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星壑传

辛亥革命网 2021-03-23 09:14 来源:山东文史资料选辑第三十一辑 作者:曾却 查看:

中国同盟会最早的山东籍成员(53人)之一,辛亥革命时期烟台独立活动的组织、指挥者栾星壑,本名锺尧,字星壑,亦作惺壑,栖霞县臧家庄镇西栾家村人。

  中国同盟会最早的山东籍成员(53人)之一,辛亥革命时期烟台独立活动的组织、指挥者栾星壑,本名锺尧,字星壑,亦作惺壑,栖霞县臧家庄镇西栾家村人。清光绪四年戊寅(1878年)二月初九日出生在一个普通吏员家庭。其父介甫栾远绍先生上戴祖辈之文德而小有才学,曾由内阁供事(旧时翰林院的一种低级顾员),议叙九品,升通化巡检。然在45岁故去时,仅遗两袖清风,远未实现使家境达到殷实的夙愿。当时,长子义亭业已完婚并自立门户;幼子锺尧年方7岁,只能同母亲肖氏相依为命,面对着孤儿寡母所特有的艰难困苦。但是,小小年纪的锺尧已显示出成人般的晓事,每见母亲忧郁或饮泣时安慰有加。常说的一句话则是:“待我长大后与父亲替职”。肖氏见幼子志气非小,遂含辛茹苦地供他读书,直至为之卖出总田产中的大半(十八亩中的十亩)也绝无犹豫。幸运的是:锺尧稍稍长大,即得到父亲故交、远戚李砚丰先生(邻村马陵冢财主)的关照,进入了李氏之家塾,并师承本邑名儒牟绩卿先生多年,后来,更由牟先生门下的“小才子”考取廪生。

  时值中日甲午海战后不久,朝廷之无能与国势之颓废,已到了人人忧心的程度。莘莘学子如栾锺尧,早把强国富民的责任暗自担在双肩,并期待着一个大展宏图的机遇。到1904年当局选派留日学生之际,栾锺尧被选中,从而得官费东渡,进入日本法政大学。他恰如一尾终日盘桓在山乡小溪的鱼儿,得以畅游于大江大河。眼界豁然开朗而外,还接交了一批来自祖国各地的有同样抱负的朋友。称最亲密者有徐镜心(黄县),丁惟汾(日照)、魏连希(吉林某地)等人。次年12月,经徐镜心介绍加入刚刚组建的中国同盟会后,还认识了仰望已久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从此,走上了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目标的民主革命之路。

  1906年学成归国后,栾星壑并不曾充当清政府的官吏,而是成了一名职业革命者。他先在青岛主持《晨钟》杂志(出版于东京,主编丁惟汾)在国内的发行事务,旋应同盟会浙江主盟人秋瑾女士之邀,南下参加武装举义的秘密活动,往来于浙、苏、皖三省之间。次年,由于秋瑾、徐锡麟蒙难,幸免的栾星壑改而北上奉天(今沈阳),并立即成为徐镜心(时在《盛京日报》任主笔)的主要助手。曾以他擅长的文笔,写出过一批有强烈反响的文章。

  1909年,同盟会山东主盟人之一的丁惟汾亦由日本回国,意在联合同志,谋取山东举义。遂召志同道合的栾星壑从奉天回鲁议事。栾氏欣然应召后,作了“山东起事,必先取烟台”的建议。指出:“彼时,既可断省城之左臂,使鲁东各县依次而定;又可北联辽东,西进济南,钳击津沽,直迫京师”。于是,谋取烟台首义一事遂成定议,其责任也便主要由栾星壑承担。

  地处胶东半岛的烟台,自1906年后,曾是徐镜心、谢鸿焘等大批同盟会员集中活动的城市,也是当局极为敏感、防范最严的地区之一。但由于徐、谢等人所创办的东牟公学被勒令解散,党人纷纷出走,而出现了革命的低潮。故栾星壑之去烟台活动,无异于重新开始,甚至要冒数倍于此前的风险。

  潜入之初,栾星壑选择了较为偏僻的吉星客栈作为住址和指挥中心。但为安全起见,还时常变化联络地点。或某一朋友家,或某处树林中,使当局难以侦知。就这样,栾氏以先期派来的肖廷枚(栾氏之表亲)和时在烟台《渤海日报》担任主笔的李凤梧(栾氏同乡,亦同盟会员,留日学生)等为骨干,着手革命力量的发展。曾重点进行分化,争取驻烟清军的工作。使当时的海防营,海军练勇营和两个警卫营内部都有了革命的同情者和自己的同志。特别是由于吸收了一两个同清军管带(相当营长)有姻亲关系的人入盟,为后来的举义获得成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的消息,极大地鼓舞了栾星壑等在烟台活动的同盟会员,并促使他们加快了举义的步伐。同月底,以《渤海日报》刊出:“黎元洪致山东人民的公开信”为开端,烟台街头巷尾随即出现了“告我同胞,速举义旗,协助民军,驱逐满虏”为内容的标语,顿使登莱青道徐世光惶惶不可终日。他一面以“应付可能发生的事变”为由,电请上峰增兵来烟;却又一面收拾细软,疏散眷属,作随时出走之准备。见状,革命党人作出了立即举义的决定。栾星壑举武功有素的杨德盛任指挥,自己领副指挥头衔。

