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护国军在周村

辛亥革命网 2021-02-05 10:13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李障天 张志中 查看:

1915年12月,袁世凯宣布改共和为帝制,1916年5月,革命党人吴大洲、薄子明举反袁旗帜,武装攻占周村,自称护国军。

  1915年12月,袁世凯宣布改共和为帝制,拉历史倒转,这激起革命党人和进步群众的愤怒声讨,蔡锷于云南首义,各地也纷纷响应。在这样的形势下,1916年5月,革命党人吴大洲、薄子明举反袁旗帜,武装攻占周村,自称护国军。

  吴大洲、薄子明领导的护国军自1916年5月进驻,到1917年1月收编,5月吴大洲下狱,先后计一年时间。现根据保存下来的详实的文字记载和当地群众的口碑史料,加以整理,将这一段史实记述如下:

  吴大洲、薄子明的前期活动

  吴大洲,原名吴廷桢,字佐周,改作舟,山东诸城坡里镇吴家庄人,曾留学日本,因博闻广识,善作海外奇谈,别人就送他绰号叫“五大洲”、或“吴大诌”,早期参加辛亥革命,为同盟会员。民国元年(1912)为山东省临时省议会议员,曾任烟台警察厅厅长,因涉二次革命嫌疑,与日照薄子明,诸城随即吾,广饶邓天乙等逃遁大连,并由大洲东渡日本,与总部联系。民国三年(1914)冬,返回青岛,从事武装活动。袁氏篡国,乃与革命党人广泛联系,筹集资金,购买军械,成立敢死队约百余人,欲于山东起事,响应云南发起的护法战争。

  薄子明,名守德,又名万德,子明是他的字,山东日照薄泉庄人,他是同盟会重要人物丁惟汾的外甥,17岁入山东陆军学堂,与同学数人加入同盟会,因张广建、吴炳湘受袁世凯之命残害山东党人,薄子明乃与同学于廷汾等迁至烟台,时胡瑛受命于烟台为山东都督、薄在督府任军政科员。民国成立,复入山东省军官养成所,后为躲避当局迫害,先到青岛,再与诸城吴大洲,广饶邓天乙,诸城随即吾等逃大连。民国3年(1914)冬,与吴大洲等返回青岛,继续革命活动。民国4年(1915)底袁世凯称帝,薄子明因与沂州防营军官有旧,密约反袁,计于青岛与吴大洲、赵光、尤超民、邓天乙等纠合敢死队,赴安东卫、岚山头登岸,奔袭沂州,以防营作内应攻而据之,再作进取。事定之后,购得风船一只,载敢死队沿海而南。不意船甫出港不远,风雨大作,不得进滞留小湾,为当地驻军侦知。大军来袭,敢死队奋勇力战。薄子明左胛负伤,趁夜退回青岛。时青岛已为日本占领,当局谋于日人,诬为盗匪。薄等被捕押,后得革命党人营救。出狱后,薄子明往上海见陈其美,委为岱南革命军司令。蔡锷于云南反袁起义后,薄子明再回青岛,民国5年(1916)春,居正主事山东,受命为革命军东北军总司令,据潍县、高密等地,委薄子明为东北军第一支队司令,便与吴大洲进占周村,武装起义。

  成立周村护国军政府

  民国5年(1916)5月4日,吴大洲、薄子明率47人奔周村,兵分两路,一路由薄子明率领攻市区,一路由吴大洲率领,攻东站与警察局。战斗两小时,子明一路先捷,旋将警察局攻下,俘获警佐赵俪生。

  周村既下,分兵据邮政、巡警各局,及山东银行、中国银行、商业银行。查封永孚当店及义聚、右厚堂两银号。当晚,于邮政局成立临时护国军政府,吴大洲为都督,薄子明为山东讨袁护国军总司令,尤超民为参谋长,邓天乙为民政司长,随即吾为秘书长,赵光为军需长,通电全国,宣告独立,致电靳云鹏迫其反正。吴大洲、薄子明各刻木质关防,径五六寸,大如国宝,并以“本军奉前大总统中华革命军大元帅孙命令布告”形式,出讨袁檄文,略谓:“袁逆篡窃,颠覆共和。我山东为礼教渊府,文物旧邦。华衮斧钺,尼父严乱贼之诛,土莽寇仇,子与著民贵之训。斯因民主学说,纲纪神州,而革命真精胚胎东鲁者也。乃共和缔造之始,袁逆乘机凭借城社北洋六镇,犹及山东,孙宝琦取消独立于前,周自齐逞厥淫威于后,山东遂为袁家私物。青岛一役,又令山东半壁卷入战云,登莱青济,俱罹烽火。身非匡胤,私希黄袍之加;时殊五代,窃袭敬塘之术。一纸条约,断送全国。而横征暴敛,取尽锱铢;瓜蔓株连,命同草营。五载以来,我山东所遭为尤酷也。本军奉命誓师,只与袁逆一人为敌,倘敢助桀为虐,则天诛所加,玉石俱焚,其勿悔。”当此之时,护国军意气高扬,气势豪壮。

