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建致袁世凯、黄兴、胡瑛等人的函电(2)

辛亥革命网 2021-04-22 13:38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招远县政协文史委 查看:

山东独立取消后,张广建由藩司调升山东巡抚。这部分电文,就是他任山东巡抚期间,在袁世凯的授意下,与反动势力大肆勾结,破坏打击革命势力,镇压与屠杀人民反抗的请示、报告和相互联系的电稿。

  (1912年3月1日)致叶长盛电

  虎头崖叶镇台鉴:公密。艳电悉。招远、栖霞各节,尊见极中时机,已据情上请大总统示遵,除电胡瑛诘阻外,务必希转饬所部,扼扎原驻地点,严守以待,至福山防兵十一名携枪归来,准照例收赏示励,刘令在营襄办并照准。建,东。

  (1912年3月1日)致袁世凯电

  急。北京大总统袁钧鉴:甫密。前招远取印,文登拘官,继以栖霞告急,业经沁艳两电谨陈在案。顷接叶镇俭电:据李、岳二兵官报称:民军百余人,于二十五夜又到招远勒捐,并有议事会传单到新城。复接胡瑛电称:据栖霞人民禀告,尊处防勇进攻栖霞蛇窝泊,速饬该勇退莱州,等语。查栖霞蛇窝泊,本系我军驻守,何得指为进攻,且欲我军退驻莱州,其视线所集,不特虎视栖霞,即莱阳亦将蚕食。招远之事,称系开战时所派。今双方停进,已经旬余,何得有此兵马捐之举。似此种种设施,言行相背,若不明定约章,大局恐有决裂之虞,等情。窃以黄、胡二君复电止兵,词甚正当,而其烟、登大队,两入招远,占文登,逼栖霞,勒捐绅民,蚕食各属。我军原驻栖霞蛇窝泊之军队,彼反指为进攻;又电催我军退驻莱州。种种行为,与其复电饬军万勿前进之语,实背道而驰,用心亦可概见。若非拟定严重办法,失各属之人心,短三军之志气,狡谋倾复,广建一身不足惜,如大局何?即黄、胡二人果无他意,而卧榻之侧,相遇而来,其首领分歧,遵命又未能一致,终恐激为乱阶。应如何诘阻彼军及我军进止机宜,伏乞迅赐示遵。窃更有请者,胡瑛才气有名于时,与黄为至戚,其占据烟、登,本以掣直,东之大势,只以共和宣布,不得显其雄图,其心恐有所未甘。如或优礼胡瑛,调京畿以要差、俾就钧座范围,则东省可纾,大局可定。我钧座经权妙用,笼络群材,谨效千虑之愚,伏希采择。广建叩,东。

  (1912年3月2日)致胡瑛电

  烟台胡经翁鉴:经电群陈各节,计荷鉴纳。我公严饬军队,万勿前进一语,化纷纭为一致,布幸福于生民,极所敬佩。昨接叶镇电:据探称:民军百余人,于二十五夜又到招远勒捐,并有议事会传单到新城;又据探称:本月初三、初六即二月二十及二十三日,民军攻荣成、文登,拘官占城;又有攻栖霞之说。查确定共和,同室更无所争执。我公明达推诚,贵部恪遵公命,谅必不至如探报所云,再有入招远勒捐及逼荣、登栖霞之事。惟各属报警,人心惊疑,恐系土匪冒充,有损贵军名誉,敬请迅赐查复。东省素称多盗,为害地方,今南北一家,欲谋大局之公安,尤当以治匪为第一要著,惟恐两军相近,或以误会,致启衅端,已饬叶军扼扎栖霞,莱阳各属原驻地点,并请执事申令贵军扼扎黄县、黄山馆一带,万勿外出,以免传疑,是所至祷。建叩,冬。

