视为国民之公敌。各界人士,宜致好意,维持大局。”

  这时广东北伐十字军也来到烟台,闻叶长盛的密探经常出没于烟台南郊莱山镇,郑天楚便带队前往驻守。郑部多系高中学生组建,装备精良,纪律严明,态度和蔼,声誉很高。此时烟台革命力量雄厚,革命形势发展迅速,同盟会已成为公开合法组织,佩戴“光复烟台纪念章”与“建造民国纪念章”的同盟会员到处皆是,革命气氛充满烟台。

  日本朋友对烟台革命的支持

  辛亥革命时期烟台的革命活动,得到日本朋友的热烈支持。

  辛亥革命前夕,亚洲建立过和亲会之类带国际性的反帝团体,日本的一些政界人士和民间人士直接介入了辛亥革命。宫崎滔天(寅藏)为了支援孙中山的革命事业,到处奔波,倾家荡产,支援同盟会在日本的革命活动。日本朋友仓谷箕藏是徐镜心的好友,在辛亥革命前,即为烟台毓材学堂教员,通过教学活动,向学生传播革命思想,后在日人桑名贞治郎创办的《芝罘日报》社担任记者。烟台独立后,徐镜心领导共和急进会与王传炯开展斗争,董宝泰率兵包围急进会时,仓谷与桑名贞治郎奋不顾身从中调解,方使革命党人解围。烟台独立,王传炯窃居于领导岗位,篡夺革命果实;徐镜心领导革命党人计划西进,光复登州、黄县,仓谷也积极参加了筹备工作。先去大连购买枪械,他还以500元买通了大连至烟台定期航行的日船永田丸船长,乘船率炸弹队等排列先行,参加光复登黄的战斗。攻打黄县之前仓谷奋不顾身修理克虏伯炮,预备赴黄参战。在攻打黄县的战斗中,由于沪军北伐先锋队刘基炎与连承基语言龃龉,影响军心,徐镜心与仓谷、北大、桥本、石井、粟田等日本朋友极力劝解,消除误会。在黄县闰家店、北马战斗时,率兵10余人击退敌人的偷袭。在黄县柳行河西北,敌兵大至,仓谷与西木田率鲁东敢死团20余人,击退敌人的进攻。敌人又复攻入北马,沪军北伐先锋队与鲁东敢死团50余人先退,而仓谷率敢死团20余人最后退出,几至被虏。在攻打黄县的战斗中,终因寡不敌众而失陷,革命党人丧失斗志,仓谷屡以失机进取催徐镜心领导进军,并带领士兵14名赴龙口,收缴巡警枪械,以备再战。敌军大队将至,而民军炮队未到,军心惶恐,仓谷与徐镜心对酌饮酒自壮,以销长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