  周村护国军的发展与扩大

  攻占周村,成立护国军政府,是整个护国战争的一个部分,立足既稳迅即向西南告捷,同时,迅即购置军械,招兵买马,扩充势力。不久,将所部编为五梯团,以赵德胜、李风岩、左光华、王其昌、吴季岚等为团长。西南护国军军务院委薄子明为护国军第八军军长,旁略附近各地,以壮大声威。

  5月10日,护国军袭据长山县城(当时周村属长山县),5月14日邻县邹平在县知事黄径藻授意下,由农会会长刘鹏龄,高小校长王青云,代表王立祃、张俊川、郝宝舒等出面,到周村欢迎护国军,许银饷1.5万元。次日,护国军进驻邹平,县知事黄径藻、警佐郑东阳等皆留任。5月19日占领淄川,委胡履初为县知事。次日,又攻桓台。6月8日团长王其昌(瑞五)率兵占据博山,以于子义为县知事。其间,虽有反复,如5月30日兖州混成旅第一团夺占邹平,接着又攻入长山。总的说来,护国军仍在不断发展,活动范围继续扩大。

  占据周村,压迫济南,意在控制整个山东。当时督军靳云鹏乃袁氏亲信,在全国群起讨袁。各地纷纷独立的形势下,心慌意乱,及闻周村护国军成立,急电交迫,更难安处。加之,周村吴、薄数派便衣入省城,暗枪乱射,炸弹数投,靳云鹏日夜惕厉,忧惧成疾,仓皇出走。为稳定山东,袁世凯急派张怀芝继其任。

  6月6日,袁世凯死,段芝贵调回北京,周村护国军又趁机扩充,兵员大增。将都督署与司令部分开,薄子明设司令部于邮政局,以贺对廷为参谋长,邹秉绶为秘书长,丁士杰为副官长,李明凯为卫队长,陈尚志为警察局长。将军队改为两个旅,尤超民为第一旅旅长,夏述唐兼第二旅长。不久,又改编为五个旅,薄子明兼一旅旅长,尤超民为二旅旅长,邵子峰为三旅旅长,王瑞五为四旅旅长,庄学文为五旅旅长,并以杨虎、黄复生、段亚夫、彭占元、刘冠三、于恩波、张傅一、张鲁泉、左汝霖、张瑞萱、葛哲生等为顾问。

  其间,护国军军务院副院长周应时到周村,与吴大洲、薄子明谋划扩军并进攻济南。当时济南守军第五师,多有王瑞五等军校同学,可潜为发动,煽其反正,拟采用里应外合方略,以成其事,乃派邓天乙,率王瑞五、丁天鹤等潜入济南。经过一段串连发动,邓电告周村守军多欲为内应,可速进军。吴大洲即请潍县居正派军支援,居正遣便衣队百人赴周村,吴集周村军合数百人编为周潍联军,仓促潜入济南,由邓天乙、王公爽指挥,分两路出击。一路攻城西大槐树防营,一路攻西关商埠各官署。原约五师内应者闻炮声同发。及战,炮声虽起,内无响应,两军孤悬,陷于重围,须臾溃散,此役王公爽战死,邓天乙幸以身免。

