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写真 > 历程 >

辛亥革命在烟台

  烟台独立经过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各省纷起响应,山东革命党人亦积极活动,遂于11月初在省谘议局开会,预备独立。在革命党人推动下,谘议局议员丁世峄等人提出向清廷要求八项,如不答复即宣告独立,遂获通过。11月13日公举清山东巡抚孙宝琦为临时都督,山东宣布独立。就在山东独立的前夕,革命党人在烟台策动了武装起义。

  烟台地处山东半岛的东北端,与辽东半岛遥遥相对,是京津的门户,南北交通要道。在革命党人奔走革命之际,往来各地,无不经此,夺取烟台,便可长驱北上,扼住清廷海上出兵的咽喉。当时革命党人活动于胶东地区,这里存在着互相影响而又缺乏应有联系的两支革命势力:一是以烟台为中心的登州、黄县、文登、荣成、威海等沿海县市;一是以诸城为中心的青州、高密、即墨、胶县等胶济铁路沿线的县城。胶东半岛的独立活动是山东革命起义中成就最为显著的地区。这个地区的革命起义是以烟台独立为主要标志,而烟台的独立对清王朝起着极大的威胁作用。武昌起义后,烟台革命党人秘密活动,由栾忠尧串联了肖仕生、杨先亭、李风梧等在寄星栈住下,该栈店员李良臣为其通风报信,清兵发现他们的活动,便男扮女装逃到海防营外的树林里躲藏,后又与烟台道署内炊事员王书田取得联系,王经常来告知道署内的布岗情况,因而对本地海陆军警,早有运动。他们深入到东山警卫队二营、海军练勇一营、海防一营等驻地,联络警卫队管带虞克昌,复串通海防营管带董宝泰的内弟宫锡德,英国领事馆秘书倪显廷,教师王耀东,《渤海日报》主笔丁训初,尚志学校校长杨新亭,太古船行之吴仲芬、杨德盛、张子领等人,密谋起事。除警卫队统带郑汝成不表赞同外,余均秘密响应,特别争取清军海防营哨官宫树德作为内应。斯时东山海军学堂的学生散发革命传单,在通衢大街张贴标语:“请告同胞速举义旗,帮助民军逐出满清!”湖北军政府以都督黎元洪的名义,秘密致函“檄山东文”,号召响应武昌起义,速举义旗。这个函件在烟台海军学堂的学生中影响极大,有人写血书表示决心,清军恐慌异常。11月11日,同盟会员孙锡纯、栾忠尧、宫仁山、李风梧等聚集到南山杨新亭家的菜园里开会,研究起义事项,大家公推栾忠尧为领导。革命党人认为时机成熟,遂于11月12日晚发动起义。当晚革命党人聚集于《渤海日报》社内,由栾忠尧、李风梧、王耀东、宫仁山、宫锡德、宫锡恩、杨新亭、张雨臣、丁训初、李士元、李旭堂、由芝贵、肖仕生、王锡之、孙锡纯、刘德亭、曹维新、倪显廷等共同议决:兵分三路,以放火为号。一路由李凤梧等急驰东山,迫使东山警卫队二营与海军练勇一营投降。一路在海防营处放火,乘清兵救火时,革命党人持十三太保枪一支,手枪五支,没有枪的就用手帕包着苹果当炸弹,包着小条帚当手枪,由毓璜顶直扑海防营,遥见火起,即在火油桶里点燃爆竹鸣枪,奋臂振呼,声吼如雷,势如万马奔腾,奔驰途中,摇旗呐喊:“革命党大军来了!”守岗警兵纷纷逃遁。由哨官宫树德作内应(宫系管带董宝泰的内弟),他见火起后率兵闯入管带董宝泰室内,用手枪对准董的胸膛大喝道:“奉民军命接管队伍,我们虽系亲戚,不能因私误公,只要你立即集合队伍,将兵权移交于我听候调遣,我保证你安全出境。”董为表示欢迎,遂将所部点齐,鸣枪两排,随王耀东、孙锡纯直攻道署,道台徐世光闻声潜逃至海关税务司英人梅尔公馆(后乘英轮由英人护送到青岛)。一路由李士元、李旭堂、刘德亭、曹维新等前往大清银行放火助威,该行存有现银8万元,纸币10余万,提出给各军警发饷一个月,并用电话召集东西炮台警卫队进街,余者清军弃枪躲藏。就在革命党人发动起义的同时,王耀东事先已组织水产学校的学生,于当日晚10时在西圩外会齐,王耀东、孙嘏臣带领学生将油桶锥上小孔,将鞭炮放于铁桶内,又将油倒在屋顶上,在将近午夜时点燃,火焰冲天,爆竹震耳,为起义助威。

  天色将明,革命党人遂集中于监督公署开会,共同议决以“十八豪杰”的名义致电上海都督陈其美,报告烟台独立经过。至此一夜之间便光复烟台,大街小巷鼓角齐鸣,各商户易帜欢迎,并召开群众大会,庆祝烟台独立。

