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继尧与亲密战友(五)

辛亥革命网 2019-08-07 09:28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李开林 查看:

在唐继尧控制的地方,有些重要军官会莫名其妙地突然死亡,尽管人们怀疑唐继尧,但谁也没有权利去追查,军官之死就成了无头案件。

  十四、唐继尧与庾恩旸

  庾恩旸(1884-1918),又名泽普,别号墨江、枫渔,民国陆军中将,滇军将领,云南墨江人。留学日本时加入同盟会。参加了云南重九起义。历任云南军都督府参谋部部长、贵州军政府参谋总长,云南军政厅厅长兼宪兵司令官、靖国第二军总司令官等职,民国5年授陆军中将。

  庾恩旸是唐继尧的亲密战友,曾经写出《云南北伐军援黔记事》、《云南首义拥护共和始末记》、《再造共和唐会泽大事记》、《中华护国三杰传》等著作,大力宣传唐继尧在各个时期的丰功伟绩。庾在滇军中的地位高,长期处在决策核心层,一般的师长军长比不上他。1918年 2月18日在贵州毕节被勤务中士李炳臣行刺而死。【注:《滇军志·庾恩旸》,载《云南文史丛刊》1993年第4期,第122页】。

庾恩旸

  庾恩旸为什么被刺杀?勤务人员与他又没有深仇大恨,一个小小的中士干这种事,明显是被收买才刺杀的,那么刺杀庾恩旸的主谋是谁呢?

  此案发生后社会上就议论纷纷,怀疑的焦点很快就集中在唐继尧身上。认为唐用杀害同学的办法,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滇军将领高蕴华《护国靖国两役中遗闻轶事》写道:“唐继尧私人行为,更不足数。督滇时,专尚浮华,举佞错直,其警卫部队,改名佽飞军、翊卫队,封建思想异常浓厚。他人有者,尚可原谅,以再造共和,恢复民国之元勋,而以帝王仪式自慰,更不可解。如对同学庾恩旸之妻,居心更不堪问。后庾恩旸以参谋长要职,与唐同驻毕节,至为暴徒刺杀,终成无头公案,这又说明什么?”【注:载于1979年4月出刊的《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辑,第380页。】民国政府下令彻查庾恩旸被杀之事。结果,负责此事的唐继尧根本没有查出什么头绪来,成了一桩悬案。就这样,34岁的庾恩旸不明不白地死了。

  近几年只要在网络上搜索关键词“因老婆太漂亮,名将离奇死亡”,就能看到很多篇网络文章,把唐继尧暗杀庾恩旸的事情演绎得很生动。当然,这属于文学作品,不能作为史学论据。

  香港作家熊景明2018年9月6日在《南方周末》发表文章《人生不相见》 ,叙述其二姨外公是庾恩旸,二姨外婆钱维芬(注:庾恩旸老婆真名是钱维芬而不是钱秀芬),钱维芬后改名钱文琴。1963年在香港去世,葬回昆明。作者熊景明认为:“暗杀作为政治倾轧、消灭对手的手段,那个时代屡见不鲜。庾恩旸被刺,引起的揣测都与政治有关”。

  “与政治有关”这句话说得对。在滇军中,谁与庾恩旸有政治上的利害关系呢?在资历和级别与庾恩旸相似的军官中,没有哪个军官与庾恩旸有矛盾或仇怨,不存在同僚之间争夺权利的政治倾轧,唯一的暗杀主谋人就是唐继尧。

  庾恩旸喜欢著书立说,著有《中国对外三十六大军事家》、《云南北伐军援黔记事》、《云南首义拥护共和始末记》、《再造共和唐会泽大事记》、《中华护国三杰传》、《护国军神蔡公传》等,从他本人的主观愿望来讲,是对云南的头面人物歌功颂德,但是他就不想想,头面人物互相之间可能存在的明争暗斗和恩怨情仇。护国运动后,唐继尧要想夸功立威,攫取护国元勋第一把交椅,而你把蔡锷说成是护国军神,那么唐继尧又算老几?还能称为头号人物吗?仅仅这一点就犯了忌讳。

  庾恩暘虽然在《中华护国三杰传》里把唐继尧排在第一位,但又把蔡锷写为“护国军神”,这就使唐的排位产生了动摇。这还不算什么,脑火的是写书重提一件唐继尧不愿意人们议论的事:1908年同盟会发动云南河口起义,留日学生在东京神户开会,派人前往实力支援,而唐继尧持反对态度,以所谓“稳健主义”反对“激进派”,反对支援已经爆发起义并处于危急之中的革命志士,唐的行为与同盟会的革命行动相背离。事后一些积极支持起义的学生被革除官费,怀疑是唐继尧“禀揭”告密所致。庾恩暘写的《再造共和唐会泽大事记》书中,写了“禀揭”这件事。为了在同龄人中替唐继尧洗清卖白,于是加了一句:“历时既久,见其热忱救国,所为不类,前疑始解。”人们的怀疑并没有真正解除,只是时间久了人们基本上已经淡忘了这事。时过景迁那么多年之后,远在异国他乡留学时的事现在又被搜出来说,无异于揭老底抠疮疤,虽然作者的目的是为唐辩白,但实际效果却是越描越黑,使唐继尧心中的纠结总散不掉。

