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风骤雨前演绎的凄美爱情

辛亥革命网 2021-05-07 17:11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宁翔 查看:

秋瑾和丈夫王廷钧是中国近代史上很有意思的一对伴侣。他们凄美的爱情无疑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尽管诠释可以有多种,但最多的还是过去对王廷钧这个男人的误读诋毁。

  秋瑾和丈夫王廷钧是中国近代史上很有意思的一对伴侣。秋瑾声名赫赫,一代女杰,万世敬仰。而王廷钧纨绔子弟,不学无术、面目可憎面目模糊。一百多年来,秋瑾丈夫以“猥琐男”“阴暗男”的形象,灰头土脸地蹲在历史的角落里,任凭世人在仰视秋瑾之余,对王廷钧这个“封建遗少”投来几丝轻蔑的余光。但众人皆知的决裂后,一次被遗忘的释然诀别,虽然让无数人泪目,但却鲜少有人为王廷钧正名。

  王廷钧在历史上,是个异常沉默的存在。作为湖南地方豪门子弟、岳麓书院毕业生、大清正二品官员,还是权相曾国藩的亲戚,他反常地没有留下任何诗文,连只言片语都难以寻觅,完全是“人以妻名”。其实,他相貌清俊,温文尔雅,有翩翩佳公子之誉,不仅如此,他还“颇有文名,最得父母的欢心”。

  他们凄美的爱情无疑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尽管诠释可以有多种,但最多的还是过去对王廷钧这个男人的误读诋毁,而实际上,他才是长期受到命运戏弄的那个人。隔了半个世纪后,她的庶母回忆起来仍说“当时夫妻感情还好”。

  01神冲老铺子王家与曾家的关系

  他们凄美的爱情故事,无疑是会绕不开湘乡荷叶王家与曾家两大家族曾国藩与王宝田之间的特殊关系。他们同是清晚期湖南湘乡荷叶人。曾国藩 (1811~1872),中国近代政治家、战略家、理学家、文学家,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王宝田 (1808~1907),辛亥革命烈士秋瑾公爷,富甲湘中的富绅。清代名臣曾国藩因长期以来,社会对其宣传褒贬不一。而荷叶富绅王宝田又因“蒸酒磨豆腐”而兴家致富成了“资本家”,王宝田孙媳秋瑾是革命者,因此文史资料存在不少失实,当然不能作为文史资料传世,很有必要交待曾国藩与王宝田这同乡同里两人的特殊关系。

  湘乡荷叶神冲处两湘两衡(湘乡、湘潭、衡山、衡阳)四县交界之地。“高嵋山下是侬家”是曾国藩《岁暮杂感十首》中的诗句,说的是其家居“白玉堂”屋后山的那边就是衡阳界,走到“白玉堂”,因看不到山那边的情况,犹走到了天的尽头。

  王宝田家居神冲街上,称神冲“老铺子”,曾国藩家居“白玉堂”,两家仅相隔三华里。白玉堂的人去往荷塘二十四都、永丰、湘乡县城必经“神冲老铺子”。王家是湖南望族曾国藩的远亲,王宝田是十五派子孙,他和曾国藩的亲外甥冠珪是同辈人,而且还是“五服”之内“堂兄”,按照这层关系,小王宝田三岁的曾国藩可称王宝田的表叔,王黻臣则要叫曾国藩表爷爷。王宝田之孙王廷钧,就是秋瑾的丈夫。

  道光初年(1821),曾国藩还处于求学时期,王宝田已是“男子十五当门户”一家之主,以“蒸酒磨豆腐”小本生意,走上自食其力的道路。曾国藩考中进士(1838),王宝田“三十而立”之时,继之又业“鱼盐杂货药材之大宗”,以信用闻名湘乡、湘潭、衡山、衡阳四县数百里,大家世族均与之往来,负贩者趋之若鹜。神冲老铺子王大兴,此牌号播扬远近,识者料其必发焉,家渐丰而大兴。而作为耕读之家的曾家举债供兄弟五个求学、借债赴京赶考,曾国藩“典衣买书”得一套《二十三史》,还从同乡易作梅知县处借银100两,经过苦读才考中进士。

  荷叶万山丛中,竹子丰富。当时荷叶盛产竹制的土纸,曾家在道光二十八年(1848)就在湘潭开设纸行,有“前店后厂”之说,足以补贴家用,曾国藩家族是受益者。连每年产多少纸、得多少钱白纸黑字都有记载。“席其胞兄黼臣公纸业,贸迁湘潭。”大约在咸丰末年至同治初元(1861~1862)之间,神冲“老铺子”王家也开纸行于湘潭,交易逐渐扩大。在道光末年(道光三十年1850),王宝田(42岁)与其长子黼臣(时年3岁,1847~1874)进入湘潭。