  烟台独立后,研究成立临时军政府。革命党人为军政府内人事安排之事,议论不定。适逢舞凤舰舰长王传炯应徐世光之召,从天津赶回烟台。王见形势突变,且徐已逃遁,便摇身一变,伪装革命,至开会选举时,登台演说,颇动众听。革命党人分不清敌我,遂推举王传炯为烟台临时军政府总司令,并委万坤山、李星轩为民政官,孙文山、张诚卿、澹台玉田为财政官,虞克昌、董宝泰为军务科科长,倪显廷、孙嘏臣为交涉科科长,李钟英、唐用珍为文案科科长,分管中文(江文臣、王耀东分管英文)。而对光复烟台有功之臣不加重用,甚至逐个排挤出去。11月14日王传炯致孙宝琦电:“公为总统,全埠歌迎,烟台已于今早联合军学界宣布独立,徐道逃,军政府成立,市面安静。”王传炯本非革命党人,攫取领导权后,表面附和革命,却与孙宝琦暗通声气,意图反侧,破坏独立。他致电孙宝琦:“黎党与政府有和平解决民主之说,极慰,烟埠所以独立,都督知其详细情形否?所谓原起义之十八人,业已尽行解散,都督得知否?炯之所以抱病竭力维持烟埠者,亦正如都督所谓,若使民兵激变仇敌,惹动外人干预,不独烟埠首遭糜烂,势必断送山东全省,中国大局何堪设想,炯若一味坐视,奈天理良心何,况亦绝非我海军人保国保民之原意,故炯于连日推辞不得后,始终以镇压地面,保护中外人民,严防匪徒等等为宗旨。烟埠之独立与不独立实际上本绝无丝毫差别,不过徒经此十八人之一番扰乱而已,今奏销东省独立,自系都督婉转求全之意,炯当为东省人民庆幸,及至烟台所有一切事,似可仍行照旧办理,少一番更动,即少一番扰乱,一俟大局定后,全国只有统一制度。都督若以炯意为然,炯当暂勉竭心力,保持烟埠治安……”他在行动上,“见起义军打败仗,就挂出龙旗,及闻有一省宣布独立,则赶换白旗。”充分暴露了他的两面派本质。

  革命党人被排挤后,意见又不统一,情势日趋险恶,一面派王耀东、栾忠尧、刘琴堂赴沪请兵;一面迫使王传炯带兵西进,迅速扩大革命地区,但王传炯在孙宝琦的秘密指使下,按兵不动,革命势力陷于困境。

  共和急进会的活动

  山东同盟会主盟人徐镜心是山东独立的核心人物,山东独立后由山东巡抚一跃变为山东临时都督的孙宝琦却对其恨之入骨,暗中监视。时徐镜心在济南东巷书楼暂住,便与杨岘庄奔赴上海再图革命,行前张彦臣等设宴饯行,徐镜心歌“易水送别曲”数阕,慷慨陈词,志气昂扬,在座者感动悲啼。

  徐镜心和杨岘庄于1911年11月19日由青岛乘船到上海,斯时孙宝琦已取消山东独立。于是徐镜心与沪都督陈其美及胡瑛商量,先据烟台,再取登州,以图济南,并约定给予实力援助。

  11月24日,徐镜心在上海联系各省同志发起组织“中华民国共和急进会”,宗旨为“启发民智,组合政团”,并拟于三个月内遍及全国。30日召开旅沪学界山东同乡会,通过七项决议,其中第五项:“与沪军政府接洽,请派兵舰北上,以握满廷北洋运输之路,而联北方各部之声气。”其中第七项:“电青岛刘君冠三(青岛共和急进会负责人),将该部移并烟台,合力西征。”12月2日徐镜心等抵青岛与刘冠三会晤,得知已电烟台王传炯,唯王不肯与其合作,并要取消独立,形势颇为险恶。刘并告知烟台为要冲地,非子鉴(镜心)去往不可。徐镜心乃决定立赴烟台,崔士杰、吴烈宪、蒋萑村、闰拂尘、刘次兰同往。斯时史泽咸、杜紫亭、黄佐平等往办潍济事,行前与黄佐平约定,登州光复,潍县响应。12月16日徐镜心到达烟台,住德顺永客栈,当晚会晤烟台革命党人,始知王传炯之所为。烟台独立后,凡有功同志渐次被排挤出,军政府中遂为权利辈所占据。徐镜心认为革命必图进取,当众决议设北部共和急进会,确定商业学堂为急进会会务所,并于当日派孙尹平赴登州,会同该县自治会长柳延辂、民政团长陈伯侠等组织分会;又派曲邂尘赴黄县,与汤元卿、邹耀亭、张彦臣、赵元璞等组织起义武装,认为“党人必得兵权,乃能再起”。如运动筹款、增练民团、调查西路清兵的布置情况。时徐镜心在烟台共和急进会事务所工作,军学商各界如谢克峻、万坤山、张岩南等皆入会且陆续不绝,而宫仁山、李风梧介绍之人为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