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终不渝的深厚友谊:黄兴与宋教仁关系论略

辛亥革命网 2017-04-07 13:44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袁立春 查看:

黄兴和宋教仁均是辛亥革命时期的着名革命家,还都是湖南近代人才群体结构中的典型代表,他们长达十年的合作关系恰好贯串辛亥革命全过程,他们始终不渝的深厚友谊更是世所罕见。

  黄兴和宋教仁均是辛亥革命时期的着名革命家,还都是湖南近代人才群体结构中的典型代表,他们长达十年的合作关系恰好贯串辛亥革命全过程,他们始终不渝的深厚友谊更是世所罕见。因此,探讨一下黄、宋关系,不仅有助于对两人的个体研究,而且有助于加深对辛亥革命进程的认识。

  一,真诚缔交 携手革命

  从1903年黄、宋缔交始至1913年宋教仁被暗杀,黄兴与宋教仁的友谊维持了整整十年。在这翻天覆地十年之中,他们为了共同的革命目标,分别用自己的热情与才华投入战斗;他们的亲密关系,是革命领导集团中的和谐协作的一个侧面。正是这种合理的人才结构,加强了革命领导力量,促进了推翻封建王朝,建设民主共和的大业。黄兴与宋教仁都是从接受传统文化转向接受西方先进思想、从爱国走向革命的。

  黄兴(1874-1916),出身于一个书香门弟之家。少时曾系统地学习中国传统文化知识1896年考中秀才。1898年进入武昌两湖书院读书,开始比较系统地接受新一学,从1898-1902年期问,黄兴“课程余暇,悉购西洋革命史及卢梭《民约论》诸书,朝夕盥诵。久之,革命思想遂萌芽脑蒂中矣。 1902年,黄兴被选派赴日留学。1903年,在革命风云激荡的氛围中,黄兴作为留日学生革命团体“军国民教育会”的“运动员”返回两湖从事革命活动。

  宋教仁(1882-1913),字逐初,又作钝初,号渔父,湖南桃源上坊村香冲人。出身于一个世代书香的小地主家庭,其祖父宋砚农,颇有诗名。宋教仁早年所受的也是传统的封建教育。1899年到1902年问,宋教仁在漳江书院读书,受了院长瞿方梅开明思想的影响,开始接触西方政治学说。1902年,他以第一名的优秀成绩,考入湖北文普通学堂。在这里,他开始系统地学习西方的理论,萌发了革命思想。黄兴和宋教仁友谊的建立,是基于一个共同的革命理想,他们缔交予风云变幻的1903年。宋教仁在武昌文普通学堂读书时,“便抱改革思想,开始物色同志。闻黄兴由日归国,在鄂演说,痛诋清政府的腐败,并提倡改革,他非常悦服,便和兴相结合。”从此之后,两人的友谊始终不渝。他们以革命的理想作为共同追求的目标 以肝胆相照的胸襟互相提携,以推心置腹的坦诚彼此督促,以无微不至的关怀互相照顾。黄、宋缔交后,共同为辛亥革命的推进作出了贡献,共同在中华大地上演出了轰轰烈烈的历史活剧。举其大端,即有如下几件。

  1903年11月,黄兴与宋教仁等发起创立了内地第一个革命团体华兴会;为配合华兴会的革命活动,宋教仁等在武昌发起组织科学补习所,1904年7月成立。

  1904年10月,黄兴与宋教仁、马福益等策划武装起义——长沙起义,事泄失败,相继逃亡日本。

  1905年,黄、宋在日本开展革命组织与宣传活动。1月,拟组革命同志会,从事民族革命,6月,宋教仁创办的《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出版,鼓吹民族主义与反满革命;7月下旬,黄、宋与孙中山相识,讨论合组革命团体。7月30日,黄、宋等八人受筹备会议委托负责起草同盟会章程;8月13日,黄、宋发起组织并主持东京留学生欢迎孙中山大会,8月20日,中国同盟会成立,推举孙中山为总理,黄兴为执行部庶务,居协理地位,宋教仁为司法部检事长,同盟会领导核心从此建立;同日,又由黄兴提议,将《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移交给同盟会,作为同盟会的机关报,-是为《民报》,宋负责《民报》的编辑。1910年,宋教仁发起成立中部同盟会,得到了黄兴的指导与支持。1911年1月,宋教仁回国,主持《民立报》的编辑工作,与黄兴在南方领导的武装革命遥相呼应。1911年4月,黄花岗起义时,宋教仁曾赴港参与策划。武昌首义后,1911年10月25日,黄、宋同赴武昌黄领导了艰皆卓绝的武汉保卫战,宋则主持制订了《鄂州临时约法》,分别为推进革命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1912年1月,中华民国成立,黄、宋为临时政府作了许多重要的工作,黄任陆军总长,宋任法制局长,共同为南京临时政府的建立竭心尽力。

  1912年8月,同盟会改组为国民党,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为理事,宋教仁成为国民党实际负责人,竭力鼓吹政党政治,黄兴在各方面予以支持。

