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第二十九标起义

辛亥革命网 2022-04-14 15:52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谢楚珩 查看:

10月10日入夜之初,由于清吏戒严,营中初甚寂静,不似平常的喧嚣,大操场里竟比小操场的人少些,但亦不能禁止大众活动。

  10月10日入夜之初,由于清吏戒严,营中初甚寂静,不似平常的喧嚣,大操场里竟比小操场的人少些,但亦不能禁止大众活动。

  熄灯号后,夜9点到10点钟,忽见西北角有红光一片,但很微弱,一位同志说:“恺字营起火了,这是革命发动的信号。”又一位同志说:“为什么火光这样小呢?”因天空红光微弱,模模糊糊看不清,所以引起同志们的猜测怀疑。

  正在这个当口,砰!砰!工程营的枪声响了。工程营距右旗很近,听得很清楚,同时各营都有人出来张望,一位同志说:“工程营确实动手了。”大家都说:“我们干吧!”顿时冲破了寂静的空气,大家都兴奋地回棚持枪站队,并先取出三角巾缠于左臂,这是事先预定的起义标志。

  我营数十人站出以后,蔡幼香即将第二营数十人整队带至大操场,我们仍照平常标行军的次序,紧接第二营的队尾向楚望台前进。此时第二十九标第一营及第三十标暂未出动。第一营最初曾由管带何锡藩强迫士兵入营后马号暂避,借以观察动静,营中革命同志当然不甘伏枥,有单独离开该营驰往楚望台的。

  不久,南湖炮队进入中和门城楼,向右旗发一炮,弹着第一营楼顶,瓦片纷飞,第一营队伍即在革命同志策动下一轰而出,何管带也莫可如何。第三十标第一、第二营的官兵多旗籍,当时对起义军并未敢抗拒,其非旗籍的同志接着也就出动了。唯第一营管带郜翔宸曾纠合一部分旗籍官兵袭击谘议局,是起义之夜以后的事。

  我随着队伍进入楚望台时,军械库门已洞开,许多革命同志在库内取枪、库外试枪,纷纷攘攘,也不知道谁是负责指挥的,充分表现了各自为战的精神,同时也有群龙无首的顾虑。幸而总机关部事先决定临时发难计划,曾由各营负责同志秘密传达,此时尚能大致按照实行。

  当时到达楚望台的队伍,首为工程营与第二十九标第二、第三两营,各营、队亦接踵而来,但无一完整部队。革命分子取得枪弹以后,即以攻击督署为唯一目标,当以一大部分进攻督署,以一小部分守卫军械库,我被分派担任楚望台前的防御工事,一面警戒敌人,一面静候攻击督署的好音。

  接着南湖炮队分途进城,同时进入了中和(即起义门)、保安两门城楼及蛇山上的炮兵阵地,利用王府口市房一栋被焚的火光,向督署集中射击,协助各营步队进攻。初还遭到督署卫队的顽强抗拒,比及炮兵施展威力,瑞澂、张彪、铁忠等为了自己的生命,也顾不得再逼迫卫兵抵抗,便从署后穴墙逃跑。约及转钟2时许,我们在楚望台战壕的同志即接到督署攻下的喜报,一时欢声雷动。

  (本文作者时为湖北新军第八镇第十五协第二十九标第三营士兵,后任段祺瑞“参谋军”第二师参谋长,武汉文化界抗敌协会负责人之一。本文节选自《回忆辛亥首义和招讨安襄郧荆经过》。)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2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