  还有一个问题,是关于护国第三军和挺进军的建制,唐继尧在护国运动中玩弄移花接木手法,把护国第三军总司令戴戡改编为护国第一军右翼军总司令,然后说自己要亲率第三军出湘。护国运动后唐继尧尧要攫取挺进军黄毓成的功劳,谎称挺进军是护国第三军第六梯团或第三梯团改编而成,而庾恩啺没有写挺进军由护国第三军第六梯团或第三梯团改编而来,仍在书中老老实实地写军队出征是护国第一军、第二军、挺进军,并且直接写挺进军改编为护国第四军。这白纸黑字成了唐继尧揑造重大历史功劳的绊脚石。

  最严重的问题是,庾恩暘长期以来成了滇军中地位仅次于唐继尧的高级军官,只要他有反骨,很容易就能取代唐继尧,这是唐继尧最不放心的,何况庾恩暘还敢把护国第三军列在自己名下:“后庾恩旸将第三军列为己名,全属捏造,并无事实,无非抬高自己,拉下蔡锷与己同列,荒唐甚大”【注:高蕴华《护国靖国两役中遗闻轶事》,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十辑,第377页】。在唐继尧看来,庾恩暘已表现出有异志,不及时除掉会使人寝食难安,若继续让他带兵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当唐继尧感到自己的权力地位受到可能的威胁,而且唐又对庾恩暘之妻钱维芬居心不良,怕庾恩暘醋意发作会来寻仇,遂利用勤务中士李炳臣行刺而死。唐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最后此案不了了之。为了平息庾家的仇怨,唐委任庾恩暘的四弟庾恩锡担任云南水利局长,

  唐继尧对权力的追求早已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代平黔乱”野蛮夺取贵州都督宝座的经历,对他之后的思想和性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拥有一个省最高权力地位之后,就时时怀疑别人有谋篡的不轨之心,在防备失权的卫冕意念面前,人性一碰就碎。

  十五、唐继尧与刘祖武

  刘祖武(1886-1922) 字继之,又字希周,昆明人,祖籍云南砚山县阿猛街人。1901年考入云南武备学堂,1904年留学日本,先入振武学校,后并入士官学校第六期学习。1905年加入同盟会。1908年毕业回国,参加云南重九起义和护国运动,建立了功勋。

  刘祖武诚实善良,关心民间疾苦,忠于职守,得到滇军官兵们的好评。唐继尧也认为他是个能干的人。护国运动中袁世凯通过英国人转致一个电报给第二师师长刘祖武,任命刘祖武为云南省长,并要求反对唐继尧。刘祖武接到此电后,即交给唐继尧阅看,表示心迹,这事说明刘祖武对唐继尧是非常忠诚的。1917年10月唐继尧暂时离开昆明,安排刘祖武来代理云南督军。

  刘祖武的仕途太顺当了,在师长及师长以上职位的资历太长了,几次处于云南权力的顶峰,这不能不引起唐继尧的忌惮。

  尤其是1921年顾品珍督滇时,请刘祖武代理云南省长职务。唐继尧对顾品珍恨得牙痒痒,而刘祖武居然敢去协助顾品珍料理政府事务。1922年初,唐继尧打回云南时,2月份顾品珍战死,年仅36岁的刘祖武2月份也突然死亡。唐继尧对参与顾品珍政府工作的其他十一名没有死的军官金汉鼎、朱德等人进行通缉追捕。

《云南公报》反映出总司令官顾品珍与代理省长刘祖武1922年1月还在省政府处理公务

《云南公报》还反映出,1922年1月顾品珍去宜良天生关指挥抵抗唐继尧的战事时,代理滇军总司令官金汉鼎和代理省长刘祖武在省政府处理公务

  懋勤轩三迤掌故保存着历史资料《民国十一年,云南代省长刘祖武颁布安民剿匪告示》,公布资料时介绍情况说:“民国十年,顾品珍主滇,制定了剿匪的政策,首先要消灭的便是吴、杨两部恶匪。杨天福被杨蓁诱骗擒拿,以危害国家罪公开处决。……次年年初,唐继尧为反攻云南,以密使赴滇,招安大小土匪以为内应,使云南剿匪困难加剧。为此,代省长刘祖武于一月二十九日岀示安民,以坚持剿匪政策。下图即其发往清水练实剿匪安民告示”。