  王宝田长子王黼臣,谱名荣冕,字黼臣。次子王黻臣是清末举人(王廷钧之父),王黻臣则是在1874年25岁时迁居湘潭。黼臣和父亲王宝田一样是个大胖子,然其志向远大,经常说在乡村里不足以大富,同治十三年(1874年),乃谋迁移“金湘潭”求发展。其父王宝田仍带次子黻臣、季子协臣管理“王大兴“杂货店、药材旧业,所请工友多达20余人,“王大兴”招牌声誉更起。黼臣兼任上下采办,转运物资,一时经济活跃起来。王氏逐渐成巨富,黼臣实为先导。

  可天不假年,黼臣英年早逝,于同治十三年(1874)殁,年仅二十七岁,其弟黻臣其长子廷钺(王子介)过继,接其香火。黼臣两位妻子也是早逝。原配简夫人,是绍兴女儿,千里迢迢来了神冲。“贤而多才,事翁姑、相夫子,孝敬无违”。有吴越女儿遗风。对后嫁到神冲的秋瑾,对这位从未见过面的“伯娘”应闻“翁姑”谈到过。继配欧阳夫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母亲优良品质都占尽了。“王大兴”真的要“大兴”起来,离不开这些善良孝顺的女人。《王宝田夫妇合传》在结尾处曰:迩来女权发达,争夸树立,求其如太夫人相夫教子,有盛德而兼异能者,盖鲜。是所谓巾帼伟人也。“巾帼伟人”萧太夫人宣统三年才去世。

  王家虽然大富,不论是在湘潭,还是在湘乡荷叶神冲老铺子都享有很好的声誉,是个积善之家。每年捐给国家和地方的公益,以及扶贫济困,王家人自己可能也说不清。资料显示,光绪末年,湘潭醴陵一带大旱,湘乡荷叶塘神冲老铺子王廷钧的父亲王黻臣捐巨资后,又带动荷叶塘神冲老铺子乡邻,发动社会各界捐款,赈救灾民无数。更难能可贵的是,这种慈善义举,在王家是代代相承。王廷钧和秋瑾的儿子王沅德,在抗战时,捐给国家的资产也不计其数,湘潭由义巷的老宅也捐给了国家。

  02他们留给世人的婉约身影羡煞旁人

  初春时节,此时老铺子被连绵不断的雨水浸泡着,滴滴答答的雨声跌落在王家祖宅门前仅遗留的大石柱上,如细丝一般,将时间的光轮拉回到了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5月17日)四月初五,这一天,湘潭由义巷4号王家大院里灯笼高悬,锣鼓喧天,灼灼红光将几千平方米的庭院映照得如染在朱墨之中。门楼与客厅里,穿着长袍马褂、辫垂脑后的来客济济一堂,觥斛交错,相互寒暄。“体清腴,面皙白,有翩翩佳公子之誉”的他裹着红色长衫新郎服,喜上眉梢,等待红娇娘。

秋瑾男装像

  红轿之上,刚过双十之年的她朱唇皓齿,纤腰曼妙,转盼间双目有神,眉宇间不失英气。在一阵礼炮轰鸣与吆喝祝贺声中,被搀扶着路过门前石狮,跨过木质门槛,进入五开五进的两层砖木大院。三拜过后,独坐在大厅右侧厢房之中这个不寻常的女子,她看着红盖头外光晕闪烁的红烛,满是憧憬。

  她最初小字璇卿,是旧时女孩秀美温雅的名字。她是官宦千金,自幼天资聪颖,才气过人的她“幼与兄妹同读家塾,过目成诵……”“读书通大义, 娴于词令,工诗文词,著作甚美”。她是江南女子,祖籍浙江绍兴,吴侬美女的温柔婉约天下闻名,随便在历史上就能可以数出无数个,如繁星点点在天空。偏偏,她这江南女子不同于其他旧时闺秀,“好剑侠传, 习骑马, 善饮酒”,但那时她写的诗还是“一湾流水无情甚, 不送愁情送落红”“窗外草如烟, 幽闺懒卷帘,都是春闺缱绻、相思离愁……这些草长莺飞、闺怨清愁,透过历史的云烟去打量,不能说不动人。如果不是眼前这山河破碎,满目疮痍,这个女子留给世人的,大概会是她婉约的身影。

  他叫王廷钧,湖南湘乡荷叶老铺子人,是湘中著名富商王家之子。王家人素来好扶贫济困,积德行善,在当地湘潭、湘乡两地颇具声名。他性格很是温和平顺,熟读四书五经,通诗词歌赋。他7岁读私塾,10岁就读湘潭潭州书院(湘乡东山),14岁考入湖南岳麓书院就读,17岁入驻清廷国子监大学,18岁就任清廷户部郎中(升至四品),后官至清廷兵部侍郎。秋瑾的弟弟秋宗章曾说自己的姐夫“风度翩翩,状貌如妇人女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