  由此可见,黄、宋的女谊是用血与汗谱写出来的同志加战友的永恒乐章;他们的结合,推动了辛亥革命的进程,共同为中华民族的腾飞作出了不朽的贡献。而他们之间纯洁友谊与肝胆相照的情怀更令人钦敬。从宋教仁的《我之历史》中,我们发现,只要两人在一起,他们即磋商革命大事。1905年初的几个月里,黄、宋差不多天天见面,同盟会成立前后的日子里,他们更是频繁会晤切磋。l906年夏季,宋教仁因用脑过度,病倒在床,刚从香港赶到东京的黄兴便马上去看他,在宋教仁忧郁苫闷的日子里,黄兴兄长般的关怀又使他振作起来。黄兴曾将儿子一欧托付给宋教仁,让宋教育他,宋教仁逝世后,黄兴也承担起指导其子女的重任。黄临终之前还谆谆嘱咐宋的儿子振吕要“好好做人,为你父亲争气”。1909年1月,黄兴在东京时,即搬到宋教仁的“桃源寓”同居,共度难关。宋教仁的一些活动,都在事先征得黄兴的同意。如1907年宋赴辽东联络“马贼”之举,1910年10月宋谋组中部同盟会;1912年改组国民党之事等等。宋教仁一直推崇黄兴,把黄兴与孙中山一同看作是同盟会的泰斗。1911年7月成立的中部同盟会,其会长“虚位待贤”,实即等待黄兴就任;1911年10月,宋教仁曾与居正等谋举黄兴为湖南湖北大都督,以牵制黎元洪;在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之前,宋又多次主张选举黄为大元帅;国民党改组后,在进行议会选举组阁时,人们多劝宋教仁为内阁总理,宋教仁却推举黄兴任总理。宋教仁一直将黄兴看成师长兼挚友。黄兴也很器重宋教仁的才华,在复中部同盟会总部的信中,他称赞宋的计划是“老谋深算”,虽诸葛复生不能易也”。

  黄、宋在革命的岁月里,结下了深厚的情谊。他们信函频传,互相鼓励;有时久别重逢,则“倾谈竟夕”。1913年2月15日,宋教仁从湘、鄂、宁一路进行竞选后抵达上海?黄兴立即把他接到自己住处?商讨政治方略。3月20日,黄兴送宋教仁北上,在上海车站,几颗罪恶的子弹射向了宋教仁。两天后,这位年轻的资产阶级政治家经抢救无效去世了。临终前,“宋已不能语,惟以目四瞩,周视故人,依依难舍。黄兴睹此心痛,附耳呼曰:‘钝初,你放心去吧’!宋遂气绝。众皆痛哭失声。”黄兴从挚友的鲜血中认清了袁世凯的真面目、在悼宋教仁的挽联中,‘他悲愤不已地严斥真正的凶手:“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洪述祖,我说确是袁世凯”!黄兴与孙中山一起,发动了反对袁世凯专制独裁、保卫民主共和成果的“二次革命”。以后虽远走美国,仍无时不在关注与支持国内的反袁“护国运动”。当袁世凯倒台,护国运动取得胜利的时刻,黄兴却因长年奔波,积劳成疾,医治无效,盛年谢世。

  兴与宋教仁的私交极为深厚,尤为可贵的是,他们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斗争中的互相配合、携手奋进,有力地推动了历史的进程。

  二,文武双星 交相辉映

  黄兴与宋教仁的禀赋、兴趣、性格、才能与工作重心是各有特色的。辛亥革命时期,黄兴是以革命家、军事家的身份出现的,而宋教仁则是以政治家、宣传家的面貌着称的。他们之所以会有如此的不同,除了天性不同之外,还与环境的影向及对形势的认识不同相关。他们各自发挥优势与特长,构成革命事业中的最佳人才搭挡,共同完成了推翻清王朝、建立民主共和国的宏伟大业。民国时期有一句颇为流行的话:“孙氏理想,黄氏实行。”辛亥革命时期,“黄氏实行”主要是指黄兴领导的一系列武装起义。黄兴具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即知行合一、才德合一、文武合一。在同盟会领导集团中,他是罕见的,也是唯一的以领导武装。起义为中心的军事领袖。他少时学过乌家拳术,留学日本,学习过现代军事技术,与日本陆军军官学校的留学生有很深的交往,也与会党、马侠等有结交,曾组织了以同盟会籍军人为对象“丈夫团”参加过以会党为主的同仇会。所有这些,为他领导武装起义提供了方便。在整个辛亥革命时期,黄兴几乎是无役不与,直接或间接地参与、领导的武装起义就有10次。

  ①1904年10月,由华兴会发起,黄兴任总指挥的“长沙起义”,虽然流产,却为两湖革命播下了火种。

  ②1906年冬的萍浏醴起义,是同盟会成立后国内第一次规模巨大的武装起义。黄兴在理论上与组织上的指导与支持,使得这 次起义具有明显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性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