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秋瑾的故事

辛亥革命网 2017-06-23 13:51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耿彦钦 查看:

我与秋瑾的故事说来已经有十年了。2007年8月,我在一个恍惚的夜里,探望星空,看到一位飒爽的女子向我走来,她叫秋瑾。

  今年的7月15日,是秋瑾就义110周年纪念日,此时此刻,有很多话要说。

  我与秋瑾的故事说来已经有十年了。

  2007年8月,我在一个恍惚的夜里,探望星空,看到一位飒爽的女子向我走来,她叫秋瑾。

  于是我与秋瑾便有了一种心灵的约会。有半年时间,都活在她的故事里。我查阅了大量秋瑾及秋瑾时代的历史资料。2007年12月28日我出发到杭州、绍兴、崇福、南浔、同里、北京等秋瑾生活学习工作过的地方走访。秋瑾学生、尹维峻的后人裘先生,秋瑾战友陈去病的外孙张夷先生,秋瑾盟姐吴芝瑛的亲属及后人等都给我极大的帮助,提供了很多宝贵的资料。特别是陈去病外孙、中国南社研究会秘书长张夷先生,素未谋面便寄来一大箱有关书籍,为我后来的的写作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2008年2月,我开始写作秋瑾传奇,到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前杀青,共计50万字。

  之后是一次次修改补充,继续走访并查阅资料。2010年冬,在省作协组织的作者与出版社联谊会上,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的王俊石书记拿走了书稿,并将书稿《剑胆琴心》作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重大题材项目出版发行。

  期间,北京导演于先生也看中了秋瑾题材,建议改编电视剧。三十集电视剧写完后,于导联络了福建影视公司谢先生运作,作为重大历史题材在广电总局立项,2010年,在总局通过了专家组的审查,2011年1月,获准拍摄并在广电总局网站公示。由于影视公司运作不利,到2014年,一直没有完成电视剧的拍摄。

  后来于导又与深圳一家影视公司的龚先生联系,龚先生亲自到北京运作该项目。我便把电视剧本发给龚的公司邮箱。龚先生看后乐意合作完成电视剧的拍摄制作。

  2014年9月,我亲赴绍兴,与深圳影视公司龚的代表经理李女士一起拜访秋瑾侄孙秋老师。争取秋老师作为秋瑾后人的项目授权。

  之前,我曾经把《剑胆琴心》书籍送秋经武老师批评。秋老师看后,多次电话给我说,你写的秋瑾多次感动了我,我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不容易动感情,这本书却叫我多次落泪。但是,也有不如人意的地方,就是秋瑾的丈夫王子芳,你写的他太好了,这点我不满意。

  对于王子芳的形象,我和秋老师多次讨论过、争论过。似乎谁也说服不了谁。那次去绍兴,还是因为这个问题纠结着。为了争取秋老师的授权支持,我和李经理答应按照秋老师的要求修改。秋老师当时签了授权书。后来我把修改后的剧本发给了李经理。

  以后又是一段福建和深圳影视公司之间的利益矛盾,作为编剧,只能在不断修改剧本中等待他们的谈判结果。结果是双方没谈成,拍摄再次搁浅。

  2015年11月是秋瑾诞辰110周年,我应邀参加纪念会。国庆节的时候,秋老师曾给我打电话,说绍兴市委市政府决定在纪念秋瑾就义110周年前,支持拍摄秋瑾电视剧。我当时立即给深圳的李经理打电话,汇报了这项事情。李经理也随即汇报给了龚智勇先生。

  接下来龚先生和李经理到绍兴接洽了秋经武老师,并与市委部门进行了接触,达成意向。之后秋经武老师给我打电话,说,感觉龚智勇要在编剧方面甩开你了,我觉得这不好,你要有所准备啊。

  果然,李经理联系我说,龚先生都是拍自己的创作作品,其他编剧的本子一般是不拍的。龚老师的意思是,公司有两个方案,一个公司买断剧本,原创编剧没有冠名权,稿费也要等开始拍摄后结算,但需开具增值税发票;一个是编剧参与创作,但不能是第一编剧。

  当时征求有关方意见,决定一次卖断。然而,这次联系后,龚智勇方面再没有音信。

  尽管如此,我一直没有放下秋瑾电视剧的修改完善。期间在南社研究会会议上,见到了秋瑾曾孙王女士,她给我看了很多前所未有的秋瑾及秋瑾婆家在湖南的资料,我感觉秋瑾在湖南的故事非常丰富,而我的小说和剧本在这方面有很多缺陷。应王女士之邀,我于2017年3、4月间到湖南,在王女士的陪同下,到长沙、湘潭、双峰、株洲等地实地考察走访,拥有了过去鲜有的大量历史资料。湖南人的慷慨担当令我肃然起敬。最主要的是王家的为人在历史史料、在湖南人眼里,是很好的,王家对秋瑾,也是有很深感情的。

  我决心还原一个完整的秋瑾形象,还原一个真实的秋瑾丈夫王子芳形象,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使命与担当。

  (作者系河北深州电视台原副台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