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佳木:关于党执政后还要不要革命以及当今时代的性质问题

辛亥革命网 2020-11-03 13:44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7年第1期 作者:朱佳木 查看:

对于我们党现在究竟是革命党还是执政党这个问题,笔者认为准确的回答应当是:既是执政党又是革命党,是革命的执政党或执政的革命党。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有人说,我们党现在已经从‘革命党’转变成了‘执政党’。这个说法是不准确的。我们党的正式提法是,我们党历经革命、建设、改革,已经从领导人民为夺取全国政权而奋斗的党,成为领导人民掌握全国政权并长期执政的党;已经从受到外部封锁和实行计划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成为对外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领导国家建设的党。这里面并没有区分‘革命党’和‘执政党’,并没有把革命和执政当作两个截然不同的事情。……我们党是马克思主义执政党,但同时是马克思主义革命党,要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精神,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这个话,是毛泽东同志讲的。邓小平同志、江泽民同志、胡锦涛同志都多次讲过这个话,我也多次讲过这个话。”——习近平(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的重要讲话)

朱佳木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我们党否定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提出过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口号。在此背景下,“告别革命论”乘虚而入,甚嚣尘上。受这种论调的影响,又出现了要我们党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主张,其意思是,中国共产党已经夺取政权,革命任务已经完成,今后应当转换角色,多从执政的角度考虑问题,不必再考虑革命了。

  一、当今时代性质变没变的问题,与共产党执政后还要不要革命的问题,是两个紧密关联的问题

  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口号,真的等于我们党否定了共产党执政后还要继续革命吗?对此,党中央早在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决议》)中就做出过明确回答。《决议》指出:“绝对不是说革命的任务已经完成,不需要坚决继续进行各方面的革命斗争。社会主义不但要消灭一切剥削制度和剥削阶级,而且要大大发展社会生产力,完善和发展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并在这个基础上逐步消灭一切阶级差别,逐步消灭一切主要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不足而造成的重大社会差别和社会不平等,直到共产主义的实现。这是人类历史上空前伟大的革命。我们现在为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进行的斗争,正是这个伟大革命的一个阶段。”(《三中全会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下,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844~845页。)可见,我们党并没有因为否定“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口号,就认为自己的革命任务已经完成了,不再需要继续革命了。

  革命的概念有多种含义。有的指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革命”正是指这种意义上的革命,那当然是错误的。革命还有另外的含义,用先进的社会制度取代落后的社会制度也是革命。比如,我们选择的社会制度是社会主义,最终目标为共产主义,这相对于既有的资本主义制度来说,同样是革命。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革命理想高于天”,并说:“革命理想高于天。实现共产主义是我们共产党人的最高理想,而这个最高理想是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奋斗的。”(习近平:《做焦裕禄式的县委书记》,《学习时报》2015年9月7日。)显然,他在这里说的革命,就是指我们党执政后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同时,要不忘初心,继续为实现共产主义而奋斗。

  “告别革命论”者为了鼓吹他们的谬论,把我们党对当今时代特征的判断,偷换成对当今时代性质的认定,说什么现在世界已进入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因此不再需要革命了。这从反面说明,当今时代性质变没变的问题,与共产党执政后还要不要革命的问题,是两个紧密关联的问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