  (1912年3月3日)致沪军先锋刘基炎电

  登州沪军先锋司令官刘公基炎鉴:初二电悉。以遵袁大总统电令为前提,以顾民军名誉为归宿,善哉我公之言乎,为得而讨论焉。一、尊电称袁大总统电命,凡为民国公敌,必为两方所共弃,招远土匪滋扰,叶镇不理,贵军遵命出兵剿除一节,查前奉大总统电饬,宣布共和,南北一家,双方军队一律停进,如有违犯,即是为公敌,等因。大总统之命,重在双方止兵。不愿同室操戈,彰彰明文;民军初次入招远,系元年二月十八日之事,在大总统电令停进,胡都督电复饬军勿进之后。胡都督电但谓前开战时,前军曾报称派兵至招远,并无招远剿匪之说。敝处亦未奉大总统许贵军出兵招远之明文。且招远管令,勤政爱民,士民爱戴,众口同声,该县至今官民相安,迄未另报有土匪滋扰。叶镇迭电述招远情事,方殷殷以招远人民为念,所称置之不理,实无其事。一、尊电称匪徒既靖,应急立民政署,维持地方,况招远本属登州府内,由光复登州者布署行政事宜一节。查共和一家,已公认临时政府,一切建设应俟袁大总统命令施行。袁大总统电各省令曰:文武各官仍旧供职。实无招远应改民政署之文,管令供职地方,本自相安,是遵袁大总统命令也,至称招远由光复登州者布署云云,其理尤为易明,共和未宣布以前,则汉满竞争,言光复可也;共和既宣布以后,则全国一家,言光复未可也。一、尊电称:对于贵军既未照会于前,更不电询于后,复向胡经翁诘问一节。查敝处迭奉袁大总统电饬军队停进与胡都督接洽,胡都督电亦称饬军停止进攻。民军初入招远一事,胡都督电称:前开战时,前军曾报告派兵至招远,现既停战,当再严饬勿得进攻,等语。敝处与胡经翁接洽,来往电商,亦遵大总统命令也,未便径达执事者此耳。一、尊电称勒印信并勒捐等语,系叶镇私图报复,事关民军名誉,亟应辩明一节。查民军于阳历二月十八日一入招远取印,于二月二十五日又入招远勒捐,叶镇系据绅民公禀转报,亦职分所当然。天下事惟一恕字可以推行,务希约束军队,恪遵袁大总统停进之命,以免民心惊疑,于民军名誉至有关系,请与我公平情释之,共和一体,无所用其争执,就事论事,统希亮察。山东巡抚张广建叩。江。

  关于张广建函电的说明:

  山东巡抚孙宝琦,在当时总的革命形势与山东人民反清怒潮的冲击下,被迫宣布独立。他一方面表示赞成共和,担任了山东临时政府督军;一方面又和清政府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对革命敷衍,为维护旧统治积极向清政府献计,阻挠和破坏革命。在这种情况下,袁世凯又特地密令其忠实奴才张广建、吴炳湘暗中活动,以收买、利诱、威胁、拘捕等手段,进行破坏和镇压,使革命受到了很大的损害,不久山东便取消了“独立”。

  张广建字勋伯(又作勋帛),安徽合肥人。原以山东候补直隶州任铁路及电报等事多年,吴炳湘原为侯补知县,系聂士成旧部,两人均为袁世凯之旧识。山东独立取消后,张广建由藩司调升山东巡抚,他是辛亥革命期间替袁世凯镇压山东革命活动的重要帮凶。

  这部分电文,就是他任山东巡抚期间,在袁世凯的授意下,与反动势力大肆勾结,破坏打击革命势力,镇压与屠杀人民反抗的请示、报告和相互联系的电稿。

  这部分电文,主要反映了革命军进占招远的情况。当时烟台的革命军是北伐第四军。根据电文来看,革命军数次进占招远,但其他进占情况已无可查,只有刘克厚部占招一事较详。从电文也可看出,刘部进占招远震动颇大。

  电文还反映出,张广建一方面以“现南北共和”、“共和一体”、“全国一家”为幌子,诱劝革命军,“彼此政策既一致,勿庸再事准备战斗”,进行假议和(如致沪军先锋司令官刘基炎电);一方面又电令前军“剿办内匪,原与和议无涉,现虽停战展时,应应仍旧进攻,决斗施行”。充分暴露了张广建本来面目。

  电稿中,统治者对人民群众的反抗斗争,甚至把各地与革命军有联系的农民起义,有意地称之为“匪”、“土匪”,显然,这是对人民的污蔑。

  (本文函电由招远县政协文史委整理后提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