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教仁的东京岁月

辛亥革命网 2019-09-19 14:43 来源:汕头大学学报 作者:徐静波 查看:

6年的东京岁月,既使宋教仁开拓了视野,了解了世界,也从日本本身获得了许多鼓舞和警醒,使他后来成了近代中国宪政民主思想的先驱,同时对近代日本的对华图谋,也有了较为深刻的认识

  近代中国人的留日,始于《马关条约》签署翌年的1896年,至1899年前后自费和官费前往日本留学的人数渐次增加,宋教仁日记中出现的人名如程家檉在1898年至日本留学,同盟会元老张继99年来到日本,20世纪最初的七、八年,赴日留学出现了高潮,据实藤惠秀引述1906年11月刊载在《早稻田学报》的青柳笃恒等的文章,此时在日本留学的实际人数约在八千人。

  其中的大部分人,是出于求学报国的志愿,或研习政法或主攻农商或操习军事,而大部分人后来成了革命党或革命党的同情者,诚如日本近代思想家吉野作造所说:

  “弱国的热血青年,若突然接触到了强国的文明,很自然的就会成为革命家。支那的青年也是来到日本后,抱着激进的改革思想回国去了。” 相对于这些人,宋教仁的经历有所不同,他来到日本之前就已经是一个革命志士,他来到日本的初衷,并非是求学报国,而是政治亡命,然而在东京的6年岁月,却让他在汲取新知的同时,还亲身体验了维新以后日本的各种新气象,使他从一个地方上的反清志士成长为一个全中国近代革命运动的重要领袖以及中国近代宪政思想和实践的先驱,东京岁月,可谓是这一成长和蜕变的重要温床。

  检视20世纪初期宋教仁的这段人生阅历以及他在东京与若干日本人的交往经历,可从中捕捉这一风云激荡的年代中近代东亚的诸般印痕和当年仁人志士的心路历程,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之久,然而当我们翻检往日的文献时,依然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历史的脉络与今日紧紧相连。

  1.东京岁月对于宋教仁的意义

  从宋教仁生前留下的一部日记《我之历史》中,我们可以确切地知晓,他是在1904年11月初策划反清起义失败后,沿长江东下,经上海乘船东行,于1904年12月8日抵达长崎,12月13日在横滨登陆后前往东京,自此开始了他的东京岁月。

  宋教仁的日记只记到1907年4月9日,其时他为策动马贼举事临时前往中国的东北,之后有关宋教仁的行踪,鲜有十分确凿的中文文献,倒是有部分日文的文献,证实了宋教仁在中国东北之行后,依然回到了日本,并一直待到了1911年1月上旬。

  其具有说服力的文献,一是日本当局对于宋教仁的监视记录,一是内田良平(1874-1937)黑龙会方面的文献记录。

  当局的文献主要有现由外务省保管的“乙秘第265号明治43年(1910年)12月24日清国革命党员之谈”中的一种“清国革命党员宋教仁关于清国人对日本意向的如下谈话”等,其内容表明其时宋教仁尚在日本,“乙秘第22号明治44年(1911年)1月4日有关宋教仁行动的记录”则记载“清国革命党员宋教仁于客腊31日午后3时许离开宿舍从新宿车站乘坐火车前往神户”,较大的可能性是宋教仁自神户坐船前往上海。

  1933年由黑龙会出版的《东亚先觉志士记传》的第25章“武昌革命与黑龙会一派的援助”中的相关记载则证实了宋教仁于此时计划离开日本回到中国,具体记述如下:

  “宋在明治43年冬天,谓要回到陈其美在上海经营的报社,于是清藤幸七郎和北辉次郎来到内田良平那里对他说:‘请务必与他见一次。’于是内田在赤坂的峰之尾设宴为宋饯行,清藤和北也出席送行之宴,席间相谈甚欢,宋也非常欣悦,在酒席上袒露了回国的计划并期望日本方面的援助:‘实际上我这次回去,是因为举兵的日期已日益临近的缘故。举兵之际,我会给各位打电报,届时还望竭力襄助。’”

  从上述文献可知,宋教仁应该在日本一直待到1911年2月上旬,除了1907年4月短暂去了东北之外,他在东京度过了6度春秋。

  宋教仁之来到日本,主因是由于湖南起义失败而逃往日本避难,但地处内陆的湖南,其实开风气颇早,其时已有不少他在桃源漳江书院和武昌文普通学堂的同学来到东瀛求学,宋也想借在日本的机会习得日语和英语,再籍此阅读各种近代科学的书籍,以汲取新知,拓开视野,为进一步改造和建设中国积累必需的知识。

  他在东京实际上学的经历主要有这样几次。

  1905年2月1日进入顺天中学(该学校是1888年以私立寻常中学顺天求和社的名义设立的学校),主要学习日语和英语,但20几天后便辍学不去。

  6月12日,获得公使馆参赞马廷亮的担保,通过购买听课券的方式,进入法政大学上课。

  在法政大学的听课,一直持续到这一年暑期,听课的内容有“经济学”和“民法”等。

  但宋教仁抵达日本初期,日语程度还甚低,他自己在2月15日的日记中记道:“余语言不甚通,颇苦。”与日本人的交往,基本上还只能通过笔谈,因此上课的内容究竟能听懂几许,目前还难以确证。

  另一次较重要的学习经历是,1906年1月进入早稻田大学清国留学生部预科学习,同年7月20日自此毕业,上下午皆有课,科目主要有日语、历史、地理、数学、理科、图画、唱歌和体操,宋用力最多的,似乎还在于日语。

  早稻田大学保存的明治39年(1906年)的“各科卒业修业生名簿”中记载了宋的学习成绩,在该届360名毕业生中,他的成绩位居23,平均分为77.15分,在中途插班的九壬组中,名列第一,可见宋教仁还是较为聪慧且用功甚勤的。

  宋在6年多的东京岁月中,正式入学且有成绩的,就上述两次。

  他始终没有进入正式的大学本科。

  宋后来还去过为中国留学生所组织的日语学习会“日语讲习所”学习日语,也曾请过私人教师,总之,经过这段时期的学校教育以及私人教习,使他逐渐扫除了日语的障碍,并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近代史地和经济学法学的知识。

  他后来也曾在正则英语学校和顺天学校等学过英语,但这些课程大抵都从字母起步,效果不佳,他似乎也一直没有升入更高的课程,最后好像未能真正掌握英语的应用能力。

  宋教仁抵达日本后不久,就开始购买各种书籍阅读,以后日语阅读能力日益提高,阅读的范围和理解能力都有提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