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继尧与亲密战友(一)(2)

辛亥革命网 2018-11-22 09:51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开林 查看:

亲密战友、同事、同学、袍泽兄弟之间的关系,会涉及到恩怨感情、人情人性等问题。有时候自己做的某些重要事情,会在心里留下深刻的烙印,影响到长远的人生。

  重九起义如果再推迟,后果将会很严重,因为军内外同盟会会员的准备工作已被清吏察觉,不仅黄毓英、罗佩金、李根源、李鸿祥等革命最积极的重要军官将被迫离开军队,而且比较后进的军官也将会暴露。更重要的是:“李经羲调南防之巡防队两三营来省垣预防,先头已于重九之夜抵呈贡。如起义发动稍迟,敌援兵抵昆,我军袭击即难奏效,势必形成正式对阵作战,而我军五子枪每支又仅有五发子弹,仅足一分钟使用,如此则昆明光复必将付出重大牺牲作为代价。”【注:李鸿祥:《增补云南辛亥革命回忆录》,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一辑,第52页。】

  “定期重九日举事。长官中仍有迁延主义者,时清大吏防范严,事几破坏,黄毓英力言机不可失,泰中亦奔走呼号,请如毓英议。卒于重九夜会师入城,宣布光复。”【注:《云南光复诸人事略·邓君泰中事略》,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第309页。】

  九月初九日晚9时,驻北校场的士兵抬运子弹被反动军官发觉,引起冲突,起义遂提前几小时举行,李根源和李鸿祥率领北校场的七十三标两个营向昆明进发。

  城南的巫家坝方面:夜间十二时蔡锷率领步兵七十四标三个营和炮标两个营,由巫家坝出发向省城进攻,起义军攻打了一整夜,第二天中午终于取得全面胜利,敌人被打死二百余人,伤百余人,起义军亦牺牲一百五十余人,负伤三百余人。【注:冯自由:《辛亥云南省城光复实录》,载《革命逸史》第六集,中华书局,1981年7月出版,第211页。】起义军排长文鸿揆牺牲尤为壮烈,身中数十弹,遍体如蜂窝,无一完处。【注:《云南光复诸人事略·文鸿揆传》,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第287页。】

  起义前安排唐继尧的任务是主攻总督署,但实际上唐继尧并没有如期去做。重九之夜唐继尧带领七十四标第一营到达南门后就再也没有前进,直到第二天上午还没开打,第二营管带刘存厚为催促唐继尧,主动找唐协商共同攻打总督署的问题,协商分工之后,刘存厚去打总督署了,可唐继尧仍没有按照刘存厚协商的办法由二纛街破壁去攻打总督署,【注:刘存厚《云南光复阵中日志》,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四十一辑,第79、81、82页。】刘村后在七十三标一部分兵力支援下攻入了总督府。唐没有去攻打总督府,后来也没有去攻打五华山和军械局,而是一直滞留在南门。为什么唐继尧不去执行任务?是贪生怕死,还是故意要保留总督署?近年云南有人发表文章夸耀说:“唐继尧身先士卒,首先攻入总督署。”无中生有地捏造事实,欺骗世人,更有甚者居然说:“唐继尧是重九起义的领导人”。

  1911年11月1日成立云南军都督府,因黄毓英在重九起义中功劳最大,拥护的人多,“事定,于五华山建立军政府,众意属公(黄毓英)领都督。公以资望学识,当首推蔡君锷,议乃定”【注:《黄武毅公事略》,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七辑,第271页。】。

  辛亥革命是中国历史上极其重要的政治事件,重九光复后人们对于“片言决策”的首功之人黄毓英非常赞赏。唐继尧在云南军都督府里虽然获得了副部长级的职务,但因为在起义中的消极表现被人们称为“迁延主义者”,受到鄙视,唐继尧内心深处又刻上了一道难以消弭的伤痕,恨得牙痒痒。心理阴影的增大,压缩了容人容事的胸怀。这时唐继尧有28岁,正是人生观趋于成熟的时期,负面因素对心理健康带来的影响就比其他生活时期明显。

  三、代平黔乱与唐继尧品性的固化形成

  清朝末年,贵州的进步知识分子钟昌祚、张百麟等人于1907年建立了政党式团体自治学社,与同盟会关系密切,创办《西南日报》为喉舌,宣传反封建民主革命思想,“自治学社在当时已由平刚介绍加入同盟会,该会已被承认为贵州同盟分会,并承认张百麟为贵州同盟分会会长(在日本东京时的分会会长原为平刚)。”【注:肖子有:《贵州自治学社和宪政会的斗争》,载《辛亥革命回忆录》第三集,第454页。】在贵州展开了同盟会分会的活动。