  11月12日夜10时整,栾星壑等12名革命党人分头行动。当第一步取得海防营响应后,栾氏亲率数名人员直取道署。他们用布片包裹着苹果、扫帚头等冒充武器,靠如虹气势和里应外合,很快解除了道署警卫人员的武装。继而,栾星壑偕一人往西山劝降警卫营。开始统带郑汝成拒不应命,反而下令拘捕来者。危急中,郑手下之管带虞克昌宣布取郑而代之,并集合队伍加入民军行列。于是,一夜之间,以不发一弹,未伤一人的纪录,取得举义成功。

  孰料,独立的迅速实现,反而使多系知识分子的革命党人不知所措。包括栾星壑在内,毕竟胆大有余而政治斗争经验不足。以致于在讨论成立军政府的时候,竟无一人挺身而出,反而仅仅在刚刚反正过来的清军指挥官中推举为首的人。结果,让奉命来烟台港防范暴动的舞凤舰长王传炯,用动人的演说博得信任,从而摄取了总司令职,并成立了以他为首的山东军政府(后闻济南亦于同日宣告独立,乃改称山东军政分府)。待意识到大权旁落,特别发现王传炯居心叵测时,革命党人后悔不及,愤慨之余,栾星壑决定率二三同志赴上海请援。彼等至上海时,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已于南京宣告成立,徐镜心恰于其时乘船北上而未得谋面,遂与其时在沪的丁惟汾、谢鸿焘、蒋衍升等共商对策,无不认为烟台之局势,非更换都督不可扭转。乃议定分头往见孙总统和沪督陈其美。在他们的支持下,很快以代都督杜潜为首,一行人率3000沪军北上,始驱逐王传炯,稳定了烟台的局势,能够在济南独立被取消的情况下,继续举着山东独立的旗帜,赢得国人注目。这期间,退到栖霞臧家庄一带的清兵扬言,栾星壑是皇上的叛臣,若不自缚,将择日血洗栾家。闻讯,栾星壑亲率民军百人赶往讨伐,村东三官庙一战,敌酋授首而余众作鸟兽散。民军秋毫无犯和英勇善战的印象,深深留在当地百姓心中。待由孙总统正式任命的山东都督胡瑛抵烟,并改组军政府时,栾星壑被任命为执法司司长。至此,“栾大胆”的绰号不胫而走。以栾星壑为首的烟台独立十八豪杰,以及同清军作战时赫赫有功的“八大金刚”们的名字,广为流传。栾氏本人,还获得了孙总统奖给特制军服一套的殊荣。

  然而,仅仅两个月后,由于南京临时政府方面的妥协,以清帝退位为条件的南北和议告成。就在孙中山先生让位于袁世凯后不久,胡瑛也接受袁之委任离去,把属下人员的安置权,拱手让与了由袁世凯任命的山东新都督周自齐。作为前山东军政府(驻节烟台)司长之一的栾星壑,虽被权授为邹平知县,却使他有机会作了一次当“父母官”的实践。由于把全部心术和知识用在为一县百姓的事业上,使得他于一年后卸任离去时,赢得了有口皆碑的赞誉。

  邹平,原是一个民风敦朴的县份,只因长期闭塞而在当时显得有些落后。因此,下车伊始,栾星壑首以普及教育为根本计划,常常徒步赴乡抽查,诱掖和奖劝之,很快使初校由原来的四十余处扩充到一百五十余处。其中创设女校一事,尤被称为空前盛举。作为一县之长,栾氏曾冒暑捕蝗以带动民众,人见其往来指挥于田间,虽汗流浃背,终不惮其劳。他还发挥法政知识之特长,拆狱如燃犀烛物,使多年未清积案,无不一讯而服。又有天主教神甫某,企图购买邑西之连珠山麓,靠售石料渔利,经栾星壑出面抗议而止。次年春,他约乡绅等讨论续修《邹平县志》,说:“县志之不修,于今八十年矣,其间善政懿行,待采辑表彰者曷可偻指,数脱听其散佚,毋亦居是邦者之羞欤”,于是筹资分职,从事搜罗,为民国之修志,建立了首创之功。

  虽然,因去职过早,栾星壑未得观县志之修讫。却通过他的邹平县志序,披露了为国为民的一片赤诚。序中写道:“际此时代过渡,国基甫定;教育制造,日益改良;孝义节廉,微且扫地,及此时而不扬厉之,表彰之,则物质之文明,国粹之光华,其何以掖进而激劝之,以培养我国脉耶!”又写道:“夫我国魂所以不屈不挠,而光耀于人寰者,惟此文化礼教、道德、伦常昔为各国先导,今为世界独步。此盖我先民壅培滋酿而渍染于匹夫匹妇者也。”他甚至以主要篇幅,论述了名心、利心的关系,表明了自己毫不含糊的态度。称:“敦伦立节,爱国济人,名心也,良心也。人方心冷之,我以心热之;讲生计,谋幸福,营商劝工,利心也,雄心也。人方心热之,我以心冷之”。指出:“余何尝超出于名心、利心,生死冷热之外”,只不过“特欲纳斯人于名利轨道之中”而已。序的末尾,还以“死灰不可溺,断虺不可践。冻蝇无势,玷玉可虞;腐蟹无味,豆漆有余”一类论述,反映出他革命者的胸怀,以及主张在地方志事业中取创新和继承相结合的态度。作为儒生出身的方志倡导者,实属难能可贵。尽管如此,栾星壑犹以“深惭抚字名”进行自责,并对邹平的人文和山水依恋不舍,写有“植就松槐生意满,枝枝叶叶总关情”的诗句,作为“会看霖雨及时沛,泽普梁邹待后贤”的祝愿。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