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继尧与亲密战友(一)(4)

辛亥革命网 2018-11-22 09:51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开林 查看:

亲密战友、同事、同学、袍泽兄弟之间的关系,会涉及到恩怨感情、人情人性等问题。有时候自己做的某些重要事情,会在心里留下深刻的烙印,影响到长远的人生。

  援川的黔军管带杨树青也被唐继尧调回贵州,解除兵权,以任命为军警局谍察科长诱捕杀害,刘显世具体操作诱捕,杨树青入局到差,“当晚即被杀害,肢体裂为数十段,埋置局后荒园中,始终未宣布罪状,年仅二十一耳”【注:冯自由:《贵州首义发难者杨树青》,载《革命逸史》第四集。】。

  “勒捐枉杀一日数见,分扎外属军队,淫虏残杀惨不忍闻,并派员检查邮电,凡有微词立遭戕杀。故黔中现象,三人同行立被干涉,一言犯禁遂致惨诛。”【注:黄济舟,《辛亥贵州革命纪略》,载《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第169页。】贵州成了人间地狱。“唐继尧之野蛮暴虐,食其肉不足以偿其罪矣。凡此诸罪,众目昭然,其他种种,罄竹难书。”【注:周培艺等:《贵州血泪通告书》,载《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第222页。】

  唐继尧残酷杀戮的行动席卷贵州全省,这在辛亥革命时期是绝无仅有的。1912年10月,国民党特派员于德坤和胡德明奉孙中山先生命令回贵州组织国民党并调查贵州事件,进入贵州玉屏县,于德坤即被杀害,碎其尸,悬头三日。杀人者称奉官长之命执行任务,胡德明亦被追至三家桥而杀死【注: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第三所的编者按语,载《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第223页】。孙中山先生以国民党理事长身份于12月7日致电唐继尧,要求查办此案:“彻底根究,务乞水落石出,公平处决。”但唐继尧复电孙中山谎称于德坤是在湖南境内被土匪谋财害命的,然后发个通缉令就敷衍了事。

  《贵州血泪通告书》控诉唐继尧18项罪行,《黔人乞救书》说得鞭辟入里:“盖滇军本无足责,亦不过命令之服从。独唐继尧以子孙黔督之心,利令智昏,遂不恤开罪邻省、杀尽黔人、丧心病狂,唐贼之罪通于天矣。”【注:徐龙骧:《黔人乞救书》,载《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第225页。】

  唐继尧以军政命令实施政治性的搜捕灭绝,持续时间长,针对人性尊严进行极其严重的侵犯与凌辱,有计划地大规模进行直接侵害,毁灭贵州自治学社这个群体的人口,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危害人类罪。

  第三阶段,打击法律驱唐和武装驱唐队伍

  唐的倒行逆施遭到全国人民的强烈谴责,贵州辛亥革命政权被颠覆后,流亡在外的自治学社人士掀起“法律驱唐”和“武装驱唐”运动,这些人后又改组为国民党,唐继尧派出军队打击驱唐队伍。同时,为了寻找靠山,谋求中央政府对他这个贵州都督头衔的承认,唐继尧在定都南北之争、善后大借款等各项政治问题上发表的通电,都是拼命站在袁世凯一边,把自己绑在袁世凯的战车上。

  袁世凯敌视国民党,唐继尧及贵州守旧势力“腾构蜚语,谓贵州且拓为民党地盘”【注:周素园:《贵州陆军史述要》,载《贵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第11页】,引起了袁世凯对驱唐的警惕,于是承认了唐继尧的都督职务, 4月25日袁世凯任命唐继尧为贵州都督,下令解散法律驱唐的组织,解散伤亡疲惫的武装驱唐军队,阻止杨荩诚率黔军回黔。唐继尧为了紧紧抓住袁世凯这个靠山,所以在二次革命和护国运动前夕,唐继尧都向反袁人士举起了屠刀。

