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秋瑾

辛亥革命网 2017-06-23 13:55 来源:湖南文史资料选辑第1集 作者:王时泽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前清光绪末叶,我与秋瑾在东京相处两年,同在横滨加入三合会。现在回忆起她那种风姿英发的形象,有几件事还是记忆犹新的。,回忆秋瑾,

  前清光绪末叶,我与秋瑾在东京相处两年,同在横滨加入三合会。现在回忆起她那种风姿英发的形象,有几件事还是记忆犹新的。

  一九〇四年(清光绪三十年甲辰)阴历正月十八,我随湖南第二批官费留学生由长沙经上海赴日本。二月初到东京,官费留学生田星六等二十余人入弘文学院速成师范班,我是自费生,进了弘文学院普通班。弘文学院是日本著名教育家嘉纳治五郎专为中国留学生创办的,普通班按地区编班,我编在湖南班。在湖南班的同学,现在记得的有长沙杨昌济、陈朴,湘潭李傥、胡迈、胡彦博等。当时在东京的中国留学生很多,中国留学生会馆设在东京神田区骏河台,各省留学生都有同乡会的组织,在一省之中,有的还组织了地方同乡会(如湖南的湘西同乡会)。各种同乡会经常举行集会,参加者极为踊跃;并出版了一些刊物,如《浙江潮》、《河南》、《湖北学生界》以及湖南的《游学译编》等。湖南同乡会经常每月要开一两次会,大多租赁神田区锦辉馆为开会地点。在湖南同乡会开会的时候,我认识了刘道一。道一号炳生,系刘揆一之弟,当时是一个二十岁的青年,风度翩翩,口舌敏辩,在同学侪辈中非常活跃。我们年纪相若,一见如故,彼此过从极密。我初到东京时,住在牛込区道德馆(后来迁往神田区矢泽馆),道一每两三天必来一次;来则放言高论,往往废寝忘食。

  一九〇四年夏,秋瑾冲破封建樊笼,到日本留学,进了中国留学生会馆办的“日语补习所”初习日语。秋瑾是浙江绍兴人,每遇浙江同乡会开会,她必定参加。又因自幼随父入湘,与湘乡王廷钧结婚,故每次湖南同乡会开会时,她也都来参加,很快地就和刘道一、仇亮、刘复权等人相结识。我也是在这时候和秋瑾订交的。她虽然比我大九岁,但彼此意气相投,聚谈的机会很多。从谈话中知道她性情坚强豪爽,幼年时,从其父学通经史,工诗词,又好剑术,善骑马,十九岁与王廷钧结婚。廷钧之父在湘潭由义街开设义源当铺,积资巨万。婚姻是她父亲在湖南作州县官时所订的,迫于父母之命而非她所心愿。其咏谢道韫诗中有“可怜谢道韫,不嫁鲍参军”之句,可见她对于婚姻的不满。一九〇一年,清政府与帝国主义国家签订《辛丑条约》以后,大开捐官之例。王廷钧于一九〇二年进京捐官,秋瑾随他同游北京。当时正值义和团运动失败之后,她目睹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猖獗横行,清朝政府的昏庸腐朽,忧愤填胸,决然以救国为己任。经过长期的思想斗争,又加以京师大学堂日籍教授服部博士之妻极力称道日本女学之发达,就决计突破家庭阻力,东渡留学。

