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年荥经同志会起义抗清始末

辛亥革命网 2021-01-04 10:17 来源:百度 作者:小县城的老故事 查看:

四川荥经是历史悠久的古城。有革命传统的荥经人民,无论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和近代的辛亥革命,以及现代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都风气早开,积极响应,并作出了重要贡献。

  荥经是历史悠久的古城。在战国时期,秦国设置的严道县,其治所就在今荥经县六合乡古城坪。现古城遗址已列为四川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从那里出土的许多历史文物,都可证明荥经的经济、文化开发很早。有不少历史事件在这里发生,也有不少历史名人在这里成长或生活过。有革命传统的荥经人民,无论历史上的农民起义,和近代的辛亥革命,以及现代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都风气早开,积极响应,并作出了重要贡献。今天为大家讲一讲辛亥年荥经同志会起义抗清的历史。

  清朝封建统治残酷暴虐,人民不堪其苦,反抗情绪,早有郁结。值邮传部大臣盛宣怀倡铁路国有之议,收回川汉铁路,仅按实用工料折款,给以国家保利股票而不付现,不与鄂路商股一律照本发还,全川人民怨恨情绪日益高涨。宣统三年(辛亥年)七月十五日,四川省总督赵尔丰拘捕四川省咨议局议长蒲俊贤、副议长罗伦等于督署。人民赴辕请释,赵尔丰竟指使统领田徵葵枪杀街正、商民数十人。附近居民首裹白巾,赴城请愿求情,又被枪杀数十人。于是群情激愤,民怨沸腾,全川震动,商贾罢市,学生罢课,声正义;各州县也纷纷响应,创立保路同志会,组织民军,举义抗清,多者数千,少亦数百。

  荥经于七月十八日响应四川保路同志会号召,组成荥经同志会,推举县人李永忠(字荩臣,清邑廪生,大铜商)为首,并选出各执事人员:李永忠兼任军机处,并捐出自己全部家产。程小山任军需,学界人士杨丕成、张海楼等人任文书,郑介侯、余占海、赵茂修、余耀廷等任外交。青龙乡王占鳌、官电坝郭成庵、上青坝曾有吾,均率领地方团队参加民军。同志会即以鸡毛加火弹紧急信函传檄四乡:不杀清官吏,不劫仓库……只废除清制,剪发,以示反满。全县各阶层人民一致响应,荷戈机械,裹粮相从,数参加起义者近万人。同志会遂大集民军,编成字营五大哨。所需饷项费用,均由县人捐资筹集。一时革命声势浩大。即派人赴雅安沙坪联络罗日增(号子舟)率其袍哥武装来合并起义。

  七月二十七日晨,罗日増派刘殿臣率民军百余人先行来荥,进驻荥经石家桥。荥经同志会也派民军二百余人与刘合军,即在白马庙(新添区飞龙关与麂子岗交界处)与清兵防军七百余人开战。民军奋勇冲击,以刀矛对洋枪,阵亡九十三人,战斗十分激烈!午刻罗日增亲自领队来荥先击溃清军护城巡防哨官纳福堂部,即增援白马庙。民军两路夹击,裸衣血战,喊杀之声,震动山岗。使清军驻荥巡防右路第四营费管带、左哨哨官王廷权、第七营中哨哨官王占胜等所部清兵,均被击溃。在回师途中,又消灭蔡哨官部。民军大获全胜,缴得快枪二百余支,收容投降官兵王廷权、王占胜纳福堂等二百余人,对其自退伍者发给银两予以遣返,其余均编入民军,声威大震。当时,四川总督赵尔丰将其精锐部队(洋枪队)集中部署在西康(即康定)、建昌(即西昌)两地,雅安也有防军二千余人。四川保路同志会起义暴发后,赵尔丰急调西康、建昌防军星夜驰援成都。荥经地处两军回师必经之处,若不险扼守,阻住援军,势必给省垣革命造成后顾之忧而难于顺利进展。对于雅安防军,也需设法予以牵制,既不能让其赴省增援,也必须提防其与西、建两军配合对荥经形成夹击,为此,李永忠和罗日增会商制定出分兵扼守大相岭和主动围攻雅安之军事计划,李负责西守大相岭,罗回师攻雅安。

