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与二次革命

辛亥革命网 2017-11-16 09:17 来源:团结报 作者:戴鞍钢 查看:

1913年3月20日,震惊全国的“宋教仁被刺案”发生,袁世凯的狰狞面目暴露,孙中山毅然决然地率领革命党人,为维护辛亥革命民主共和的成果与袁世凯开战,史称“二次革命”。

  1913年3月20日,震惊全国的“宋教仁被刺案”发生,袁世凯的狰狞面目暴露,孙中山毅然决然地率领革命党人,为维护辛亥革命民主共和的成果与袁世凯开战,史称“二次革命”。

  1912年4月1日,孙中山辞去临时大总统,由袁世凯接任。当时孙中山认为以推翻专制帝制、建立共和政体为主要目标的政治革命已经成功,余下的任务是使民众尽快摆脱贫困,早日使国家富强,所以他辞任后,很快就投入积极倡导经济建设的各项工作。但现实并非他所愿,1913年3月20日,震惊全国的“宋教仁被刺案”发生,袁世凯的狰狞面目暴露,孙中山毅然决然地率领革命党人,为维护辛亥革命民主共和的成果,与袁世凯开战,史称“二次革命”。

  宋教仁被刺

  使用暗杀手段来达到其政治目的,是袁世凯惯用的伎俩。他上台后,最先曾企图拉拢并利用宋教仁,表示希望宋教仁出任内阁总理,遭婉拒。袁世凯又企图金钱收买,1912年10月宋教仁离京南下参加国会议员竞选,袁世凯赠予50万元的支票,宋教仁不为所动,将支票退还。袁世凯极为恼怒,在宋教仁南下后,派爪牙随时监视。

  1913年3月20日,在同盟会基础上组建的国民党的实际负责人、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因国民党在首届国会选举中获得绝对多数,动身从上海赴京准备依法组建责任内阁时,在上海火车站遭枪手暗杀。当晚,他在黄兴、廖仲恺等人陪同下,于22时40分左右到达车站检票处,霎时枪声突起,宋教仁被凶手射出的三颗子弹击中,随即被送往附近的铁道医院救治。由于伤及肾脏、大肠,手术后虽将子弹取出,但终于抢救无效,在22日晨去世。

  宋教仁刚被送入医院抢救时,神志尚还清醒,嘱咐陪伴在旁的于右任三件事:①所有在南京、北京及东京寄存之书籍,悉捐入南京图书馆;②我本家寒,老母尚在,如我死后请黄兴等故人为我照料;③诸君皆当勉力进行,勿以为念而放弃责任心。他托黄兴代向袁世凯报告被刺经过,并陈述:“今国本未固,民福不增,遽而撒手,死有余恨。伏冀大总统开诚心布公道,竭力保障民权,俾国家得确定不拔之宪法,则虽死之日,尤生之年”(《宋教仁集》下册,第496页)。可见宋教仁这位为在中国实现民主共和政体而献出生命的革命家,直到临终也没有想到暗杀自己的就是袁世凯。

  刺宋内幕

  宋案发生后,袁世凯扮演了一幕贼喊捉贼的丑剧。22日,当他得知宋的死讯后,即日颁布命令缉拿凶犯。袁世凯这样做,是由于凶手刺杀宋教仁后当场逃之夭夭。他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没有料到事实真相很快被揭露。

  宋教仁被刺后,黄兴和陈其美痛心地联名致电上海闸北警局、上海租界总巡捕,请他们加紧侦缉,尽快破案。这时陈其美派任的上海电报局局长吴佩璜,平时已从往来电报中获得不少线索。案发后,又得到一个古董商人王阿法报案,案情趋于明朗。24日凌晨零时30分,英巡捕房在湖北路迎春坊三弄妓女李桂玉处,将谋杀犯应夔丞(即应桂馨)逮捕。第二天又在应家捕获行凶者武士英,并搜出五响手枪一支以及应夔丞与主谋者洪述祖、赵秉钧往来的密电本和函电多件,使案情基本清楚。

