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的辛亥革命(2)

辛亥革命网 2021-12-08 09:07 来源:古蔺同乡会 作者:胡良伟 查看:

光绪三十二年,官立叙永中学堂正式开课,以李维汉为监督,招收叙永、古蔺弟子入学。古蔺籍学生周南、罗锐伯等多人,秘密加入同盟会。他们是古蔺首批革命党人,秘密从事推翻满清政府和封建帝制的革命活动。

  “打马杀周”事件

  蜀军政府派到川南视察各县独立情况的革命党人马吉成(原名罗鼎字庶民,荣县人),在合江听到张渭高、王登云等人陈述:古蔺独立后,军政大权被满清官吏李晓清所独揽,同盟会成员无一人参加政府,地方恶霸团总罗聘卿等人与李晓清勾结狼狈为奸。马吉成闻之,欣然应允诸人请求,赴蔺视察。

  马吉成由合江取道贵州赤水、土城等地,进抵古蔺县属二郎滩、太平渡和大村等乡镇,沿途接收当地驻防的巡防军。罗聘卿探知,即报告李晓清:马本姓罗,其所以改名换姓,就因为过去当过大土匪,现在来蔺,首先就在沿途接收巡防军,显有夺取古蔺政权之心。1911年12月6日(农历十月下旬),马吉成偕同郑志三(化名邓小川,古蔺人)、税瑞生(化名苏育生,合江人)等10余人,率领所接收的巡防军200余人到达古蔺城。李晓清假意欢迎,将马吉成及其随员安置于城内关帝庙,殷勤接待;将所率士兵和象征前来庆祝革命胜利的同志军1000余人,安置于城郊。马吉成对李晓清如此安排的用心丝毫未察觉,也丝毫未警惕。遂以蜀军政府视察人员身份,约集地方人士会谈,强调孙中山先生的军政、民政分掌的革命政纲,婉言指出李晓清集军、政两权于一身,有违政纲,要李晓清择一去一。

  李晓清未参加会谈,丝毫不动声色,却假意表示赞同。一面派其亲信周松青等人与马吉成周旋,一面连夜召集所部大小头目秘密开会,密谋策划杀害马吉成等革命党人。他在会上说:“马吉成来到古蔺,首先在乡下接收我统辖的200余名巡防军,进城又指责我兼掌军政两权不符政纲,看来是要夺我的印,要我的命了。我死不足惜,唯我八旬老母,远隔家乡数千里,望在座诸君,照顾她还乡。”参会大小头目,脑子里本来只有旧的一套,此时更被此番迷惑所打动,站起来对李晓清加以安慰,表示与他同舟共济,患难同当,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李晓清见售奸得手,趁机表示:“大家既对我李某无恶意,何不对天盟誓,以表赤诚。”于是焚香燃烛,诵誓词,吃血酒,才各自散去。会后,李晓清密令亲信哨官周松青于次日拂晓时分,率领士兵100余人,包围并开枪射击马吉成临时住所关帝庙。12月7日拂晓,一阵乱枪打响之后,马吉成等12人当场遇难,只有化名苏育生的税瑞生脱逃幸免。马吉成被杀害后,周松青的队伍又分路出动城郊,向马吉成带来的士兵及同志军进行袭击,打死12人,打伤无数。革命党人纷纷外逃重庆或藏匿,同志军溃散,从此解体。

  革命党人和同志军遇害后,李晓清随即指派周松青率兵继续缉捕古蔺城内革命党人。1911年12月20日,颇孚众望又缺乏警惕性的革命党人周南,在古蔺县城被捕。以“私通马匪,聚众殃民”的罪名,大辟于鲁班庙后面场地,悬首示众。

