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忆辛亥保路运动

辛亥革命网 2021-12-04 08:44 来源:网易 作者:罗髫渔 查看:

一九一一年,即辛亥革命那一年,我刚满十岁,正在古宋县城禹王宫小学读书。那时老师经常讲要修川汉铁路,从四川省城成都府修到湖北汉口。

  一九一一年,即辛亥革命那一年(清宣统三年),我刚满十岁,正在古宋县城禹王宫小学读书。那时老师经常讲要修川汉铁路,从四川省城成都府修到湖北汉口。

  可不久又听说,清廷出了个卖国贼叫盛宣怀,主张把川汉路的修筑、管理权交给外国(主要是英、法两国)人,皇帝下了诏书同意,引起全川人民反对,省城成立了保路同志会,闹得很凶。我们当学生的都晓得川汉路,是全川人民家家户户集股修的,要交给外国人,谁也坚决反对。

  大家对保路的消息特别关心。过一些日子传来消息说,四川总督赵尔丰逮捕了省谘议局议长蒲殿俊、副议长罗纶和张澜等人,还开枪屠杀请愿的群众,打死了好多人。沿江各县又都收到成都发来的“水电报”(即革命党人龙鸣剑、曹笃等在小木板上书写标语放入水中顺河而下),上面写道:“成都危急,各路同志速起自救自保”。于是,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县城也沸腾起来,所有绅、工、商、学各界和哥老会帮口各阶层人民都愤起反对清廷铁路政策,要求严惩卖国贼,并成立了县保路同志会。

  当时古宋县的知县是个满族人,名叫哲克敦额,古宋县属于永宁直隶州管辖,州官叫熊继文,是个压榨人民的酷吏,人称熊剥皮。他听到古宋也闹起来的时候,气急败坏地从永宁(今叙永县城)赶忙坐轿来到古宋,同县官商量镇压。古宋保路同志会和开明士绅以及各界人士听说州官来了,就立即推出郑植三、袁星舫、秦仲裳、任晓庄等人为代表,到县衙去找熊继文“说话”,代表们义愤填膺,慷慨陈词,特别是引出原来光绪皇帝诏书上“庶政公诸舆论,铁路准归商办”的两句话,弄得熊继文理屈词穷,面红耳赤,只好勉强的在口头承认“大家的保路斗争是合法行动。” 熊继文眼见情势不妙,连忙抽身赶回永宁。从古宋县城到永宁,必须出东门过河。保路同志会的人就在衙门到东门这段路上,每隔百多步,用板凳搭成一座小桥,上面供起光绪皇帝的灵牌所谓的“先皇牌位”,下有“当今皇帝万岁万万岁”的万岁牌。熊继文每到一座板凳桥,就必须下轿,跪拜行礼后,撤去牌位,才能走路这个州官被整得狼狈不堪,只好下轿,绕道偏街小巷步行,出东门向东直走出栅子门外的鼓楼下河边,见没有牌子了,才敢上轿回去。

  不久,保路运动发展为反清革命,同志军围攻永宁城,熊继文也被迫宣布恢复中华、推翻清朝、建立民国,州官也就被推为都督了当保路代表同州官在县衙辩论的时候,我也随着众人拥进去看热闹。我一面听,一面四处张望。忽然见到大堂右侧有一个四方形的木架子,上面有一帽盒。我攀着架子,揭开帽盒一看,里面放有县官的帽顶子。我觉得这颗帽珠金晃晃的很好看,就想取出来玩耍,谁知正举手拿,木架子被人挤着往下倒,慌忙中我用左手去撑,还是挡不住,木架子终于倒下,我跌了一跤,压着了左手,把食指压骨折了,至今还有些弯曲,算是辛亥革命留给我的一个小小的纪念。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