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昌首义为什么成功?

辛亥革命网 2021-03-22 09:47 来源:美篇 作者:罗时汉 查看:

值此辛亥革命110周年之际,我们有必要重温历史,廓清武昌首义为什么成功。

  今年是辛亥革命武昌首义110周年。

  2020年11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作出了关于举办辛亥革命110周年纪念活动的决定,强调指出,在新的时代条件下纪念辛亥革命,对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届时全国将举行辛亥革命110周年纪念大会等活动。

  辛亥革命的重镇在武汉,武汉是举世公认的首义之城。1911年10月10日发生的武昌首义及其后历时月余的阳夏保卫战,是终结满清专制的最后一战,也是捍卫民主共和的奠基之战,它使武汉举世闻名,展现了敢为人先的城市精神和可歌可泣的英雄气概。

  武汉是辛亥革命的纪念中心,也是辛亥革命的研究中心。值此辛亥革命110周年之际,我们有必要重温历史,廓清武昌首义为什么成功,从而讲好武汉故事,彰显武汉这座城市的英雄本色,助力提升城市文化的精神品格。

  一、武昌首义的定义及它包含的原因

  “武昌起义”的提法最早出现在起义第三天的1911年10月12日,革命党人发布的《黎都督通告各省城镇乡地方巡警电》:“为通告事:武昌起义,各省响应,雪仇之心,不约而同……”这说明从起义一开始,湖北革命党人就是以“武昌起义”相称的,从来不曾有过任何异议。

  那么为什么会有“武昌首义”这样的提法呢?它的来历何在?从一些历史资料来看,它应该来自于内,而不是外,即来自于参加了武昌起义的湖北革命党人。他们为什么要强调“首义”?其原因主要是辛亥革命以后湖北革命党人的地位一直不高,几乎与后来的民国政权无缘。而许多后来的国民党领导人为了突出自己的历史,利用他们的强势地位,更多地宣传他们参与的全国各地响应武昌起义的起义、易帜、自治等运动,把自己塑造成为辛亥革命的功臣,无形之中武昌起义被降格为辛亥革命的一个普通的部分。处于弱势的湖北革命党人为了突出自己,才不得不强调提出他们是辛亥首义者。张难先在《湖北革命知之录·后序》中说,“武昌首义,实维国魂,不有表示,直衣绣夜行耳,将何以扬国威而销隐患哉?所以首义纪念,乃整个国家之雄风,并非湖北一省之虚誉也。”正是表现了这种感受。

  110年以后,武昌起义仍然需要通过“首”字来强调自己。现在人们心目中的武昌起义就是辛亥革命,只有武昌起义才是辛亥革命的唯一的实体代表,武昌起义是辛亥革命的标志。任何史书,说辛亥革命就是说武昌起义,说武昌起义就是说辛亥革命,辛亥革命和武昌起义两者就是一回事。因此武汉是武昌起义的爆发地,也就是辛亥革命的爆发地,而不仅仅是辛亥革命的一部分(首义)的爆发地。尽管如此,这个“首”字仍可以更鲜明地突出这座城市气壮山河的首创精神及敢为人先的实践经历,同时也专指这座城市在辛亥革命的那场起义,而不被误解为此前或此后有过的其他起义。尽管从历史学的角度来说,武昌首义不是一个确切的表述。但在社会学的范畴中,它可能是更为准确的一种澄清、一种张扬,尤其对武汉这座城市是一种认可、一种嘉勉。

  二、武昌首义成功的诸多说法

  1911年4月,由孙文、黄兴倾尽人力、财力、物力所精心策划的广州黄花岗起义在几个小时之内就被清政府扑灭。革命党损失惨重,元气大伤,孙文痛心地说,“吾党菁华,付之一炬”。孙的支持者们认为,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才能再组织新一轮的有效反抗。当时,在国内外的大多数人看来,清王朝的力量远比它的反对派更加成熟、坚韧和强大,皇权尽管日渐衰弱,但仍然稳如泰山,帝制尽管千疮百孔,但仍然坚不可摧。的确,就连最精明的预言家也没有发现帝国将在半年之内走向灭亡的明显征象。然而,仅仅过了五个月,不可想象的事情终于发生。在湖北武昌,爆发了一场比广州起义发动得更仓促、领导得更薄弱、组织得更混乱的军事起义,可就是这样一场小规模的新军起义,却瞬间撬动帝国全局,立时各省骚动,群起效尤,局势变得不可收拾。泱泱大清国摇摇欲坠,终至全面瘫痪、土崩瓦解。

  殷忧启圣,多难兴邦。关于武昌首义为什么能够成功,也存在诸多说法。

  武昌首义,克集大勋。几乎一致认为行险侥幸,凭藉外在影响而成功。或谓由于广州黄花岗之役所激发,或谓由于四川铁路国有风潮所鼓荡,或谓由于上海中部同盟会之领导,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孙文学说》第八章“有志竟成”这样写道:“……按武昌之成功,乃成于意外,其主因在瑞澂一逃:倘瑞澂不逃,张彪断不走,而彼之统驭必不失,秩序必不乱也。以当时武昌之新军,其赞成革命者,大部分已由端方调往四川,其尚留武昌者,只炮兵及工程营之小部分耳,其留武昌之新军,尚属毫无成见者也。乃此小部分以机关破坏而自危,决冒险以图功,成败在所不计,初不意一击而中也,此殆天心助汉而亡胡者欤?”

  崇天意而非人事,本身就是革命党人的妄自菲薄。

  冯天瑜较早就回答这个问题:“有的评论者说,武昌首义成功,是由于湖北新军‘先声夺人’、‘成于意外’;有的评论者则仅仅将其归结为湖北地处形胜。但这些说法都无法解释如下现象——武昌起义吸引了那样众多的新军士兵参加,起义后的湖北军民又有实力抗击精锐的北洋军的讨伐……总之,认真考查一下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武昌首义决非一只从云端里掉下来的幸运之果。”

  时到如今,有必要来一次彻底的正本清源,提出武昌首义基本上是由湖广人独立自主的观点,以供各界商榷。

  一般公认的说法是,辛亥革命是以孙文为首的同盟会领导的革命,大而言之这是不错的。但事实上和实践过程中却是另外一回事,它可能如费正清所认为的,“这是一场大于它所有的领袖的革命,是一次‘没有真正领导者的革命’。”(费正清《剑桥中国晚清史》)革命的主体则是湖广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