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蔺的辛亥革命

辛亥革命网 2021-12-08 09:07 来源:古蔺同乡会 作者:胡良伟 查看:

光绪三十二年,官立叙永中学堂正式开课,以李维汉为监督,招收叙永、古蔺弟子入学。古蔺籍学生周南、罗锐伯等多人,秘密加入同盟会。他们是古蔺首批革命党人,秘密从事推翻满清政府和封建帝制的革命活动。

  辛亥革命中组织众多,“兴中会”、“华兴会”、“华复会”等等,基本都是独立权力,后来虽然整合为“同盟会”,但基本未改变权力分散的现实;各派别几乎没有成型的武装力量,很多起义都是组织从外部往起事地区派进成员,然后联络当地的会党或地方武装组织起事;革命中,战绩优秀的战将寥寥无几。辛亥革命以推翻清朝统治为目标并达到了这个目标,但当时中国社会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深受多重压迫,发展畸形,既具有革命性,也具有其软弱性。

  古蔺同盟会革命党

  同盟会革命党人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官立叙永中学堂正式开课,以李维汉为监督,招收叙永、古蔺弟子入学。学堂教师,除地方宿儒李维汉、万慎子等科举进士、举人、秀才而外,尚有留学日本归来的马图(叙永人),四川同盟会领导人之一的杨庶堪(字沧白)杨沧白、向楚等同盟会革命党人,任永宁中学教员、校长期间,在该校学生中发展同盟会员。古蔺籍学生周南(静安)、罗锐伯(名坚,字大道)、成相鼎(绍铭)、王野若(名重贤,字子由)、张仲华、张渭高、肖若愚(名诚,号大智)、张瑞周、邓恒昌等多人,秘密加入同盟会。这些学生毕业后,有的考入成都、贵阳、上海等地高等学校,有的回到古蔺传播新思想,引领新潮流。早期,古蔺还有胡维概、余健光(水潦人),早年留学日本,在东京与孙中山、熊克武等歃血为盟,直接成为同盟会革命党成员;哥老会人物孔阵云,由留学日本归来的韩丽生介绍,在泸州加入了同盟会。他们是古蔺首批革命党人,秘密从事推翻满清政府和封建帝制的革命活动。

  保路同志会与哥老会

  1911年6月17日,川汉铁路公司在成都召开铁路股东大会宣布成立“保路同志会”,通电全国“破约保路”。四川全省纷纷响应,各府州分别成立保路分会,会员多达数十万人。人员众多、最为活跃的,当属袍哥会党——哥老会。哥老会声势浩大,力量雄厚,素以行侠义、专打人间抱不平自居。驻防四川官兵、无论是按外国军事新编制、训练有素的新军,还是旧编巡防军,乃至各级官衙办事人员,捕快差役,几乎已加入袍哥会党,并与社会上的袍哥会党和保路同志会相通一气。袍哥会党相对独立,各建“堂口”(称为“码头”),一切听从“龙头大哥”(也称“舵把子大爷”)指挥,为当时社会最大势力。地主豪绅利用其为保路充当打手,同盟会革命党加入其间,以图利用其力量发动武装起义,推翻满清政府。古蔺同盟会革命党成员孔阵云,就是哥老会的袍哥。

  赵尔丰剿苗沟后,取缔袍哥会党,查缴各“堂口”印信,古蔺哥老会转入地下活动。数年后,势力渐起。古蔺袍哥虽然不是名声显赫,却也各占“码头”,许顶山、肖暏卿的“仁字蔺永享”,游正建的“义字蔺永贞”,廖兴平、邱纪常的“礼字蔺永兴”,张银山“智字蔺永和”、“方字蔺永和”诸堂口,会众上千。

  宣统元年(1909年),吏、差、兵、弁人等,又筹建“仁字永信公”、“义字永义公”、“义字营义公”、“礼字礼宁公”、“智字文兴公”五个堂口。四川同盟会(成都)特别委派同盟会员张仲华回古蔺,组织发动他们参加革命。

  以张仲华为首的革命党人奉派回蔺后,与周南、罗锐白、成相鼎、肖若愚等革命党人进行革命组织工作,表面上以保路为名,公开联系袍哥会党,成立“保路同志会古蔺分会”。分赴镇龙山、太平渡、二郎滩、溪(皇华)、石宝寨、马蹄滩、赤水河、普站、德耀关、箭竹坪、田坝寨(彰德)等地开展活动,策反巡防军,宣传群众,组织力量、相机举行起义。

  古蔺辛亥独立

  古蔺“反正”独立

  1908年,古蔺县成立,永宁县治所迁古蔺场,更名“古蔺县”。三年以后,1911年(宣统三年),孙中山领导同盟会革命党发起辛亥革命。

  自从宣统三年八月(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后,重庆、成都、泸州、叙永相继独立。古蔺革命党人认为“反正”时机成熟,分头联络袍哥会党,策反巡防军,于11月27日(农历十月初七日)在古蔺县城发动“反正”。当天是古蔺场赶集,革命党人四面鸣锣,召集居民和赶集群众,集合于城隍庙院坝内召开大会,由革命党人罗锐白登台演讲,痛斥封建帝制和满清政府的腐败,宣布古蔺脱离清政府独立,成立古蔺革命军政府。推举声明参加“反正”的巡防军管带李晓清为古蔺军政府都督,地方乡绅、原毕节盐茶道许海鹏为副都督。革命党人甚至无一人参加“革命”军政府,他们只有一个推倒满清政府的空洞理念。古蔺军政府的大权,实际上由李晓清一人独揽。

  古蔺县满清知事高汝楫,本无实际势力,眼见风起云涌的同志军保路运动和“反正”事件,感到无可奈何,更不敢采取任何措施。大会上,高汝楫向军政府投降,当众呈交县印,离蔺还乡。古蔺虽然已组织保路同志军,却没能像其他地方那样与官府发生武装冲突,社会就显得相对稳定。古蔺的“革命”政权,就这样轻而易举“和平”建立。清朝在古蔺200多年的统治,就这样戏剧性地被推翻;原清巡防军管带李晓清与罗聘卿等地方豪绅、团总串通一气,为非作歹。

  会后,四乡保路同志军在袍哥会党首领率领下,整队进入古蔺县城,庆祝革命胜利。古蔺“反正”独立前后,一切并无两样。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