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背风云:唐才常的自立军起义筹备与《亚东时报》本《仁学》

辛亥革命网 2021-01-12 09:34 来源:文史拾遗 作者:张玉亮 查看:

120年前,由时务学堂创办者之一唐才常领导的自立军起义,揭开了武装反抗专制的序幕。尽管起义很快以失败告终,但革命的火种得以在当时探寻救国之路的仁人志士心中存留,并渐成燎原之势。

  120年前,由时务学堂创办者之一唐才常领导的自立军起义,给风雨飘摇的清王朝以沉痛打击,揭开了武装反抗专制的序幕。尽管起义很快以失败告终,但革命的火种得以在当时探寻救国之路的仁人志士心中存留,并渐成燎原之势。

  自立军起义在中国近代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但从筹划到爆发,严格算来也仅有两三年的时间。根据唐才常的亲属唐才质所撰写的《唐才常烈士年谱》,戊戌年末,唐才常返回故乡湖南浏阳之时,被守旧派围攻,头部受伤,休养月余才痊愈。从戊戌年末的如此窘境,到集结包括保皇派、革命派、会党分子、留日学生、江浙士绅等众多不同阶层和不同政治诉求的人员,掀起轰轰烈烈的武装反清起义,前后仅仅两年时间。这期间唐才常是如何组织筹划的,又经过了怎样的波折,其思想与行动在多大程度上体现和回应了其挚友谭嗣同的影响……本文试图就这些问题进行探讨,以倒叙的顺序,从唐才常在自立军起义前后的活动,到《亚东时报》编辑时期的工作,兼及《亚东时报》本《仁学》的特点与意义,回溯唐才常在自立军起义之前人员、组织、思想等方面的准备与筹划。

  子曰:三十而立。三十岁这个时点,是传统文化影响下知识分子心目中非常具有标志性意义和仪式感的时点。唐才常的挚友谭嗣同、梁启超都撰写过《三十自纪》性质的文字对自己的人生路径进行总结和展望。唐氏本人虽无此类文字传世,但他三十岁到三十三岁牺牲的这三年,确实称得上轰轰烈烈。这一点,与三十岁时宣布与“旧学”决裂、自号壮飞的谭嗣同非常相似。

  正气会,自立会,中国国会,这三个重要的组织,是唐才常己亥、庚子之间积极奔走的成果,是自立军起义的组织基础。而这三个组织之间是什么关系,其间又有怎样的纠葛和风波,学术界说法不一。这里根据见闻进行简单梳理。

  1.正气会

  根据桑兵先生考证(见其专著《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北京大学出版社2015年1月第2版),正气会成立于1899年12月24日。这个组织与兴中会在长江中游结交会党所成立的兴汉会关系密切,毕永年与林圭在其中起到重要作用,会党首领张尧卿、辜人杰等与林圭由此加强联系,为后来的自立会和自立军起义打下一定基础。

  在正气会中,唐才常任干事长。以得到康有为支持,经费有着落,名声显赫,会党纷纷加入,且有日本人参与其间。(只是后来日本方面的意见也有所分化,详见后文)。后为避免与汪康年派的摩擦,唐才常将干事长的职务让于汪派的叶瀚(字浩吾)。

  2.自立会

  为避免矛盾,唐才常避开已占据中国国会领导权的汪派,自行经营自立会。自立会主要任务为联络会党分子,发放富有票等,汪康年等对此并不知情。惟其如此,在发现唐的活动后,汪派更加不满。

  3.中国国会

  因汪康年代表的江浙士绅派不满于唐才常的自行其是,汪唐矛盾进一步加深。1900年7月,中国国会成立,此时汪派已占据主导,“竹林七贤”中的四位皆为汪派。但会长容闳支持唐才常,加剧了汪、唐两派的矛盾。唐才常利用中国国会名义继续筹备武装起义。8月起义爆发,被镇压查禁后发现的关防,有“中国国会自立右军总统”,赵必振《自立会纪实史料》记载,带有“中国国会”字样者8种。

  贯穿始终的汪唐矛盾,根本上不是缓急之分(联络疆臣徐图改革与武装反抗政府)、南北之别(北上勤王与南方自立),而是来自人事纠葛,其中关键人物是康有为。这是因为:(1)戊戌变法期间,康有为一派利用得到光绪青睐来压制汪康年,欲夺取《时务报》控制权;(2)汪康年于戊戌年初接触孙中山,康有为以帝王师自居,与孙中山划清界限;(3)汪康年堂兄汪大燮后来参与到孙中山与奉旨赴日刺杀康有为的刘学询的密谋中。

  以上简单梳理了己亥、庚子之间唐才常的起义筹备,从中可以看出,此时的他已经具有了相当的人脉资源和活动舞台。这些条件的陆续到位,与其参与经营的一份报纸密不可分,这就是《亚东时报》。

  一、戊戌己亥之间的唐才常与《亚东时报》

  1898年9月,唐才常得谭嗣同电召赴京,行至汉口而政变爆发,挚友死难,唐才常悲愤异常,誓继亡友遗志。10月31日,他与毕永年赴日,先后会见流亡海外的康、梁与孙中山。11月15日,唐才常回国,返乡时被围殴。根据其弟唐才质《唐才常烈士年谱》记载:

  公归国以后,复回浏阳省亲。将抵家门,道经枨市,为顽固派邹某得见,纠无赖多人围殴之……左额已为铁尺击伤,在家养息十余日始愈。不敢再经长沙,乃绕道江西,折往上海。

  自此,上海成为他从事革命活动的策源地。在上海,他参与了日本人创办的《亚东时报》的编辑工作。

  《亚东时报》是由日本人创办的中文报刊,存续时间不足两年(1898年6月25日创刊),但因正值戊戌至庚子这一晚清政局变动最为复杂的时段,素为研究者重视。戴海斌先生根据前人研究成果,将对《亚东时报》的研究推进了一大步。此处不敢掠美,仅就其中涉及唐才常的史实,据其研究成果略为揭橥。

  1899年1月31日,《亚东时报》第5号开始刊登《仁学》(此号刊登者仅《仁学自叙》),唐才常本人著述也首次刊发于该报。这可以看作唐才常与《亚东时报》产生联系之始。据汤志钧、戴海斌等学者考证,唐才常深度介入《亚东时报》编辑工作在第6号(5月4日出版)。他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得以打开局面,从回乡都被打击到在沪上结交各方力量,《亚东时报》编辑时期的积累是其中重要因素。

  (一)结交同志

  1. 5月23日,宋恕于日记中记载,“始识佛尘于亚东馆”。

  2. 《章太炎自定年谱》:“七月,返至上海。识康氏弟子唐才常,才常方纠气类,期有大功,士人多和之者。”这里的“期有大功”颇为耐人寻味,虽然尚无其他材料更为细致地反映在此期间的活动,但此大功显然不局限于报刊经营。

  (二)联络日人

  田野橘次,此人后来深度介入了正气会的活动,是日本方面的激进派,有《最近支那革命运动》(上海新智社光绪二十九年本)载:“予与同志林唐述偕发于神户,尚有四人十日前已先发。越日本海于一睡之中,到埠头时,唐君与张通典,相俟已久。由是始得唐君。”他自述来上海后寄宿在唐才常寓所,两人过从甚密。

  白岩龙平,此人是《亚东时报》的出资人,为大东汽船会社的创办者,后因更注重实业发展而反对唐才常、田野橘次等人在湖南从事过于激进的会党联络活动,导致唐与《亚东时报》疏离。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