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调元集》勘误

辛亥革命网 2019-01-24 14:02 来源:《特立学刊》2018年第6期 作者:邓江祁 查看:

杨天石、曾景忠在其所编《宁调元集》中,对宁调元一些诗文的写作时间作了考订,但由于多方面的原因,他们的考订结果中也存在一些过于宽泛或讹误的情况。因此,很有必要根据有关史料,
  我国近代著名的民主革命家、宣传家、文学家和诗人宁调元于1913年9月英勇就义后,其遗著由傅尃、刘谦等人收集,经柳亚子等人整理后,编为《太一遗书》,按诗、词、文、 札记等体裁分卷排列,于1915、1916年陆续刊行。1988年,杨天石、曾景忠编《宁调元集》(以下简称《宁集》)时,将《太一遗书》列为该书的上编,并考订了其中一些诗文的写作时间,从而为准确理解宁调元这些诗文的内容,推动宁调元研究的开展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杨天石、曾景忠对《太一遗书》中部分诗文写作时间的考订也难免存在一些过于宽泛或错误的情况,对于全面、深入、精准研究宁调元及相关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均有不便。有鉴于此,笔者不揣浅陋,根据有关史料,对其中部分诗文的写作时间进行了重新考订和勘误,以使之更为精准,并考订了部分杨天石、曾景忠未作考订的诗文的写作时间,共计63篇。下面,按其在书中的标题和顺序,将这63篇诗文时间的考订情况予以刊发,以期对于广大读者正确阅读和使用《宁调元集》以及今后宁调元文集的重新修订工作有所俾益。
  1. 《狱中闻杨卓林被捕感赋(1907年)》[1]40《宁集》以此诗标题和内容将其写作时间订为1907年,似太宽泛。杨卓林被捕的具体时间虽然至今已难以确定,但据笔者查考,萍乡、浏阳、醴陵市政协合编的《萍、浏、醴起义资料汇编》中收有杨卓林及与杨卓林一同被捕的廖子良的供词,其中廖子良的供词中有 “(一九0六年)十二月十一日在(扬州)总机关部,卓林持一个铁球(杨自制的炸弹)与学生视”[2]139之句,而杨卓林的供词后有“十二月十六日夜杨卓林供” [2]138之字样,这样,可大致确定杨卓林被捕在公历1907年1月24日至1月29日之间。又查,宁调元1907年2月初押入长沙监狱后,前来探监的革命党人络绎不绝,并能阅读到当时报纸和杂志,因此应当在杨卓林被捕后不久就知道了此消息。由此可知,宁调元此诗的写作时间可订为1907年2月。
  2.《八月十五夜漫书二律(1907年9月22日)》[1]67《宁集》以此诗标题的有“八月十五”四字而将其写作时间考订为1907年9月22日,实误。第一,倘若如《宁集》所标,此诗作于1907年,那么此诗第二首中的“去年今夜重回睇,冷杵疏砧响隔墙”之句,就说明作者前一年(1906年)的中秋处于“冷杵疏砧响隔墙”(牢狱)的环境之中。但历史事实是,1906年的中秋节正值宁调元好友高旭与何亚希在上海结婚之日,当时正在上海编《洞庭波》的宁调元欣然出席其婚宴,并赠诗祝贺。这就证明此诗的写作时间不应在1907年。第二,此诗的末句为“遥念南楼诸伴侣,尔独何辜限河梁”,化用了曹丕《燕歌行》中“牵牛织女遥相望,尔独何辜限河梁”之句,表示对“南楼”朋友的思念,说明此时宁调元的朋友都在南方,而自己独自在北方。第三,据笔者查考,此诗曾以《中秋感咏》为标题、“大一”为笔名,发表在1910年中秋节后的第二天,即9月20日(农历八月十七日)的《帝国日报》上。经查,宁调元于1909年11月1日出狱,此时正在北京任《帝国日报》的总编辑,而1909年的中秋节,宁调元是在狱中渡过的。综合此诗发表的时间节点,诗中反映的地点以及去年诗人的处境等信息分析,我们不难推知,其写作时间应为1910年的中秋节,即公历1910年9月18日。
  3. 《题杨椒山先生狱中《苦阴雨》诗后》[1]81《宁集》将此诗时间考订为1908年,似太宽泛。经查,宁调元1908年5月16日致傅尃信中说:“《苦阴雨》诗,过原作远甚,无量欢喜。” [1]1986月又有二信致高旭,均言及其《苦阴雨》之诗及和作之事。[1]212由此可知,此诗应作于1908年5月初。
  4.《柬哀蝉(1908年)》[1]82《宁集》将此诗时间考订为1908年,似太宽泛。经查,此诗曾发表于1908年6月19日出版的《竞业旬报》第18期,署名大一。因此,此诗的时间可以其发表日期订为1908年6月19日。
  5.《再答哀蝉,用前韵(1908)》[1]83《狱中杂感四律(1908年)》[1]85-86《宁集》根据诗中内容而将此两件诗作的时间均标为1908年,似太宽泛。经查,此二件诗作曾发表于1908年7月9日出版的《竞业旬报》第20期,前一件原名为《接哀蝉手书并承和七律一章因再叠前韵以答之》,后一件原名《感事杂咏四章》,署名均为大一。因此,此二件诗作的时间均可以其发表日期订为1908年7月9日。
