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克强、蔡松坡两先生《荣哀录》

辛亥革命网 2019-04-08 10:24 来源:文史拾遗 作者:胡滔滔 查看:

长沙岳麓山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黄兴墓和蔡锷墓,原有许多碑刻铭文,今黄兴墓碑刻铭文早毁,蔡锷墓碑刻铭文虽存一部分在墓围围栏上,但大多已风化,字迹模糊。

  长沙岳麓山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黄兴墓和蔡锷墓,原有许多碑刻铭文,今黄兴墓碑刻铭文早毁,蔡锷墓碑刻铭文虽存一部分在墓围围栏上,但大多已风化,字迹模糊。为使这些珍贵的历史文献不致湮没,笔者从存世极少的、20世纪二三十年代刊刻的《黄克强先生荣哀录》和《蔡松坡先生荣哀录》中一一辑出,并予标点,以留后世。

  一、黄兴墓碑刻铭文

黄兴墓

  1.墓塔正面墓志铭:

  南纪维衡,上摩玄苍。厥生巨灵,恢禹之疆。

  发迹自楚,命畴大荒。行师龙变,阖开不常。

  广宣汉威,莫我抗行。小叶之虏,若炊而僵。

  国难未艾,神奸犹狂。元功中圮,何天之盲。

  中兴虩虩,宠赂犹章。頩怒歕血,瘼此献萌。

  死为鬼雄,以承炎黄。

  章太炎撰

  2.墓塔背面祭文:

  同盟人孙文等谨致祭于黄先生克强之灵曰:

  呜呼哀哉,夷夏之防。国家之纲,烈士之血。

  小人之舌,天降之殃。绝纲决防,有血已碧。

  有舌如簧,贪天之功。其炎熊熊,奔啸都市。

  击鼓撞钟,国有天子。歌功拜起,土崩瓦解。

  以惑当世,爱憎之间。若操斧钺,以逆乱顺。

  如鬼如蜮,小人道长。君子道消,巅之倒之。

  丧我人豪,呜呼哀哉。缅怀当年,汉地胡天。

  攘夷存夏,孰为之先。亦有圣贤,为国大盗。

  割裂诗书,异族是保。义旗一拂,君臣变色。

  老生小儒,诋为大逆。公与吾侪,如骖之勒。

  河山百战,乃有今日。曰在东京,刑马作盟。

  橐矢擐甲,以入国门。投鞭断流,河口惠州。

  众庶梦梦,谁与为谋。公与吾侪,声应气求。

  师期一误,蹶于虏酋。巍巍羊石,天南半壁。

  负海阻山,国之岩邑。公与吾侪,斩关而入。

  一夕黄花,染为血色。大猷皝皝,两湖三江。

  中部同盟,若纲在网。公与吾侪,逐北追亡。

  舆榇衔璧,旗门受降。六合既一,粤修文德。

  漏网吞舟,坐滋国贼。公与吾侪,陈师以出。

  一击不中,修其羽翼,申椒既夷,萧艾离披。

  功满天下,毁谤随之。悠悠海内,若成若败。

  玉垒初完,金瓯未碎。谁为长城,岳岳英英。

  谁树典型,炳炳灵灵。崎岖十载,天壤一人。

  怀此民物,以及友生。呜呼哀哉,尚飨。

  3.墓塔左侧遗奠辞

  黄克强遗奠辞

  维中华民国五年十二月二十日孙文、唐绍仪、章炳麟、岑春煊、李烈钧、柏文蔚、谭人凤、陈炯明、胡汉民等谨以玄酒菜香遗奠黄君克强之灵曰:

  呜呼哀哉

  洞庭以南,奇才所并。岷江之北,再大横庚。

  庚而农首,出言为屏。黄书噩梦,除惑解酲。

  旷三百年,遗兹典型。曾胡特起,忝尔攸生。

  烈烈黄君,允文伊武。忾是齐州,而戴索虏。

  内纠楚材,上告黄祖。趠行万里,瀛海奥阻。

  有械百梃,有众一旅。同盟初起,揉此兆民。

  义从荟集,郁如云屯。繄君材武,善循军人。

  智勇参会,叱咤扬尘。南暨赤道,西讫洮岷。

  东发受书,悉为当伦。乃临番禺,桀入其闉。

  死士七十,并命扣门。气矜之隆,天下归仁。

  赫赫黎公,振威江夏。寇如犬羊,义师弱寡。

  弹丸雨注,渚宫为赭。君自南岛,走集其野。

  坚守三旬,寇疲不暇。群帅反正,虏无扦者。

  南都草创,朔方假器。以彼孱夫,而歆帝制。

  潜志未伸,民赤小塈。林宋既鉏,戎心聿肆。

  秣陵兴师,三方凌厉。虽知败衄,新我民气。

  江河异味,唯麦与秔。文化既别,更为柔刚。

  孰是民气,而忘国常。如彼飞蝇,走热去凉。

  方君得志,扬威武昌。兵挫亡奔,詈语侊侊。

  呜呼哀哉!

  飘风骤雨,势不终朝。三岁克捷,亦覆其巢。

  遗发未剪,俊民萧条。如何我君,既竭贤劳。

  曾不宿留,以靖桀枭。国亡元老,江汉沮消。

  呜呼哀哉!

  乱流不澄,善人缄齿。闻君弥留,不谈国事。

  遗言满牍,伊谁所志。

  呜呼哀哉!尚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