  就在和秋瑾认识后的这年秋天某日,刘道一来到我的住所,说,现有孙中山所派的冯自由、梁慕光等在横滨组织革命团体,以推翻清朝、恢复中华为宗旨,秘密邀集同志参加。道一问我是否愿意参加,我表示同意。这个团体叫什么名称,此外还邀了哪些人:道一当时没有对我明说。过了两三天,我们即由东京乘车到横滨。我住在李植生家里(李系广东博罗人,精工化学,善制各种炸药,在横滨教留学生制炸药时,我曾从其学习),道一则住在冯自由家。冯自由见我们来了,表示非常欢迎,并约定某日晚饭后在南京街(横滨一条街道的俗称,中国人聚居于此)某广东商店后进举行入会议式。到了预定时间,入会的人陆续来到,共计十人。除我以外,还有秋瑾、刘道一、仇亮、刘复权、彭竹阳、曾贞、龚宝铨等(其余两人,忘其姓名)。冯自由、李植生、梁慕光都在场。首先由冯自由向我们交代宣誓的问答语,叫我们在宣誓时依样回答。交代完毕,即由梁慕光主持宣誓仪式。他手执钢刀一把,架在宣誓人颈上,由各人依次宣誓。刘道一是第一个宣誓的。轮到我宣誓时,梁问:“你来做什么?”我照冯自由嘱咐的回答:“我来当兵吃粮。”问:“你忠心不忠心?”答:“忠心。”问:“如果不忠心,怎么办?”答:“上山逢虎咬,出外遇强人。”全体宣誓毕,梁与冯自由横牵一幅六七尺长的白布,上书斗大的“翻清复明”四字,命各人俯身鱼贯从布下穿过,以示忠于主义。又在室内烧一堆火,命各人从火上跳过去,表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然后分别刺血,杀了一只大雄鸡,共饮雄鸡血酒。冯、梁两人当场宣布这个团体叫做“三合会”(取合天合地合人之意),向我们交代了一些规矩,如见面手势如何摆,如何问话答语,进门要用右脚向前跨;握手时要捏紧对方的无名指,等等。并交了一本书给刘道一,叫我们互相传抄。我粗略地翻了一下,里面写了一些会规,还画了许多旗帜的样式。最后,每人交纳入会费十元日金,就算了事。这次入会,刘复权被封为洪棍,秋瑾被封为白扇(俗称军师),刘道一被封为草鞋(俗称将军),是谓“洪门三及第”。刘复权,湖南人,后来变节投敌,流为江督端方的侦探,辛亥革命时为民军捕解南京,经黄兴下令枪决。仇亮字蕴存,湖南湘阴人,留学日本弘文学院,后入振武学校习军事,寻升士官学校,一九一二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任陆军部军衡司长,二次革命失败后,在北京被袁世凯逮捕下狱,一九一五年六月九日遇害,年三十七岁。龚宝铨字味荪,浙江人,章太炎之婿,随太炎研究国学,造诣甚深,辛亥革命后任浙江图书馆长。曾贞字骥才,江西人。彭竹阳,四川人。

  按横滨三合会又称三点会,成立于一九〇四年春。第一次入会者为冯自由、梁慕光、廖翼朋、胡毅生、陈撷芬(女)、李自平(冯自由之妻)等人。自平与秋瑾相友善,秋之入会,即自平所邀约。我们这次是三合会的第二次拜盟。据冯自由说:当时革命党尚无统一组织,孙中山在海外结纳同志,常利用三合会的形式行之。一九〇五年八月,同盟会成立于东京,我们遂正式加入同盟会。秋瑾是在同盟会成立半月后,由冯自由介绍在黄兴寓所入会的。她加入同盟会后,被推为浙省主盟员。后来浙江志士入会者,多为她所介绍。

  自从横滨加盟回到东京后,秋瑾和我的关系更加密切了,她视我如弟,时加勉励。并介绍我和陶成章见面,约为同志。陶成章当时在江浙一带从事革命活动,与章太炎、蔡元培等组织光复会。秋瑾因其亲戚陈静斋的关系认识了陶成章,又因陶的介绍而加入了光复会。我和刘光汉认识,也是秋瑾介绍的。刘系江苏仪征县人,字申叔,当时在东京由其妻何殷震出面,创办《天义报》,并著有《攘书》,鼓吹革命,后来竟变节了。秋瑾在东京时,喜欢结纳革命志士,交游甚广。当时中国留学生很多,流品不齐,革命的和反革命的两大阵营,壁垒非常森严。秋瑾站在革命方面,对于志在反清排满的爱国青年引为同志,滔滔雄辩,无话不谈,对于那些浮薄轻佻,专讲吃喝玩乐的纨袴子弟,则深恶痛绝,不相往来,有时还当面呵斥,毫不留情。对于那些顽固透顶,借留学为升官发财途径的人,她也最痛恨,自始至终口诛笔伐,或面对面地展开斗争。如有个浙江留学生胡道南,因谈论排满革命与男女平权问题,彼此意见不合,发生争执,秋瑾当面骂他是死人。胡因此怀恨在心。一九〇七年秋瑾在绍兴大通学校被捕,就是他向绍兴府知府贵福告密的(当时胡任绍兴府学务处总办)。

  秋瑾在东京的时候,看到革命形势一天一天的发展,积极准备着回国从事武装斗争。平时她常穿日本的“和服”,并且买了一把“倭刀”,经常携带在身边。她常到东京麹町区神乐坂“武术会”去练习射击技术,又学习过制造炸药。我在横滨李植生处学制炸药的笔记,她全部借去抄录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