  七月十九日李永忠挑选健勇三百人,令谭载阳、程友山领队进驻大相岭之大关以断西、建两军来路,复令各乡团队、民兵四千余人分西、北、南三路设防。于是西路之鹅顶岭(在大关南五里)、晒垫坪(距大关七十里)、黑荡子(距大关三十余里),北路之麻岗(距大关二百七十里)、九把锁(距大关二百八十里)、泥巴山(距大关一百里),南路之银厂河(距大关二百二十里)、磨子沟(距大关二百六里)、黄沙河(距大关一百三十里)等险要隘口均派驻民军,布成以大关为中心之纵深防线。

  七月二十八日,民军在大关与省清军前锋接战,清军被击毙多名后,退不敢进。八月一日清陆军六十六标标统叶荃督队六百余人猛攻大关,民军奋勇迎战,又击毙清军官一员,兵弁十余人、伤四、五十人。叶荃部受创溃退后,统领马守成(外号马老虎)又率队二千余人来攻,连续发起多次冲锋,均被民军击退。清军虽集中优势兵力以精良武器拼命猛扑,始终难以越过大关,千军万马被阻于大相岭之西,相持达四十余日,有力支援了全川同志会保路抗清的斗争。

  九月八日,因行人泄露军机,浪言民军子弹全空,至使降弁王廷权、王占胜等又复叛变,诱执民军守将谭载阳等五人,于清溪(今汉源县)被清军杀害。民军百余被叛军焚杀,清军乘机偷袭,大关因以不守。马守成督师占领要地,民军退,荥经县城又复陷失。清廷即派钦差大臣胡华封来荥大肆搜捕同志会志士,残杀民军家属,求经同志会起义遭到血腥镇压。

  当时有县人王朝治(号履平、清朝举人、铁厂资本家)属扶清之顽派,他仇视革命,潜逃于县西八十余之林口(即王所办铁处)以待清军。罗日增来荥后,派罗雄到林口接王回城,意在劝说其反正共勷义举,而王死顽不化,硬要效忠清廷,反诬民军,罗雄忿而杀王于花滩渡船之上。胡华封带清军进入荥经后,即以接受王朝治家属之控告为名疯狂搜捕屠杀民军家属,社会人士庹风鸣之子庹启勋,学界人士郑建侯之父郑宗英,均各因其父或其子系同志会志士被胡华封逮捕后,立即绑赴刑场(今北口外)惨遭杀害!胡更声言要剿办荥经,一时黑暗恐怖笼罩全荥。时荥经县知事肖培芬对部分命志士曾暗中进行过保护,他杨言追捕,暗里将数十名同志会员隐藏于衙内,使这些人得以幸免于难。后县人曾修“肖公生祠”于北门外(原物资局处),并树碑以彰其德。

  荥经人民对郑宗英替儿死节,庹启勋替父死节之壮烈行为传为佳话,而对杀人刽子手胡华封却切齿痛恨!胡恐民怨复舒,祸及自身,住荥不久,乃扬言省垣事急奉调,星夜向雅安逃走,沿途遭受阻击,狼狈不堪。抵雅后据城顽抗,民军以炮迎炮攻之,击毙清军“大炮手”夏管带,使胡如失羽翼,被迫请降,乞求帝国主义之天主教堂保其性命。后被押送成都,时赵尔丰亦被人民要求杀戳于成都,尹昌衡继任为四川总督。

  邑人,满清贡生朱徵三对荥经同志会死难志士,特别对替父替子死节之庹、郑二人曾哭之以诗:

  为扶路政诋权奸,壮士何容作贼看;

  爱国翻成亡国恨,如君冤狱更心酸。

  一声绑字出堂阶,枪地呼天动六街;

  日暮仓皇齐罢市,人人憎恨胡饮差。

  品学如君不令终,几回搔首问天公;

  惨闻柴市新铺雪,斑白头颅血染红!

  举国同仇事可嗟,补天无力怨灵娲;

  吹箫若旱偕员去,暴楚何能杀伍奢?

  推翻专制去烦苛,项血淋漓费几多;

  民国初成尸未冷,论功休止表蒲罗。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