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秋瑾的男女平等观及其实践

辛亥革命网 2017-06-23 13:38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邵田田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秋瑾是我国近代著名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中国妇女解放的旗帜,她为谋求妇女自身的解放,提出了一系列妇女解放的思想,这是中国妇女解

  秋瑾是我国近代著名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中国妇女解放的旗帜,她为谋求妇女自身的解放,提出了一系列妇女解放的思想,这是中国妇女解放运动的宝贵精神财富。本文仅对秋瑾的男女平等:观及其实践作一探讨。

     一、批驳男尊女卑,主张男女平等

     两千多年来,强加于中国妇女身上的封建纲常礼教及男尊女卑、重男轻女等恶俗陋习,使妇女蒙受了巨大的屈辱和痛苦。作为女性,秋瑾对此有着深切的感受,因此,她强烈反对男尊女卑,主张男女平等。

     秋瑾认为,男尊女卑并无任何依据,“天生男女,四肢五官,才智见识,聪明勇力,俱是同的;天职权利,亦是同的”,根本没有尊卑之分,而是两千多年来,历代统治阶级制造并大肆鼓吹男尊女卑、夫为妻纲、女子无才便是德,使“重男轻女的风俗,男尊女卑的训语”,“成为一种牢不可破的例规”,用以“束缚女子、愚弄女子”。秋瑾概括了中国传统妇女悲苦人生:女子一生下来,就被“冷一眼、白一眼的看待”,没到几岁,就被缠足,以至于“每日只能坐在房中,不能动作”,“真正象个死了半截的人”。长大成人并无自主婚姻的权利,只能遵守父母之命、媒灼之言,嫁作人妇。从此,“要是遇着男人虽不怎样,却还安分,这就算前生有福今生受了”;如遇到不好的男人,则是“打骂凌辱常有事,宠妾凌妻多见之”。男人还可以一夫多妻,任意出妻、休妻,妻子却只能“从一而终”。而且女子从小就没有读书的机会,“读书专重是男身”。妇女失去了“出外阅历”、“出头做事”的机遇,让“男子占了优势地位”。秋瑾热情赞扬男女平等,认为欧美社会由于“并言男女平等”、“权利均一”,女子可以与男子一样,进学堂读书,从事各种工作,“人人自立”,受人尊重。“凡茶楼酒馆,如男子先坐,见女子须起立致敬;如坐车人满了,见女子入来,必须起身让坐。”因此,秋瑾认为,并非我国女子天生不如男人,而是由于男尊女卑及封建纲常礼教对妇女的束缚、压迫,才造成了男女权利和地位的不平等。她指出,“细想起来我们女子何曾弱才识同男一样平,若能读就书和史”,也同样能外出谋生和奉养父母。

  秋瑾还列举了许多中外历史上和传说中的事例,以驳斥历代统治者鼓吹男尊女卑的谬论。她在《精卫石》中写道:“古来奇才勇女无其数,红玉荀灌与木兰,明末云英秦良玉,百战军前法律严,虏盗闻名皆丧胆,毅力忠肝独占先。投降献地都是男儿做,羞煞须眉作汉奸。如斯比譬男和女,无耻无羞最是男。女子应居优等位,何苦的甘为婢膝与奴颜?”在这里,秋瑾将一切亡国之坏事都归结于男人所干,观点虽然片面,但却是她对男尊女卑传统观念的挑战。同时也说明秋瑾对男尊女卑观念的强烈不满,她在文章中怒斥那些言辞是“胡说”、“瞒天谎”、“荒唐话”,痛斥那些鼓吹者为“腐儒”,宣扬那些谬论的书本是“野蛮书籍”。

  二、树立自立信念,谋求平等本领

     秋瑾认为,我国妇女之所以在家庭中地位低下,其根本原因是妇女在经济上无力自立。妇女由于传统封建观念对身心的残害,丧失了自立,对男子产生了很大的依赖性,“一生只晓得傍依男子,穿的、吃的全靠着男子”。同时,“自己又看看无功受禄,恐怕行不长久”,就“讲究缠脚妆扮去媚男子”,而不去“谋自己养活自己的学问艺业”。这样,就让“有学问、有见识、出力作事的男人得了权利”,占了主人的位子。因此,妇女要取得与男子平等的地位,必须改变将自己的一生荣辱寄托于男子的旧观念,树立自立的信心,即“欲脱男子之范围,非自立不可,欲自立,非求学艺不可。”

     秋瑾认为,妇女要自立,首先应克服自身的自卑心理,树立自信心,“但凡一个人,只怕自己没有志气,如有志气,何尝不可求一个自立的基础、自活的艺业呢?”而获得自立的最重要途径是进入学校,接受教育。她认为女子通过必要的文化教育,就可以有服务社会、益己益世的能力。西方国家的妇女之所以能从事各种职业,是因为她们与男子接受相同的教育,“大家都入学堂的,教育无非彼此间,求得学艺堪自立,女儿执业亦同焉”。同样,中国妇女只要有机会进入学堂,学习文化知识和生产技艺,毕业后,也可以“做教习,开工厂”,从事各种工作,求得经济上的自立。

     妇女由于“人人独立精神足,不用依人作靠山”,既可自已养活自已,又能为家庭出力,必能获得社会和家庭的尊重,也就为自身的自由、平等提供了重要条件。“一来呢,可使家业兴隆;二来呢,可使男子敬重,洗了无用的名,收了自由的福。归来得家族的欢迎,在外有朋友的教益;夫妻携手同游,姊妹联袂而语;反目口角的事,都没有的。如再志趣高的,思想好的,或受高等的名誉,或为伟大的功业,中外称扬,通国敬慕”。

     1905年春,在日本东京的一名中国妇女蔡竟被丈夫遗弃,由于其为人过于“老卖无用”,生活困难。秋瑾不但为其募捐解决衣食困难,而且基于她对妇女只有取得谋生本领,获得自立,才能争取到自由平等的认识,在回国探亲时将蔡竟带到绍兴,送她入新办的绍兴手工学校,以期她一年后可自食其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