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崎寅藏忆黄兴

辛亥革命网 2018-09-17 09:29 来源: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五辑 作者:宫崎寅藏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当唐才常发难之时,黄兴也想率领长沙方面的同志起来响应,因事败,遂冒生命危险来东京避难。但他毫不气馁,于明治三十六年再次潜入内地

  孙逸仙与黄兴初次会面

  当唐才常发难之时,黄兴也想率领长沙方面的同志起来响应,因事败,遂冒生命危险来东京避难。但他毫不气馁,于明治三十六年再次潜入内地,与宋教仁、刘揆一等商量,并联络哥老会头目马福益,图谋在湖南卷起革命风云。结果又失败了,大部分同志仅免身亡。黄兴则潜至上海,终被官兵所捕,经过九死一生,后得朋友相助获释,再一次冒险东渡日本。他到日本后,宋教仁、刘揆一也相继冒险来日本作客。他们在这里与湖南的同志们紧密团结在一起,并和广东的孙逸仙一派的革命学生联合起来,在留日学生中广泛宣传革命主张。到三十八年夏,孙逸仙由欧洲回到日本后,来我家里访问。他询问在日本的中国人中,有没有杰出的人物?我说:“仅仅两三年间,留日学生猛增。有一个叫黄兴的,是个非常的人物。”孙说:“那我们就去看看他。”我说:“我到他那里去把他请来吧!”孙说:“不要那么麻烦了。”于是,我们两人就一起到神乐阪附近黄兴的寓所访问。和我同住过的末永节,那时和黄兴同住在一起。到达黄寓时,我要孙逸仙在门口等一等,我推开格子门喊了一声“黄先生!”末永节和黄兴一起探出头来,看到孙逸仙站在外面,忙说:“啊!孙先生。”黄兴想到有许多学生在里面,立即作手势,示意孙先生不要进去;我们会意了,随即出门等待。片刻,黄兴、末永节、张继三个人出来了,将我们带到中国餐馆凤乐园。寒暄过后,彼此不拘礼节,大有一见如故之感。他们很快就开始谈起国家大事来。我虽然不大懂中国话,不知他们讲些什么,但是,中国的革命豪杰在此欢聚一堂,畅所欲言,使我们感到非常高兴。我和末永节互相频频干杯。大约有两小时,孙、黄两人专心商议国家大事,酒肴少沾。直到最后,他们才举杯庆贺。

  以孙、黄为首组织同盟会

  孙、黄二人的合作,推动了中国革命运动很快向前发展。当时,黄兴和宋教仁、张继、程家柽等协商后,决定开一个留日学生欢迎孙逸仙的大会。于是,用一个晚上,通知了各学校、各旅馆的留日学生,并选定饭田町的富士见楼开欢迎会。届时,到会的学生数不清有几千人光景,仅就站在门外的,大约也有一千以上,开会时间到了,先由宋教仁致了欢迎词,接着程家柽和其他几个学生作了演说,最后孙先生作了长篇演讲,会场上不断地响起掌声。这时,黄先生拉下了一点帽子,满脸笑容,为大会的成功感到高兴。这次参加大会的人有自费生和官费生两种,其中官费生占大多数,听了孙先生一席话,开始倾向革命派一边,有的官费生拿了官费,自觉无味,就跑到留学生监督那里,说从今以后我不拿官费了。学监情知大势所趋,亦无可奈何,说道:“只要你们自己不公开,我也不管你们的事,你们还是照样拿公费好了。”这样安慰他们,叫他们回去。所以“官费革命”这一句话,当时是很流行的。

  从这个时候起,黄兴等人的革命活动开始活跃起来了。他和各省重要人物商量,准备组织一个革命团体,须先开个筹备会。因为会是秘密开的,开会地点,颇费考虑。我家房子很狭窄,十仑人以上就容纳不下,不能利用。何处合适呢?经过反复商量,最后决定在内田良平家中开。届时到会的人数比预定的要多得多,屋子里挤得满满的。正开会时,突然“咚”的一声巨响,原来地板的枕木被压断了。革命同志都说这是推翻清朝的吉兆,大家不禁拍手欢呼起来。

  武装起义此起彼伏

  当时,学生运动对掀起中国革命的高潮起了重要的作用,不仅是在日本的学生,在欧美的中国留学生比起留日学生来,革命思想更为激烈。但两地留学生的奋斗目标是完全一致的。如前所述,哥老会、三合会和孙逸仙的兴中会已联合在一起,但新的和老的两个革命派别的思想却很难调和,现在重新组织革命团体,就必须搞好统一思想的工作。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哥老会、三合会的成员,大都是绿林好汉式的人物,与文人有些格格不入。“文人”一词,在他们是蔑视之词,认为文人只会纸上谈兵,实际做不出什么事来。学生派方面则认为这班“好汉”纯属不学无术之徒,对国家大事一窍不通,一旦发生大事,只能充当“走卒”而已。彼此常在背后互相讥评。因此要统一新老两派之间的思想,困难是很大的。事实上,四川、湖南、安徽等省一次又一次爆发的革命斗争,往往是学生奋勇当先,事败后,这些学生又都视死如归,从容就义。这些壮烈的革命行动,终于感动了老的革命派,使之深为敬佩,承认学生比自已有学问、有力量,只有听从他们的命令才对。这样一来,新老两种革命团体便逐步走向团结。

  从此以后,革命运动更迅猛地在各地开展起来,然而大都以失败告终。明治四十年十二月一日镇南关之役,是其中突出的一次。当时,孙、黄两位领导人并肩上阵作战,轻易地攻克了镇南关,池亨吉(日本人)也参加了这次战斗。遗憾的是由手缺少弹药,虽然攻克了,却不能坚守,终于被迫放弃。

  为攻打镇南关进行准备

  在攻打镇南关以前,孙逸仙、黄兴、胡汉民等革命领导人,在东京商讨了行动计划。镇南关,欧美人称之为第二个旅顺口。该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他们研究,认为有必要先联络那模附近的乡勇,以之充实先锋,方可取胜。乡勇头目黄明堂、何伍、李辉铿,接受了革命党人的委托,号召乡勇一起参加这次起义。清政府对乡勇感到很头痛。他们虽粗野,但非常勇敢。常赤脚露体,行军时间带干粮,吃的食物比日本的握饭还要简单。他们用一种方法吸青竹里面的汁,借以解渴。他们打起仗来都很凶猛敏捷,爬山涉水,行走自如,官兵为之很伤脑筋。他们一旦花光了钱,就跑进村去向官兵寻衅,官兵不能敌,只稍为抵抗一下就逃避了。后来索性用这种方法,对上面报告,就说情况危急,可能出大乱子,要求增拨军费,然后分一部分给乡勇,以换取停战言和。中国的事往往如此,上面来的款项,总是只分一半给乡勇,一半入了自己的腰包。乡勇也懂得,如经常到清朝官兵那里骚扰,官兵也会为难。于是,他们又转到与云南接壤的法国驻防军队那里去扰乱,发生冲突时,法军吃了大亏,有一队几乎全军覆灭。对方引为羞耻,只得将此事保密起来。最后法军还是以金钱平息了风波。由于乡勇一次又一次的打扰,法军也很感头痛。在这以前五六年,孙先生到了法属安南,和安南总督交了朋友。总督对孙说:“我有个难题(指游勇),您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孙说:“这事极易,只要你们默许我的部队过去,无需我自己去,就可以把他们征服下去。”总督说:“那就拜托您办了。”为此,孙先生派了一个人去说服乡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2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