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第三十一标起义

辛亥革命网 2022-04-14 15:5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李华新 查看:

天刚入夜,大家都在偷偷地擦枪装子弹,有的人自动放哨,以防官长撞见,并注视塘角方面的火光信号,刚过下午7时半,就有人从操场跑进寝室来说:“看见蛇山北面城外有火光。”

  天刚入夜,大家都在偷偷地擦枪装子弹,有的人自动放哨,以防官长撞见,并注视塘角方面的火光信号,刚过下午7时半,就有人从操场跑进寝室来说:“看见蛇山北面城外有火光。”大家为之一振,转而注意南湖方面的声音。

  又经约30分钟,炮声未作,大家正在盼望中,忽闻断续枪声和炸弹声来自南方。大家断定工程第八营发动了。这时左旗各营门已关,门卫戒备甚严,大家正夺门冲出,不料留守队有个排长出面喝阻;正争论间,忽听得同驻左旗的混成营舍也有几下枪声,随即不见动静。

  此时我们留守队另一排长胡廷翼急切地叫人往探,不久跑回说:“他们那边有人要出动响应工程营,被谢管带弹压,正相持不下。”我们胡排长闻讯立即不顾何排长的劝阻,带领我们50余人鼓噪而出,跑往混成协四十一标三营的营舍外,大叫出发;立见该营右队队官胡廷佐大吹口笛,高呼集合,同时也与我队排长打招呼:“大家要协同一致。”这时,我才听人说我们胡排长和那边胡队官本来就是亲兄弟。

  也正是此时,城外炮声已作,大家欢声雷动,而他们混成协的官长连同协统黎元洪在内,都悄悄地带领士兵离营而去。我们两部300余人整队向枪声不断的楚望台驰去,其时已是当夜10时的光景。

  当我们快要接近楚望台时,我看见好友蔡济民率领一支整齐的部队走在我们前面;同时我发现右后方另一路上也有队伍呼啸急行,一转眼间就与我们齐头并进。其领队人正是我另一好友吴醒汉。彼此欢然问讯,我始知三十标的旗籍官兵在“打旗人”的喊声中都抱头鼠窜了。

  这时军械库墙外的小高地上和空地上黑压压的满是起义健儿,有的检查枪弹,有的分领枪弹,均十分繁忙。片刻后,蔡济民与吴醒汉从库内出来,对我说他们要会攻督衙,我们留守队应分往各城门接应城外我军进来。他并说这是临时总指挥吴兆麟的命令。我就约了6位弟兄随我向文昌门前进,行近长湖东岸,发现紫阳桥已有敌兵向我方猛射,乃转至长湖南端,经津水闸附近西进,正与进攻总督衙之第三路军吴醒汉的队伍会合。因由此路往文昌门必须经过总督衙门附近,而此时此地正是敌精兵约2000人的主阵地,故我们一过津水闸便与敌接触战斗。

  战至夜12时许,我第三路主力已向北绕至王府口,街东口截断紫阳桥方面敌军后路,迫之溃退。我第二路军队通过紫阳桥来会。两路立即猛扑大都司巷之第八镇司令部,同时分兵由水陆街、小金龙巷迫攻总督衙之东辕门,战况十分激烈,我军前赴后继,冒着机关枪弹雨前扑,夺得机枪反射,始攻破大都司巷口顽敌,主力转向总督衙猛攻。

  我军为指示炮兵目标,已在总督附近数处纵火,我蛇山与中和门两处炮兵乃能准确射中总督衙之内;然东辕门口敌军火力仍极炽盛。我军乃挑敢死队40人,跃进至总督衙钟鼓楼纵火迫攻,我炮击益准,顽敌乃向辕门内后移;但仍以排机枪与机关枪猛射。我军虽死伤甚重,仍复一以当十,有进无退,敌军退到门房,我军亦追到门房放火。敌军退到大堂,大堂随即火起。此时总督衙内各角落都已有我军侵入,在荫蔽下射击火光中之敌。

  激战至此,天已将近黎明,敌死伤累累窜逃大半,余皆丢械就俘,俘虏人数超过我军攻入兵力之二倍强。

  这是我所亲历的苦战恶斗之经过。

  (本文作者时为湖北新军第八镇第十六协第三十一标士兵。本文为《武昌首义的回忆》节选。)

  (本版文章均选自《政协文史“亲历、亲见、亲闻”文库》首部图书《辛亥革命》,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2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