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建致袁世凯、黄兴、胡瑛等人的函电

辛亥革命网 2021-04-22 13:38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招远县政协文史委 查看:

山东独立取消后,张广建由藩司调升山东巡抚。这部分电文,就是他任山东巡抚期间,在袁世凯的授意下,与反动势力大肆勾结,破坏打击革命势力,镇压与屠杀人民反抗的请示、报告和相互联系的电稿。

  (1912年2月22日)致胡瑛电

  急。烟台胡经翁鉴:前奉大总统袁电令:宣布共和,双方停进,勿再相残,如有冒充前进,即视为公敌,早经一律遵照在案。兹据叶镇电称:据士人云:十八日有二百人占领招远县城。我军退至旁域,两不进攻,若所报果实,则彼军违约进取,不得不抵拒。等语。查两军遵约停进,系共和统一共同遵守之令,应请执事饬查有无兵队赴招远情事?是否土匪冒充滋扰?迅赐电复,除电大总统外,特闻。建,养。

  (1912年2月22日)致袁世凯电

  加急,北京大总统袁钧鉴:密,顷据叶镇电称:阳历二十一日,据李、岳两兵官报:探称:十八日有二百余人占据招远县城,如来攻如何对待?等语。查南北共和,两方军队自是一家,盛已照胡都督电指地点,饬我军退至旁城,两不进攻,若李、岳所报果实,则违约进取,势将渐逼新城,大局所关,不得不预为筹备,除确查另电外,请电诘胡都督,有无派队赴招情事;一面电请大总统电知胡都督遵约止兵,万一招事属实,相迫而来,究应作何对待,乞电示遵,并求我帅速派大员与胡都督速议善后事宜,以免愆延时日,贻误时机,火急。长盛叩。等语。除飞电该镇等遵照迭次电饬。宣布共和,双方停进,如再进攻,即视为公敌,竭力抵拒,毋再退后外,恳请电诘胡瑛,阻止前进,广建。叩,杩。

  (1912年2月23日)致袁世凯电

  北京大总统袁钧鉴:洪密。漾电敬悉。顷据叶镇电称:接李岳两兵官报告,并招远管令及绅商学界禀称:二月十八日,突有民军数百,入城盘踞,逼取县印,并迫经各界公举管令为民政长。越日带队忽去,城厢现幸粗安。等语。查黄县、黄山馆一带,民军指为伊之范围,职镇已经饬队退出。今民军反于黄境之外,进取招远,招远可取,孰不可取?若不指定地点,约定办法,大局殊为可虑,务请迅速派专员与胡商定接洽。事机日逼,万不宜迟。又据边令电禀:有党百八,元旦至招远捐银,未及取,初三早忽去,携县印许赎,密探甚确,已报叶镇,各等语。查双方军队,既已遵饬停进,今招远忽有取印勒赎之事。共和政体之内,岂容此等土匪扰乱治安,除电叶镇就近与胡瑛接洽协商外,谨请电胡瑛知照。广建叩,漾。

  (1912年2月24日)致黄兴电

  南京黄参谋总长鉴:漾电悉。前奉大总统袁电饬:宣布共和,南北一家,双方军队,一律停进,如有违犯,即视为公敌。等因。自系共和统一,共同遵守之命令。查叶军于二月十五日遵饬退出黄县、黄山馆,分驻新城、朱桥、莱州一带。迭次电致胡都督双方停进各在案。旋据叶镇电:据李统带及招远县绅商学各界先后电禀:十八日突有民军数百人入招远盘踞,迫各界公举管令为民政长,越日忽携县印而去,各等情。胡军驻黄县、黄山馆一带;叶县驻新城、朱桥一带。各守地点,两不侵犯,恪遵大总统袁命令,乃十八日忽有招远入城取印之事,商民惊恐;除电请胡君饬查外,加电叶军遵照停进,以维秩序而保公安,刻又奉大总统袁敬电:接胡都督电称:黄县各军早经一律停进,并得各司令电复遵办。前当开战时,前军曾有报告派兵至招远县,据叶镇所称,想系前开战时所派之兵,现既屡饬停战,决不至再行进攻,等语。希查照,等因。佇承明教,眷念生民,至深钦佩;共和一体,自无所用其争执,胡经翁推诚相与,可期永息干戈,仍希分电唐之道君、刘基炎君,共体我公至意,无任拳拳。张广建叩,经。

  (1912年2月27日)致招远管炳文电

  招远管令:据禀该县前次被扰失印情事,会绅杨枰等禀同前由均悉。该县公文准自行暂刊木质关防启用具报,并传谕绅民知照,以维秩序,而保公安。除电大总统外,此复,抚院,感。

  (1912年2月27日)致袁世凯电

  北京大总统袁钧鉴:洪密。窃以招远县于阳历二月十八日被占,取县印而去,业经祃、养、漾、宥各电呈明在案。兹据该县参事会绅董杨枰等三十三人禀称:招远距黄县八十里,僻处山隅,去岁十二月九日管知县莅任,突于本月初一夜,民军数百进城入署,将管拘守贴示安民,次日召绅议举民政长。绅等以管知县勤政爱民,公举为民政长,民军统领刘克厚认可,立逼管知县将印交出而去。据管令炳文禀同前由,叙之索印者,为沪军北伐先锋队参谋官兼第三营营长刘克厚云云。余与前次叶镇、边令各电大致相同。查该令到任未久,勤政爱民,颇得人心,民军骤占城垣,逼索印信,本非力所能抵,抑亦情有可原,惟民军入招远之期,实为民国元年二月十八日,即壬子正月初一日,确在共和宣布,两军奉饬停进之后,违犯命令,曲在彼矣。其逼索印信也,或不至如探称许赎之为,将以此为占据之据耶?既日共认共和矣,进兵边邑胡为者?既日共认统一政府矣,勒索印信又何为者?今文登又见告矣,本日英领施弥德,告广建以民军入文登甚多,适莱州守杨芾之电亦至,其电曰:文登县绅民邮禀:本地土匪勾结匪党,占地抗官,劫印勒捐抄家,乡民起义,克城擒匪,岳令被匪押去,县不可无官,恳委员带兵赴任,刻木质关防云云。窃查民军崛起,首领分歧,号含未能一致,然黄、胡诸人,迭电止兵,请阻叶军进行,以期共保和平。而伊之部曲,于登州、黄县而外,占城拘官,勒财扰民,往来未已,将听从耶?人民受害而不之救,各属将折入于彼军,长蛇荐食;山东危矣。将拒之耶?彼将强词夺理,致开衅端,一隅之争,大局系焉。再四焦思,惟有仰恳钧座速电黄总长、胡都督,申明共和宗旨,规定统一办法,保卫公安,黄急于治匪。山东除黄县、烟台、登州而外,倘有奸人肆扰,如前项拘官劫印,勒抄绅民等情事,即由我军痛剿,除暴安良,用昭大信于天下,全局乃可维持,除电饬管令暂刻木质关防启用任事,并饬司委员署文登县事外,谨陈愚见,是否有当,伏候钧裁示遵。广建叩,沁印。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