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秋瑾

辛亥革命网 2017-07-03 13:46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杜超 查看:

秋瑾和王子芳夫妻感情很好,有人猜测秋瑾是婚姻不幸福才会去革命,其实不然。革命者往往是受到最多的宠爱,当他感受到要与人分享这份宠爱时,他的梦想就出现了。

  我用了极多的时间和极大的精力占有秋瑾和王子芳的爱情资料。一路走来,我觉得世人对贾琏和尤二姐、武大郎和潘金莲(其实研究潘金莲和西门庆的更有意义,可惜至今没有机会拜读《金瓶梅》)、牛魔王和罗刹女的爱情存在有较大程度的误解。世俗意义上,婚姻期当然包括爱情期。诚然,爱情也可能与婚姻毫无关系。游离了很久,我想,是要进入谈谈爱情的正题了。

  大二去岳麓书院,大门前“门当户对”,我才明白,最好的婚姻大概要如此。秋瑾出身官宦世家,千金大小姐,私塾学习;廷钧出身商人家庭,富人公子哥,岳麓书院毕业。做媒的是曾国藩的长孙。这样的许配,大概刚烈的秋瑾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至于秋瑾的父母,我以为在当时,是十分开明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毕竟是当时婚姻的主流。还有一个细节,廷钧比秋瑾小四岁,典型的帅哥加暖男。先结婚后恋爱的家庭生活,原本是可以设想的。

  嫁到王家第一年,秋瑾生下儿子沅德。王家大喜,专门请人好生伺候。假如没有时代的特殊环境,秋瑾极有可能会成为一位养尊处优的大少奶奶,幸运的话,中国又会出现一位如同《再生缘》那般的才女陈端生。然而,革命的脉动刚刚孕育,秋瑾就准确地感受到了,而且紧紧地贴近这种呼唤。那种呼唤如此强烈,家庭的藩篱和婚姻的琐碎已经遮不住秋瑾睁眼看世界的眼光。

  秋瑾和王子芳夫妻感情很好,有人猜测秋瑾是婚姻不幸福才会去革命,其实不然。革命者往往是受到最多的宠爱,当他感受到要与人分享这份宠爱时,他的梦想就出现了。秋瑾舞刀弄棒,子芳潇洒笔墨,个性互补之间本可相得异趣。然而,所谓“女大三抱金砖”,亦妻亦姐亦母的秋瑾要对丈夫施加她自认为正确的影响了。

  夫妻之间的彼此影响或者彼此控制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我们总习惯用道德的高地去批评去批判一件事一个人。秋瑾如此伟岸,胸怀祖国,为什么丈夫就没有一点这样的气质担当?但我们不要忘了,我们不太遥远的祖宗,被逼逃难或者苟且偷生中就有他们的身影,那是一个欲当奴隶而不可得的时代。我们应该尊重王廷钧的选择,每个人都有不得不为之的理由,只要他的初衷不是去损害别人。众生皆苦,这是理解和包容他人的前提。

  此时的女侠秋瑾,欲感召夫婿,同作革命之志士。诚然,夫妻之间,志同道合的不在少数。然而,从古至今夫妻间相处的大忌在于,“我是对的,我这样做是为你好。”王廷钧曾抱怨:我生来就是少爷,八国联军不是我让他们来的,颐和园不是我要他们烧的,你就不能让我好好做少爷吗?“士农工商”,封建传统社会里,从商从来就处于排序的末端,秋瑾的优越感在此时表现出来了。

  《红楼梦》里,贾母用餐,谁来伺候?你会说当然是佣人。不是,佣人没有这个福气。那是谁?儿媳妇王夫人邢夫人,孙媳妇王熙凤李纨。这就是大家族的规矩。谁可以坐着?除了贾母,未出嫁的林黛玉和迎春、惜春、探春。所以,你会明白,封建传统社会是有多么严格的尊卑秩序。廷钧的母亲也就是秋瑾的婆婆性情暴躁而喜怒,全家都怕她。子媳在家,必须请安三次。若是发怒,长幼要跪着请罪。秋瑾性亦激烈,婆媳之间,积不相容。

  “可怜谢道韫,不嫁鲍参军”,多数研究者将其当成了秋瑾对包办婚姻的哀叹甚至反抗。秋瑾嫁进夫家,也会有一般女人的婚姻理想失望。谢道韫,东晋望族谢家的才女;鲍参军即鲍超,南朝人,才高八斗,心雄四方,但出身寒门,终其一生困顿不通。秋瑾绝没有贬低丈夫,因为谢道韫的丈夫现实里是王凝之,既有才情也是大官。谢道韫和鲍超并没有在一个朝代,大概秋瑾深感没有和廷钧生活在一个对话空间里而设想出一位可以与之对话的人物。

  五四以前的女性,除相夫教子外,传统意义上,她们是无法穿越家庭的藩篱去接触外面的世界的。那么,怎么排遣心中的喜怒哀乐?我接触到的有三种。如同《红楼梦》里李纨,恪守妇道寄希望于儿子,最终得偿所愿,凤冠霞帔得赐贞节牌坊。还有就是秘密结交好姐妹,说些贴己话,极致的形成《雪花秘扇》原型江华女书。还有一种,武陵源女子幻想白马王子会迎娶自己,在溶洞洞口苦苦等待,成为如今张家界旅游神奇的“一怪”。

  还有一类,区别于上面三种。这类女子特别有才华,但她们的才华很少被记录。曾经有微友不断提醒我,东坡的很多诗词出自于妻子朝云之手。而王朝云,原本是艺馆一名歌姬。倡和优,大概是文人骚客喜怒哀乐后的精神向往之处。当文人们大谈科举及第的荣光时,她们的一句脱口而出让这些才子们无比汗颜。宋代,文人之间还流行用三寸金莲当酒杯传递,这样的推崇或许我们今人已很难理解了。

  第一次看八十年代的电视剧。不是看到主角介绍,我大概真的认不出鼎鼎大名的汪明荃和谢贤,真是感慨,时光易老。抛开后人强加的一层又一层的使命,将秋瑾放回当时那样激荡变幻的大环境里,其实秋瑾毕竟也只是二三十岁的年华。生命如此美好,她也曾经闹过、笑过、忧过。那时的革命行为,只不过是不同于别人的生活方式罢了。相比而言,我还是很享受这种不说。

  (作者系共阅互借读书会会长杜超)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