  “为了发展组织,扩充势力,他们在全省十三府四十四州县都成立了自治学社分会,不到两年时间,社员就发展到十四万八千余人,其中各界知识份子占百分之八十以上。【注:陈庆华,李国征《贵州起义的领袖 ——张百麟》,载《长沙文史资料》 1991年第11辑】”。

  自治学社的崛起,引起了贵族、富绅唐尔镛、任可澄等上层人物的忌恨。利用政界的特殊关系,组织了一个政党式团体宪政预备会,会长任可澄,副会长陈廷棼,掌实权的是唐尔锟,与自治学社相对立。

  公元1911年11月4日自治学社联合陆军小学堂和新军官兵进行了一场“不流血的革命”,轰走清政府官吏,贵州反正成功,没有死任何人。大汉贵州军政府成立,设都督、行政总理、枢密院等,杨荩诚为都督,赵德全为副都督,周培艺为行政总理,张百麟为枢密院院长。

  张百麟主张“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共济时艰”,化敌为友,吸收宪政会领导人参加政权,让任可澄担任枢密院副院长职务。刘显世担任枢密员和标统等重要职务。胡锦堂也在新政权里获得了官职。 

  宪政派为了获取更大的权力,为了消灭自治学社革命力量,就借助于滇军。说贵州“哥匪横行”,“贵州土匪擅权,黔危滇亦不安”,请求滇军代平“匪乱”。戴戡到昆明反复请求蔡锷派兵援黔,蔡锷并不同意。

  云南军都督府的军政部总长李根源说:“宪政派失势,乞滇出师,熊范舆、刘显治、唐尔锟请求尤力,并声言愿带唐继尧或韩凤楼往,余颇持异议,谓滇、黔唇齿,当此国基未定,武汉战急,只能维持现状,出以调和矫正,不宜走入极端。”【李根源:《雪生年录》卷二,1929年编印,第46页。】贵阳来的人“声言愿带唐继尧或韩凤楼往”,唐继尧并努力争取担任司令官,最后蔡锷半推半就地同意滇军入黔了。

  1912年1月28日,唐继尧率领北伐军出发“假道援黔”。

  贵州宪政会耆老会与顽固绅阀配合唐继尧的进发,在贵阳搞了个“二二”政变,枢密院院长张百麟侥幸逃走,巡防营总统黄泽霖被杀害。 

  蔡锷对于贵州这一变乱,感到问题严重,1912年2月7日电令唐继尧停止前进“立行督率入川”。唐继尧接到电报的当天停止了行军,但第二天就变卦了,回电表示“改道种种困难”。2月10日蔡锷又致电唐继尧“希即迅饬前军一律改道入蜀”,2月10日当天唐继尧致电蔡锷,执意要去安顺:“碍难改道,刻已执意取道安顺,出重庆。”蔡锷2月12日又致唐继尧电:“此间佥议改道入蜀。”

  唐继尧为什么执意要入黔呢?宪政派和周沆、戴戡等人“以黔督诱唐”是问题的实质所在。周、戴等人“流涕哀请,并许黔事定后愿奉之以为贵州都督,否则请杀某等头以为殉,唐利之,密电蔡诳以前队已入黔境,唐遂入黔”【注:《贵州文史资料选辑》第一辑,第56页;又见《云南贵州辛亥革命资料》,第271页。】。唐继尧为了谋取贵州都督职位,贪婪之心决定执意入黔,从跨出这一步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什么正义不正义,什么道德不道德,就都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1912年2月27日,唐继尧所部到达贵阳郊区,赵德全还沉醉在滇军承诺不进贵阳城的一片幻想之中,也派人迎出60余里。殊不知唐继尧已经与刘显世、胡锦棠等人勾结妥当,占领了城外制高点,准备偷袭贵阳城。

  唐继尧如果不用暴力而用和平手段,能否当上贵州都督呢?他完全有能力做得到。因为黄死张逃,两大决策人物都不在了,代都督赵德全是个文弱的傀儡,唐继尧入城后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赵排挤掉,不死一个人就能取得都督职位。但是,恃强凌弱的唐继尧把人性中的慈悲和良心出卖给魔鬼,陷入暴力攻击破坏的疯狂中。

  唐继尧的行动分为三个阶段:1、血洗贵阳,2、在全省清乡,3、打击驱唐队伍,唐把这三个阶段统称为“剿匪”。

唐继尧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