 

  刘祖武在告示中写道:“匪首有杨天福,有吴学显,显然以杨匪凶悍不免伏诛,即便吴匪倖逃,终无死所,为匪结局盖可知矣……吴匪狡狯,假托唐军复滇之名,煽惑乡愚引诱入夥,此等情形往往有之,而其实唐公现将北伐,何尝有图南之举……本省长有地方之责,负人民之重,惟有严整兵团,痛加剿洗……”。

  从告示内容可以看出刘祖武剿匪的立场和决心,他为了加强剿匪声势而宣称唐公将要北伐而不图云南,可是唐继尧偏偏不北伐,而要收买吴学显这些匪徒打回云南。唐继尧与刘祖武的矛盾已经是非常尖锐了。

  刘祖武1月29日还在批阅办理剿匪告示的公务,2月就突然死了,奇怪不奇怪?当时白喉病主要是在滇南传染少年儿童,在昆明的省政府大楼办公的刘祖武并没有混迹民间,他真的是被传染白喉病而死亡吗?病死的说法,谁信啊!

  十六、唐继尧与黄毓成

  黄毓成(1884~1958),字斐章,1983年生于镇沅县按板井一个工商业者家庭。是云南辛亥革命和护国起义的元勋之一。曾任护国军挺进司令及第四军军长,屡立战功。他早年留学日本并加入孙中山领导的中国革命同盟会。解放后任云南省首届政治协商会特邀委员及省文史馆馆员。

辛亥革命时期的黄毓成

  黄毓成跟随唐继尧在滇军中担任将领15年,对唐继尧唯命是从,仁至义尽。只有一次顶撞过唐继尧,是在护国运动前,唐继尧紧张捕杀反袁的革命党人,当时滇军中下级军官酝酿的“促唐反袁四项办法”,其中有一项就是“唐如果不反袁则杀之”。为了扭转唐继尧拥袁称帝的立场,黄毓成、邓泰中、杨蓁这三个团级军官,一起在唐继尧办公室面对面地促唐反袁,唐继尧长时间不肯表态,黄毓成把手枪砸在桌子上说:“今日之事,要么你讨袁,要么你用手枪把我打了,没有其他的办法。”谈到半夜,唐继尧终于表态同意反袁。黄毓成之子黄清写道:“我曾经问过父亲:‘您曾说过,您天天向唐公陈说,请他决心讨袁。接着又说:实则唐公早已下定决心反对帝制。既然下了决心又何必天天去催他下决心呢,岂非矛盾?’父亲笑笑说:’天天催他下决心,是话的实质,至于说他已下决心,只不过是旧礼教对长官的隐恶扬善的修词罢了’。”【注:黄清《先父黄毓成谈云南发动讨袁经过》,载《云南文史资料选辑》第二十六辑,第175~177页。】正因为黄毓成对唐继尧真心实意地帮助,力劝逼迫和唐继尧反袁,使唐继尧实实在在感到滇军官兵的反袁决心,唐不敢违背军心。李烈钧和蔡锷到滇以后,唐继尧终于随大流反袁。唐没有被反袁大潮掀翻,应当感谢黄毓成等军官及时的力劝逼迫。黄毓成对唐继尧做到了推心置腹,肝胆相照。而唐继尧对黄毓成却处处挖坑,甚至派人暗杀。

  黄毓成率领的护国挺进军是云南出征的三支军队之一,战略上独当一面,在滇南保卫战中有显著功绩。护国运动后,唐继尧把护国挺进军渲染为由护国第三军的第六梯团或第三梯团改变而来,从而把挺进军的功劳转移到第三军名下。唐继尧又声称自兼第三军总司令,于是黄毓成的功劳就变成唐继尧的功劳,护国三杰的排名本应为“蔡锷、李烈钧、黄毓成”,唐继尧宣称自兼第三军总司令后,护国三杰的排名就变成了“唐继尧、蔡锷、李烈钧”。

  黄毓成(斐章)1918年退出军政界,居住昆明,1921年顾品珍派黄毓成任滇军驻广州政府军事代表,被唐派人到广州追杀,只好逃亡上海。

  黄梅先《黄毓成将军传》第94页记载唐继尧政变重掌滇政之事:“这次政变唐继尧成功了,但他也更深的堕落为反动军阀,为了肃清可能的反对自己的人,唐又先后杀了一批老同学如:谢汝翼(前些年被唐指使人刺杀)、刘祖武、庾恩暘等人。还惨杀了一批追随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中华革命党人马驤、郾仕周、崔文英、李梧、刘古愚、李成武等革命志士。

