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枪林弹雨的革命爱情——孙中山与宋庆龄广州历险

辛亥革命网 2021-04-15 09:39 来源:团结报 作者:朱贤皛 查看:

孙中山感到宋庆龄无论在斗争中,还是生活中,都是他无可替代的助手和伴侣,他深情地题赠妻子“精诚无间同忧乐,笃爱有缘共死生”。

孙中山为宋庆龄题写的“精诚无间”联句

  1922年5月上旬,在孙中山的指挥号令下,北伐军分三路进袭江西。为了北伐顺利进行,孙中山免去阻挠破坏北伐的陈炯明广东省省长、粤军总司令和内务部长的职任,但留任陆军部长一职。此时,忠诚于孙中山的部队大部分已出征北伐,广州事实上被陈炯明的粤军控制。陈炯明纵容军队在广州断绝交通,肆意抢掠,使作为根据地的广州政局十分动荡。为了稳定广州,并争取陈炯明转变,孙中山于6月1日从韶关返回广州。

  陈炯明于6月14日先囚禁了廖仲恺,接着密示所部于16日凌晨发动武装叛乱,以4000人围攻总统府,并用大炮、机关枪一起轰击,欲置孙中山于死地。

1918年3月,孙中山与宋庆龄在广州大元帅府

  孙中山和宋庆龄处于万分危急之中。尤其是孙中山,对于自己亲手扶植的部属忘恩负义、阴险狠毒的行为无比愤怒,慨叹“祸患生于肘腋,干戈起于肺腑”。孙中山表示要固守总统府,戡乱平逆,“如力不足,惟有一死,以谢我四万万同胞。”周围的同志苦苦相劝,孙中山才勉强同意撤走。但他顾虑宋庆龄的安全,要她先行撤离。宋庆龄处在生死关头,临危不惧,再三婉求孙中山先走,并恳切地对孙中山说:“中国可以没有我,不可以没有你。”她不顾孙中山的多次劝说,坚持留下来吸引叛军的火力与注意力,好让孙中山安全撤离。孙中山在叛军向越秀楼前进时,于枪林弹雨中穿出叛军保卫,到停泊在天子码头附近的宝璧舰避难。稍后,移驻永丰舰(后改名“中山”号)上。

  宋庆龄在孙中山撤离险境后,一直坚持到早上8时,当叛军冲进总统府时,才在两名卫士和一名副官的掩护下正面突破火险,在“火烧到头发上”的险境中趁乱逃出。之后,她又经过一天一夜的艰难路程,冲破层层封锁,才在17日晚上辗转到达黄浦军舰上与孙中山会合。

  宋庆龄脱险后,在6月底,曾写《广州脱险》一文向新闻界叙述脱险的过程,揭露了陈炯明的阴谋罪行。她写道:“他走了半小时以后,大约早晨两时半,忽有枪声四起,向本宅射击……叛军占据山上,由高临下,左右夹击,向我们住宅射发,喊着‘打死孙文!打死孙文!’……到了八点,我们的军火几乎用完,卫队停止回击,只留几盒子弹,候着最后的决斗。此时情势,勾留也没有意义了,队长劝我下山,为惟一安全之计。其余卫兵,也劝我逃出,而且答应要留在后方防止敌人追击……听说这五十名卫兵竟无一人幸免于难……前后左右都是乱兵在进击。他们一面进,我们一面穿东走西曲折的在巷里逃。我再也走不动了,凭两位卫兵一人抓住一边肩膀扶着走,我打算恐熬不过了,请他们把我枪毙……枪声沉寂之后,我化装为一村妪,而剩余的一卫兵扮作贩夫,离开这村屋……也不知走了多少路,经过触目惊心的街上,我们才到了一位同志的家中,就在这家过夜……我与卫兵才逃到岭南,住友人家……那天晚上,我终于在舰上见到中山先生,真如死别重逢。”

1923年8月,孙中山、宋庆龄在永丰舰与官兵合影,纪念蒙难一周年

  在与陈炯明叛乱的斗争中,宋庆龄孕育的与孙中山的孩子不幸流产夭折,她也从此失去了妊娠的机会,但宋庆龄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及几年来辅助孙中山南征北战的功绩,受到了革命同志及广大官兵的衷心敬仰。何香凝后来追忆这段历程时指出:宋庆龄当时“处处为孙先生着想——也可以说是为中国革命的前途着想,临难应变,这么大义凛然,真令人感动!……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对夫人就格外地尊敬爱护了。”

  孙中山更是感到宋庆龄无论在斗争中,还是生活中,都是他无可替代的助手和伴侣,他深情地题赠妻子“精诚无间同忧乐,笃爱有缘共死生”。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