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官场清流:“两袖清风”的张难先(3)

辛亥革命网 2017-11-22 09:14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刘秋阳 查看:

作为辛亥元老,张难先在民国官场十度为官,但始终紧抱“修已治人”的儒家信条,将为“全国秩序”康宁做点事作为为官目的,从不计较官职大小。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用诗人徐志摩《再别康桥》中的这两句来概括张难先浙江省主席的上任和离任情形是十分合适的。张难先上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是“悄悄的来”,其卸任也是“悄悄的走”,更没有带走万贯家财。1931年12月16日,得知浙江省政府改组的消息后,张难先立即召开会议商办交接事宜。第二天晚上,新主席鲁涤平抵杭。第三天早晨,张难先“往访,请其即日履新”。交接完成后,张难先即与府厅人员临行话别,“职员请祖饯”。张难先婉谢好意,但又“不便径辞”:“吾来浙一年,莫干、天目俱未到,俟我交卸纵游归,再与诸君叙别耳。”哪知19日早晨,张难先“命外孙田天柱往车站,嘱开车前五分钟电告”,“时至,予即只身附轮离杭”。[24]

  低调、简朴是张难先的一贯生活作风,有时也不免引起另类人的冷嘲热讽,甚至带来一些麻烦。1917年护法战争发生后,南北相攻。张难先“心颇恻然,欲适粤一行”, 打探消息,后经汪精卫介绍拜会正在广东居间调停的伍廷芳。对伍廷芳,张难先本打算“以前辈视此老,即无状犹忍耐之”,作好了心理准备。哪知一见面,伍廷芳“习气”毕现,“目炯炯然上下打量”,根本没有把 “时衣大布之衣,大帛之冠”的张难先放在眼里,还傲慢地问:“汝在家何?”觉得以张难先的样子不可能见过大世面,连北京都没有到过。伍廷芳的傲慢无礼令张难先感到“实心伤”。两人第一次“相见即决裂”。[25]

  步入官场后,张难先犹抱一介寒儒的姿态,简朴依然是生活主打格调,只是遇有庆典,才外加黑缎马褂。张难先“衣服太陋”,与官场衣着风俗相悖,屡遭以衣取人者的白眼。1927年夏,刚卸去国民政府监察委员的张难先计划取道上海返回湖北。在杭州到南京的途中,张难先在上海遇交通处长李范一送车。“其时宁都初定,车之拥挤特甚”。上车后,见有一空位,李范一请张难先就座。哪知旁边一年青军官见罢,很是不满,叱责:“不能坐,我还有人。”其实无人,只是想占多一位睡觉。李范一说和蔼地说:“好同志,让这位老人坐一下,你人来了再说。”军人拒不同意,还与李范一发生冲突。年青军人之所以拒不同意让座,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见余年老衣粗,益轻薄之”。李范一愤怒地指责年青军官:“当以渠衣履粗恶耶?渠为监察委员。汝若干人,给票我看。”“渠实无票”,年青军官被镇住了,“气稍馁”。旁边的乘客都劝张难先乘机坐下。但李范一离开后,年青军官却不依不饶,说到了南京,我不拉你到总司令部我不叫人。后来,当验证了张难先的真实身份后,年青军官羞愧难当,连说:“我实瞎了眼睛,千万要先生饶恕我。”张难先却笑着说:“这算不得一回事,吾一生遭此屡矣。无怪君,只怪余衣服太陋。”年青军官“益惭”,列车到站后,“鞠无数躬谢去”。[26] 

  张难先的低调、简朴,蒋介石早有耳闻,但似信非信,1931年才得以真正见识。任浙江省府主席期间,张难先恬然自适于平淡简朴生活之中,引起少数不满之徒的飞流短长,甚至还将其“控告于五院,谓吾以省政府作吾私邸,及其他罪状”。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听说后,“虽不置信,然为廓清疑云”,决定亲自一探虚实。在1931年的一天,蒋介石与夫人宋美龄一起轻车简从,悄然莅杭,并直赴省府。一见到张难先,不等寒暄,蒋介石就说:“我要见嫂夫。”张难先回答说夫人在家里。蒋介石没作停留,直奔城头巷。到达张家后,“由夫人延入客厅奉茶矣”。蒋介石见张难先的住屋“简陋,与夫人之荆钗裙布、朴素无华”,“颇为感动”。“始知所控各节,不但全属子乌,至谓小老婆若干,赃款若干,渠早不信,亦且厚诬贤者,因而赞佩公之廉洁奉公、刻苦自甘,叹为得未曾有”。[27]当晚,蒋介石还特地宴请张难先一家,以示慰勉。

  (作者刘秋阳系武汉工程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主要从事中国近代政治史、社会史研究,出版《近代中国都市苦力研究》、《近代中国都市苦力工人运动》 等多部著作,在《甘肃社会科学》、《中南民族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论文50多篇。)

  参考文献:

  [1] [3] [4] [5] [7] [9] [10] [11] [12] [13] [15] [19] [24] [25] [26]严昌洪,张铭玉,傅蟾珍.张难先文集[M].武汉: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545、516、517、521-522、567、516、518、518、546、551、542、544、549、512、543.

  [2] [8] [14] [16] [22] [27]李飞鹏.湖北“三怪”之一的张难先[J].湖北文史资料,1988年第3辑:107、123、107、43、113、114.

  [6] [21]倪文木.回忆岳父张难先[J].湖北文史资料,1988,(3):141、143.

  [17]郑桓武.“湖北三怪”之一的张难先先生[J].武汉文史资料,1982,(9):72.

  [18]张至贵.张难先的官德[J].世纪,2004,(3):54.

  [20]张宇声.对先伯父义痴公的片断回忆[J].湖北文史资料,1988,(3):152.

  [23]刘泳萱.张难先与刘南如[J].武汉文史资料,1985,(2):113.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