  追悼殉难烈士

  李晓清在古蔺制造的两次血腥屠杀革命党人事件中,革命党人殉难共25人。后经古蔺人民收敛死难者尸体,仅得23具。古蔺县城几家富绅出资为殉难者修墓立碑,其中,“打马”事件殉难22烈士安葬于古蔺城郊大石坝,马吉成遗体运回原籍荣县安葬;“杀周”事件殉难的周南烈士葬于古蔺城郊火星山下。1952年,古蔺县人民政府对辛亥革命烈士墓进行修复。1961年,古蔺县人民委员会重立碑铭以志纪念。烈士墓镌刻的名单是:

  马吉成 周南 袁柱臣 李伯如 王纶 熊飞 曾子犹 赵昔三

  汤海波 龚云华 杨喜廷 罗国光 蔺玉亭 陈占春 薛子成 项福荣

  雷海章 王银州 卿子香 卿云喜 罗得卿 张洪源 吴汉兴

  1912年农历九月初七日,古蔺各界人士举行隆重集会,追悼古蔺辛亥革命殉难烈士。古蔺县国民政府知事吴毅武的案牍杨葆初,为殉难烈士撰写了祭文:

  昔常谓陆生之叹逝,潘令之悼亡,宋玉之招魂,江淹之赋别,率皆痛哭流涕,呜咽成声,恨与天长,泪和墨下,有不免过为儿女之悲者。因而思之所系,风雨悲怀,情之所钟,鬼神泣血。其所以感慨唏嘘,流连怅叹,如怨如慕,若狂若痴,喃喃焉为儿之啼,潸潸焉为女之泣者,非死之足悲,实情之难遣耳!以故抚音而思钟子,伯牙碎海上之琴;解佩而报徐君,季扎挂枝头之剑。老泉一逝弟子行丧礼者三年;叔冶含哀,里人为罢市者一日。岁岁灰飞血喷,纸挂清明;家家火尽烟消,人思寒食。咸怀生死,弥切哀思。

  况烈士吉成马君,姓本系罗,原名讳鼎。烈绩素著,英豪性生。本荣县旧家,为蜀中英侠。乃者,愤东湖之拒汉,恨异种之乱华。奴隶人民,残杀忠义。社稷腥秽,华夏丘墟。怅金陵王气全消,置铜驼于荆棘;慨燕云版图未复,坤骐骥于盐车。顾慕洪杨,耻为曾左。欲复仇而雪恨,乃隐姓而埋名。作客十年,辞家千里。排斥专制,提倡平权。破浪南游,欲换出回天手段;掉头西顾,那堪睹故国河山!遂乃著祖逖之先鞭,渡江击楫;效班超之投笔,矢志从戎。几度誓师,未奏鹰扬之绩;一番被执,不忘逐鹿之思。却因争路风潮,爰起同胞革命。与烈士静安周君名南者,同请诸烈士来蔺征兵。恐操内室之戈,只手不持寸铁;愿作衣裳之会,入城弗见兵车。肝胆照人,精诚贯日。窃念安刘者必勃,岂容汉祚之倾;复楚者惟胥,直效秦廷之哭。殆可谓识时之杰,造世之雄者也。

  惜林人无识马,兵权付十八孩儿;变起闻鸡,溃围散八千子弟。以致十三君子,仅余漏网之苏生;百里孤城,几蹈覆巢之李燮。曹军赤壁,受降翰而见欺;赵据邯郸,因易帜而被陷。回忆黄花岗下,战血犹腥;那图赤水河中,覆车悬见!一朝殒命,千古含冤;胡羯未平,大星已坠。惨见丹心英亮,欲问碧翁;总教黄土长埋,应呼雄鬼。岳少保直埋冤于三字,问谁为斩奸佞之头?武乡侯未尽志于中原,使我痛洒英雄之泪!

  幸而陈涉首难,子婴数穷。顺昌之旗帜一挥,豪杰响应;垓下之楚歌四起,祖国重辉。元靼尽而明兴,新莽诛而汉复。休征揖让,唐虞之圣轨重逢;政谱共和,欧美之隆风日见。能不感大风而思猛士,对明月而吊孤魂?故人其无恙耶,何处访中兴马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