  6.《伤春五什(1909)》[1]95《宁集》将此诗时间订为1909年,似太宽泛。经查,此诗中的第三首(锦瑟抛残廿五弦)以《感怀》为题发表于1909年7月出版的《庄谐杂志(附刊)》1909年第二卷第1-10期,署名大一。因此,此诗的时间可以其发表日期订为1909年7月。
  7.《夜起书愤(1909)》[1]98《宁集》将此诗时间考订为1909年,应太宽泛。经查,此诗原名《书愤》,曾发表于1909年1月22日出版的《竞业旬报》第40期,署名大一。因此,此诗的时间可以发表日期订为1909年1月22日。
  8.《元日书怀,补和啸樵师(1909)》[1]100《宁集》将此诗时间考订为1909年,似欠准确。查此诗标题为《元日书怀》,点名了作诗时间为己酉年(1909年)的元日。元日即每年农历正月初一,农历新年的第一天。故此诗应作于己酉年正月初一,换成公历即为1909年1月22日。
  9.《点绛唇(1908年)》《如梦令 感事(1908年)》《桃源忆故人(1908年)》[1]157-158《宁集》将此三词时间订为1908年,似太宽泛。经查,此三词曾发表于1908年7月9日出版的《竞业旬报》第20期,署名大一。其中,第一阕原名《感怀 点绛唇》,且第一句不是“棘地荆天”,而为“地老天荒”;第二阕原名《虞美人 感事》;第三阕原名《感怀 调寄桃源忆故人 寄哀蝉》因此,此三词的时间均可以其发表日期订为1908年7月9日。有学者以《如梦令 感事(1908年)》中有“帝子花衰还种,寄语东皇珍重”之句,便判断此词“当是为光绪驾崩、溥仪登基而作” [3]193,但光绪帝死于1908年11月24日,显然是对此词的误读。
  10.《祝天梅结婚(1906年)》[1]119《宁集》将此诗时间订为1906年,似太宽泛。据笔者查考,高旭与何昭(字亚希)于1906年10月2日,农历八月十五日中秋节在上海举行新式结婚仪式。此时正在上海编辑《洞庭波》的宁调元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并赋此诗以为祝贺,且诗中有“鹊桥佳会恰中秋”之句。故此诗应作于1906年10月2日。
  11.《简天梅(1906年)》《再叠前韵(1906年)》[1]119-120《宁集》将此二诗时间订为1906年,应太宽泛。如前所述,高旭与何亚希于1906年10月2日在上海结婚之日,宁调元献有贺诗。对此,高旭即有和诗奉还,而宁调元先后又分别作《简天梅》《再叠前韵》回赠,其中前作之序中有云:“前寄四诗,承以原韵相答,谨叠前韵,以谢盛意。”由此可知,此二件诗作应作于1906年10月。
  12.《唐守蹈江死,诗以哭之(1907年)》[1]123《宁集》将此诗时间订为1907年,应太宽泛。据笔者查考,1907年11月5日《广益丛报》上刊有《感事》(一呼一吸一障碍)一诗并有序,悼念因不满清政府专制统治和国内政治、实业腐败而在黄石港投水而死的醴陵籍留日学生唐镇礎,署名太乙。笔者还发现,《宁集》中此诗只有诗的部分,而缺序的部分。宁调元在《广益丛报》上发表的此诗则有序,其中记述了唐守楩1907年8月26日(农历七月十八日)投水而死的原因及经过,并说:“越十有二日,噩耗达湖南,予闻而悼之……感慨而赋之……”由此可知,宁调元“越十有二日”“感慨而赋之”之日即为1907年9月7日。[4]因此,此诗应作于1907年9月7日。
  13.《哭禹之谟烈士二十首(1907年)》[1]123-124《宁集》将此诗时间考订为1907年,似欠准确。据笔者查考,宁调元在一九0七年五月二十七日记事中记述了禹之谟被捕、受刑、就义的情况,最后写道:“是日成《悼禹烈士诗》二十章。”可见,此诗应作于一九0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即公历1907年7月7日。
  14.《哭杨卓林武士二十首用前韵(1907年)》[1]125《宁集》将此诗时间订为1907年,似欠准确。经查,杨卓林于1907年3月20日就义于南京,而此诗有自注云:“去岁十一月一日,与卓林分手。”如前所述,宁调元1907年2月押入长沙监狱后,前来探监的革命党人络绎不绝,并能阅读到当时报纸和杂志,因此应当在杨卓林就义后不久即得噩耗,故此诗的写作时间应订为1907年4月。
  15.《吊秋竞雄女侠十首(1907年)》[1]127《宁集》将此诗时间定为1907年,亦欠准确。经查,秋瑾于1907年7月15日就义于绍兴,而此诗有自注云:“去岁十一月十八日与女士握别。”可知,秋瑾被害后不久,宁调元就通过前来探监的革命党人得知噩耗而作此诗。故此诗的写作时间应订为1907年8月。
  16.《自题画帐三绝》[1]131-132此诗原未署日期,《宁集》亦未考订其时间。但笔者于1910年6月7日出版的上海《民声丛报》杂志第一卷第2期上发现登有此诗,署名大一。再查,1910年7月,宁调元曾致信高旭说:“弟今年来未作一词,诗仅十余章,……付上《都中感咏》及《题画帐》诗数首,望有以正之。”[1]221可见,此诗应作于1910年7月以前。因此,此诗的写作时间可以其发表日期订为1910年6月7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