  “代平黔乱”对唐继尧的恶劣品性起到了固化和最终形成的作用,首先是锻炼了杀人的胆量,变得嗜血成性,动辄草菅人命;其次是改变了政治上左右摇摆犹豫不决的懦弱性格,变得刚愎自用诡异老辣;再就是干了坏事之后善于伪造假象掩饰罪行,以伪善的面目示人。

  四、唐继尧与黄毓英

  黄毓英与唐继尧是同乡,曾一起在日本留学,回国后关系密切,本是亲密战友,可说是生死之交。

  黄毓英1906年回国,与杨振鸿、马骧二烈士“极力在云南进行革命活动,辛亥之役,腾、永、昆明和大理的新军相继响应武昌起义,他们的作用很大。因此,有‘云南革命三杰’之称”[注:大理州政协文史组《马骧历史简介》,载云南省政协1982年编《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第228页]。

  黄是援川的滇军大队长,1912年4月末,川事结束,援川的滇军分两期回省,云南都督府1912年4月23日致谢汝翼电:“应将第一期回省军队,留辛大队及步兵一大队分驻东、昭一带,合第二回省各部队,均缓发待命。”【注:《云南都督府致谢汝翼电》,载《云南辛亥革命资料》,第430页。】唐继尧即向云南军都督府要求增派兵员。“继尧以为非有绝大武力痛加猕薙,万难彻底澄清,拯同胞于水火。顾现在兵力颇形单薄,不敷分布,因请滇军府饬令援川军第二梯团顺道入黔,代清积匪,使贵州重见天日,谓此固人道主义所应尔,亦不负援黔之初心【注:《续云南通志长编》卷一,云南省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1985年12月编印,第15页】。”照唐继尧的说法,调来绝大武力痛加猕薙叫做人道主义。唐抱着将贵州自治学社的人口彻底消灭的决心,请驻川滇军入黔,主要是与“武装驱唐”的贵州人打仗。

  黄毓英奉调入黔,勾起了唐继尧积压已久的怨恨。 在重九起义前的军官会上,唐继尧等军官犹豫不决,黄毓英愤怒地要挟军官们起义,扫了唐继尧等人的面子。自私狭隘的人不能忍受别人的无意触犯与伤害,不能以淡然开朗的心态对待问题。重九起义的当天唐继尧把刘存厚所写要求推迟起义的字条送到时,黄毓英激烈反对推迟起义,与唐继尧对着干,唐就埋下了忌恨心理,重九起义成功后唐继尧被人议论为迁延主义者,声望比自己高,唐对黄毓英的感情起了重大变化。

  当上贵州都督的唐继尧,已经不是重九起义时犹豫不决的懦弱军官了,他变成了心狠手辣而且权力不受约束的统治者,现在要算老账了,于是就发生黄毓英被刺的惨剧。

武毅公黄毓英

  黄毓英到遵义后即被唐继尧调往铜仁,5月7日,黄路过思南府属野茅溪,突然被人开枪杀害。唐继尧对外宣布说死于土匪之手,但连敷衍社会舆论的通缉令都不发一个。当时贵州人组成的“武装驱唐”部队已被打得大量伤亡和疲惫,自顾不暇,难以主动出击。如果说是这些贵州人能掐会算,算出黄毓英在何时何地会单骑断后而设伏袭击的话,那简直是天方夜谭。蔡锷为黄毓英写的墓志铭,是根据唐继尧宣传的说法写的:“次于思南,疲甚,命大队先发,单骑断后,伏匪狙击于路隅,遂遇害”。

  赵钟奇在《云南护国前后回忆》中记载了唐继尧布置任务时说的话:“韩五峰惯于鼓动部下,反对上级。黄子和在贵州之死,就和韩有关。”【注:赵钟奇:《云南护国前后回忆》,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辑,第109页。】足见黄绝非死于土匪之手,而且唐继尧深知内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