  此前,吴大洲曾上书陈其美,指陈方略,计划发动全省武装共图济南。其要点是:先据兖州,北依泰岱之险,南阻湖山之固,取济宁之财粟,军事可充;断津浦之交通,省城自震。次以两路兴兵,(自潍周沿胶济路而西和自兖州由津浦线向北)约曹州、东昌、沂州、烟台防营或按兵不动,或作响应。拟动员各地民团、大刀会、零散武装,计有郓城徐义部四千,张金钧属一千,张振东、王镇中部各八百,张良部五百,巨野魏德降部三千,丁从善属一千二百,靳福田部一千五百,金乡王德胜部五百,嘉祥刘祥印属二千五,郭安属二千二,王镇海属一千,王振山部五百,东平单梦勇属二千五,梁山宋德功部五百,滕县顾德麟属三千,合计兵力约二万五千人,而济南守军,主力南移,留城军警不过万人。以多击少,必操胜算。书凡四五千言,因计划庞大,组成复杂,未被采用实施。

  强制筹款与商民对立

  护国军反帝制,讨袁氏,顺应大势,无可非议。但吴大洲、薄子明在周村,既无补给来源,又无薪饷接济,而购买军械,扩充兵员,耗费甚巨,为支撑日用所需,只能仰仗于地方筹集,或通过商会强制摊派。加之吴、薄部队发展很快,泥沙俱下,鱼龙混杂,如东北胡匪、本地流氓无赖等,成员复杂,约束无力,军纪败坏,禁而不止,造成护国军与商民的尖锐对立。

  周村为商业繁盛之区,商贾云集,富冠齐鲁,最盛时“驾乎省垣而上之”。吴大洲、薄子明所以选择周村为举事地点,除了地理位置在胶济铁路线上,而又接近济南的因素之外,财源丰足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

  最重要和最直接的财源是银行。周村工商业的兴盛,促进了金融业的繁荣,当时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商业银行在周村均有分支机构,此外还有许多山西汇票庄(银号钱庄)和本地钱庄。库藏丰富,资力雄厚。如前所述,吴、薄军一入周村,银行银号和钱庄首当其冲,当天即入,得库存银元计15万余元,充作军用。

  最富有和最有潜力的财源是商号,商会是护国军筹款勒派的重要目标。因为所需数目巨大,又是连接不断,商会也穷于应付,护国军一方面不断地施加压力,商会一方面极力地逃避和抗争,以致互为仇敌,水火难容。

  护国军占领周村后,即告商会筹集银款二百万元。第二天,5月5日商会会长王遂善(字季良,清末进士)即召集会董张景瀚、吴延沼、丁毓騄等商议对策,因数额巨大,皆有难色,由王遂善出周村赴长山县城,谋于县知事蒋允仁,蒋慑于护国军之声势,怕引火烧身,不敢有所行动,于是商会派人与护国军代表邓天乙、马纪亭交涉,几经磋商,最后以交纳15万元定议,3日内先交5万元,其余10万元,限15日内交清。翌日,薄子明派人向商会(住准提庵)要车20辆,马30匹,商会诸人无力筹措,不能应,于是被兵包围。会董张景瀚逃遁,职员石廷对、文牍李书绩越墙走,会董吕守乾、局差蔡玉怀越墙时跌断了腿,会董吴延沼。丁毓騄被拘,会长王遂善因回长山圈头老家幸免。

  5月7日,薄子明率众20余人追捕王遂善不及,掳其兄王遹善和家仆林升,又过桃园将王的亲戚毛世桐兄弟抓走,商会没了人,筹款即落空,后经英国牧师高永福、益都人尹学聪出面斡旋,花费500元将人放出,条件是王遂善必须回村办事。

  过了两天,王遂善回周村,商会刚刚恢复活动。薄子明又传王至司令部,要商会交出潜藏的10支快枪,让原警佐赵俪生出面作证,并限3日内必须将15万元交清,王遂善说,枪支没有,缴款不能。薄子明去后,益都马纪亭纠合武装十余人,让宋玉林升堂审讯,以违抗军令重打王遂善数十大板,并予拘留。王只好写信给商号设法筹款,由鸿昌福等钱号凑集铜元两万贯运送军政府。到5月12日,好歹以铜元抵银元陆续凑足折合银元5万元,而10万元又将到期,马纪亭等一日三催,逼勒正紧,商会只得以谦祥、义兴公等40余家殷实商号名义去青岛借贷,由赵家珍、尹学聪、张岩青、盛渤颐等任其事。

  在运送铜元过程中,薄军于路抢夺,薄子明虽亲自出马镇慑,也无效果。薄子明又派人以搜枪名义到王遂善处搜家,拉走马一匹,骡四头,顺手牵羊,拿走现洋50元,纸币90元和衣服一宗,军纪不整,可见一斑。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