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年前的家书:满纸深情和决然背后 其实是一位青年的永别

辛亥革命网 2021-02-19 09:49 来源:浙里家谱世系文化 作者:宗和 查看:

辛亥革命詹蒙烈士祠设于石浦村詹氐宗祠内,如今,这座始建于1880年的祠堂已经140年了,生于1892年1月26日的詹蒙曾在此入学启蒙。

  今年清明节,祭扫完祖坟,詹宣武照例在辛亥革命詹蒙烈士祠,给孩子们讲讲了这位先烈参加革命,以及英勇献身的故事。

詹蒙烈士照片

  在人们的印象中,在祠堂中讲往事的,多是老人。但詹宣武是一位80后,他是浙江武义县特色博物馆辛亥革命詹蒙烈士祠负责人。

  辛亥革命詹蒙烈士祠位于武义县三港乡石浦村,这里的居民,多以詹姓为主。

  在詹宣武的记忆里,以前清明、春节祭祖时,家族的老人会指着挂在在宗祠樑上那块“毅魄英灵”匾,告诉孩子们,当年开追悼会的场景——白布挽联挂满整个村,人挤满了整个宗祠;这块1926年由当时的浙江省政府送给詹蒙烈士“毅魄英灵”匾,为什么“魄”字会少一撇,那是寓意詹蒙烈士在战场上头颅中弹牺牲。

“毅魄英灵”匾

  和同龄人一样,詹宣武和詹姓同族的孩童,是听着詹蒙烈士的英勇故事长大的。

  所以,如今的詹宣武想把詹蒙烈士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辛亥革命詹蒙烈士祠设于石浦村詹氐宗祠内,如今,这座始建于1880年的祠堂已经140年了,生于1892年1月26日的詹蒙曾在此入学启蒙。

  詹蒙牺牲后,家乡百姓在宗祠中召开追悼会并设詹蒙烈士祠。

  2011年,在华侨詹杨毅、詹应龙、詹伟雄、詹子林的资助下,三港乡石浦村民自筹资金,年久失修的詹蒙烈士祠再次得以重修,陈列辛亥革命首义夏阳保卫战史料和詹蒙相关文物——它们与13件珍藏在武义县档案馆的詹蒙烈士档案共同讲述着詹蒙的故事。

  翻开武义县档案馆珍藏的13件詹蒙烈士档案,往事一一呈现在世人面前。

  档案中,有当时的政府给詹蒙烈士抚恤信1封、烈士照片1张、浙江陆军小学堂银质奖章1枚、老家谱烈士生平、《同学詹蒙生平事实》、当时的宣平县(宣平县于1958年5月并入武义县)县长詹世骝撰写的《烈士詹仰高先生传》、《同学詹蒙烈士事略》,詹蒙给父亲的家书1封、当时的浙江军界人物来伟良书信1封。

  2010年,这批档案入选《中国档案精粹——浙江卷》。

詹蒙写给父亲的家信

  那一封詹蒙写给父亲的家信,即使于100多年后再读,依然可以感受其中那份对家的深情和为国的决然。

  父亲大人膝下稟者:

  男游杭四载,所费银钱实多,大人之汗血,而大人之望于男者,因切而且深矣。然而时丁厄运,中原逐鹿,人心思乱,揭竿而起者随处皆是。男既为军人,不能不从事于戎马,惟兵凶战危,不能料其必胜,亦不能预知不死。万一男能出九死于一生,则当再养大人而尽孝道。不然,若从此久别,则四弟长大尚足以奉养父母而嗣后也。徜男得天之佑,蒙祖宗之庇,尽国民之义务,实亦终身愿也!

  父亲阅男书,可以无生怨泣。盖死生有命,人必有一死,况死中可以求生也。男此行矣,至于所在,则堂堂中国随地可以立足。嗣后再行禀明,敬请福安。

  九月初二日,男敬呈。

  1910年九月初二,是公历的10月4日——武昌起义胜利的前夕。

  詹蒙与王卓、季亮、陈人伟等有抱负的青年学生一起,走出校门,参加革命军。临行时,给父亲写了这封信。

  “游杭四载”,主要是指詹蒙在杭州就读杭州陆军小学校的经历。清末政府腐败,时局动荡,詹蒙自少年时,就立下了救国救民的志向,这一点,为浙江军界人物来伟良所欣赏,并推荐资助他到杭州陆军小学读书。

  詹宣武说,在杭期间,詹蒙受教于陈独秀。

  翻阅陈独秀的经历,可以看到,他来杭州许多次,特别是1909年那一次,不仅时间较长,故事也最多。这一次,陈独秀是与同父异母的妻妹高君曼一起到了杭州,并在杭州陆军小学堂任历史地理教员。

  詹蒙在浙江陆军小学就读时,学业优秀,曾获得银质奖章。

詹蒙在陆军小学堂获得的银质奖章

  《同学詹蒙生平事实》一文中,有这样描述:“与君同在陆军小学,君虽沉默寡言,然而对国家民族危难深为忧虑。同盟会同志在陆小有襄义社的组织,君慨然加入,许身大义。”

  在陆军小学堂的三年学习结束后,詹蒙曾回家省亲,他的父亲想就此给他筹办婚事,遭詹蒙的极力反对,他说——“不愿以室家之累而堕上进之气”。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成功后,詹蒙与其他进步青年北上,他们先在南京停留,后奔赴武汉。在武汉,詹蒙被被委任为军械局科员,但他拒绝受命。

詹氏祠堂内的詹蒙画像

  “我远道投奔而来,只望能为国效命。今既人临敌前,怎能置身于无为之地?”后来,他与陆续赶到的江浙同学,被合编为南洋独立队。

  汉口失守后,南洋独立队被改编成决胜团学生队,由詹蒙和陈方栋率领直接参加前线战斗。

  1911年11月17日,革命军反攻汉口失利,退回汉阳,艰苦激烈的汉阳保卫战从11月21日开始。

  革命军在汉阳外围从三眼桥至河南岸琴断口一带设防,学生队防御琴断口,掩护架桥。11月23日,清军从蔡甸进犯汉阳,詹蒙领队前往阻击,赶到琴断口,听说三眼桥因驻军通敌失守,于是和战友埋伏在横堤下等待敌人。清军靠近,詹蒙率先扑向敌阵,被一颗子弹击中左耳,战友马上解开裹腿为他包扎。

  “我四肢健全,力量足够可以杀敌,伤只耳朵算得了什么?”这是詹蒙牺牲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他又继续对清兵对决。

  又一颗子弹袭来,詹蒙被击中头部牺牲,年仅20岁。

詹蒙烈士祠

  1912年10月,浙江省迎回南京阵亡浙军将士及詹蒙、王卓遗骸与光复杭州牺牲烈士,合葬于杭州孤山东麓浙军攻克金陵阵亡将士墓。

  詹蒙的父母每年可领到抚恤金银元三百五十元。詹宣武说,2019年,他在一些资料中又有了新发现,詹蒙烈士抚恤金,因宣平县财政不足,当时的浙江省政府采用就近原则,让金华县先垫付。

  1964年,孤山的烈士墓群迁至鸡笼山。1981年,重迁葬于南天竺。

  如今,这里有一座辛亥革命纪念馆,节假日,总有大人领着孩子们来到这里,讲一讲那段依然让人热血沸腾的往事。

  参考:

  巩惠芝《辛亥革命烈士詹蒙档案史料》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