  洪述祖,字荫之,江苏常州人。1884年至1891年间当过福建兼台湾巡抚刘铭传的幕僚,后来又当过湖南巡抚俞廉三的幕僚。民国后,充当赵秉钧在内务总长任内的内务府秘书,实际上是袁世凯指挥下的侦探头目。应夔丞,浙江宁波人,稍有家产,曾承父命在家乡办理学堂,后因仗势欺人,避捕出亡上海,成为上海流氓、帮会头目。武昌起义前,陈其美在沪组织秘密革命团体,曾借应家在沪的房屋作为据点。上海光复后,应夔丞曾任上海都督府谍报科长。1912年7月,洪述祖来沪,结识应夔丞。次年1月,袁世凯任命应夔丞为中央特派驻沪巡查长。武士英原名吴福铭,山西人,是个只认金钱的兵痞。流窜来沪后不久,就被应夔丞收买行刺宋教仁。

  孙中山和黄兴的应对

  宋教仁被刺时,孙中山正在日本,听说宋被刺身死,极为悲痛,立即从长崎致电北京国民党本部及上海交通部,要求革命党人全力查明宋被害的原因。3月25日,孙中山自日本返沪,当晚就在黄兴寓所会商宋案对付办法,在座的有陈其美、居正、戴天仇等人。当时,应夔丞、武士英已被捕获,刺宋由袁指使已无疑问,孙中山对袁的幻想完全破灭,主张速战。黄兴则认为民国既已成立,法律并不是没有效力,而且“南方武力不足恃,苟或发难,必致大局糜烂”(《孙中山全集》第3卷,第165页)。为此,孙、黄两人激烈争执。接着,革命党人在上海召开第一次秘密军事会议。安徽都督柏文蔚、江西都督李烈钧及广东、湖南省代表周震鳞、覃鎏钦参加会议。会上,李、柏两人皆主战。但当时孙、黄之间仍争论不决。因此,会议的结果仅议定进行全面布置的准备工作,并没有制订出起兵讨袁的计划。这样,国民党内部在如何处理“宋案”的问题上,就形成了主张武力解决和主张法律解决的两种不同意见。

  大体说来,原来的激进派都主张武力解决,原来的稳健派多主张法律解决,新当选的国会议员也多主张法律解决。在国民党掌握的各省中,江西、安徽两省倾向于尽快出兵,湖南因立宪派人谭延闿做都督,广东由于胡汉民和陈炯明内部争权,矛盾重重,都主张先争取法律解决,福建都督孙道仁则患得患失,举棋不定。在国民党所控制的南京各军中,中下层军官比较积极,上层则多取观望态度。总之,内部意见分歧,没有形成全党统一的决策。

  袁世凯的部署

  当应夔丞、武士英二犯初落网时,袁世凯颇为紧张。他还不清楚自己指使刺宋的内情在应、武二犯被捕后究竟暴露到何种程度,感到紧张焦急。随后,有关袁世凯、赵秉钧主持刺宋的材料逐渐透露出来,“袁、赵以下更手忙脚乱,甚恐此种铁证即日宣布,政府中人变为国民公敌,赵秉钧尤为焦急。昨晚(按指4月5日)段、赵、梁、陈在总统府会至深夜始散”(《民权报》1913年4月7日)。最终决定令赵秉钧辞职,并由段祺瑞兼任总理,旨在缓和舆论,由段祺瑞兼任总理,显然是为了集中军政力量,以便对国民党进行武力镇压。

  在国民党方面,尽管内部在宋案善后问题上意见分歧,一时做不出全党统一的决策,但在揭露和谴责袁世凯罪行方面,态度是一致的。宋教仁被刺后,国民党人掌握的报纸,都以大量篇幅报道宋被刺的经过和各地的强烈反映。24日捕获了应夔丞、武士英,初步掌握了主谋者是洪述祖,后台是赵秉钧、袁世凯后,国民党各报就对袁进行更强烈的声讨。他们还结合4月8日首届国会的正式召开,号召国会议员以不爱钱、不怕死的精神,同袁世凯进行坚决的斗争。他们又号召各政党联合起来维护共和政体,且勿为袁世凯所利用,以至同归于尽。由袁世凯爪牙所掌握的报纸,还有帝国主义分子所办的外文报纸,则制造种种谣言以混淆视听。当时的北京英文日报曾造谣说,宋教仁的被杀是国民党的内哄,又说应夔丞的刺杀宋教仁是陈其美指使的等等(《民权报》1913年4月14日)。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