  因为黄斐章当面对唐说过不能反对孙中山先生的直言,唐也怀恨在心,撤消了黄的滇军军事代表之职,並派人暗杀黄。刺客两边讨好、要钱,把此消息,告訴了黄。黄斐章只得逃到上海,住在辣斐德路福康里。很多被唐追杀的滇军将领,都曾住在上海黄宅。朱德出国前也住在上海黄宅,朱德曾两次劝过斐章戒了烟(大烟)一起出国找共产党。的確,要割断旧生活、旧思想千絲万縷的联系確实是很不容易的,所以才出了个朱德元帅这位“半生军阀、半生红军”的伟人。朱德将军为寻找救国的真諦,面見过孙中山先生和共产党的首脑陈独秀先生。即使遭到陈的拒绝,毅然赴海外学习,在法国找到了周恩来,从此踏上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途径。再说黄斐章通过这儿年,对自己的老兄、老同学、老上级唐继尧的独裁腐化,看得更清了,“必须倒唐,才能使滇省,自己的桑梓之地,避免苛政”。

  俗话说,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唐继尧统治下的云南,充满了野蛮的丛林规则,与公平正义并不沾边。

  十七、唐继尧与佽飞军大队长

  唐继尧用封建帝王的威仪组建他的警卫部队,取名为佽飞军,军士身着洋枪洋服,红边高帽上有“冲天缨”,长筒皮靴,还带有一只方天画戟。依飞军大队的兵力相当于一个团,大队长相当于团长,而且比一般团长更有权有势,更接近于权力中枢。只有最获信任的心腹将领,才能当上佽飞军大队长。

  在唐继尧这个独裁者手下做事,必须小小心心,战战兢兢,绝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就危险了。“一天深夜,人们都已经熟睡了。在佽飞军的营房区,忽然响起‘噓、嘘’急促的哨声,惊醒了沉睡的官兵们。‘紧急集合!’‘紧急集合!’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队伍整理好后,立即出发,原来是进行野外演习。为争夺一座山头,演习的两支队伍从不同的方向,奋力向上攀登。大队长率领的一支队伍,首先登上了顶峰,在山顶上插上了饮飞军军旗,迎风招展。演习结束,东方开始发白,天快要亮了,队伍沿着来时的路线返回驻地。回到驻地后,有人吃惊地叫道:‘军旗不见了!’真的,为什么军旗不见了?大队长焦急地派出两名年轻的士兵跑步上山,寻找军旗,然而,山顶上也没有军旗。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也说不清楚。询问所有参加演习的人,都说不知道。只得向唐继尧报告,此时担任云南督军的唐继尧一气之下,下令把大队长枪毙了。同时任命大队附龙云为饮飞军大队长。……据刘淑清说,是龙云自己偷了旗子,陷害她的丈夫,自己当大队长。因此,刘与龙云结下了仇恨,曾收买刺客,计划刺杀龙云。后龙云任省主席,找到刘淑清,向她解释,旗子不是他偷的,问她有什么困难,送了她一大笔钱,这事遂不了了之。”【注:谢本书《龙云传》第34页,云南出版集团公司、云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3月出版】。

  军旗不见了,这算不得天大的事,再说也不是大队长故意造成的后果,可这个最获唐继尧信任的大队长,因此就被唐继尧杀掉,古人说的“伴君如伴虎”真乃金石之言。

  十八、唐继尧与林铁汉

  1922年8月,唐继尧手下的滇军军官林铁汉,因为不愿意遵从唐的命令去杀害革命同志,唐继尧就秘密杀害林铁汉。然后唐继尧向社会散布舆论说“铁汉坠金而亡”,欺骗铁汉周围的滇军官兵和社会舆论。若干年后人们看到《革命人物志》相关资料,才知道林铁汉是被唐继尧抓捕杀害的【注:台湾1973年出版《革命人物志》第十二集第220页,杜元载主编】

  唐继尧杀人如麻,嗜血成性。郭卫东《“打倒军阀”语境下的唐继尧之死》引用史料叙述:“其刚愎自用,为人骄横,目空一切,为非作歹,对部下不体谅宽厚,喜怒无常,‘性御下猛,其以事获罪者,必传见。果一见怒骂,则斯人庆更生矣;若气和而辞下,部下必请辞。略一旋踵,唐手一挥,枪自衣袋出,即血溅五步矣’。”【注:载于《军事历史研究》2015年第3期】。

  无论谁,要想赢得众人的信任与尊重,必须要有好人品。人品往往比才能更重要,厚德载物才能走得更远。良心比权力更珍贵,心地善良才能受人尊敬。人若不善,心若不正,即使大富大贵也会被人唾弃。唐继尧依仗权势为所欲为,干了坏事又伪装善良,总想逃脱人们的指责。他掌握着控制区域内的生杀予夺大权,心狠手辣草菅人命。所谓民主、法治、良知、道德等等观念,在他这里统统被扭曲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