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民军浴血东进,赶走八旗军,终取荆州城

辛亥革命网 2020-09-07 09:43 来源:三峡品茶 作者:三峡品茶 查看:

八岭山,在荆州城的西北,这里本应是荆沙人踏青郊游的地方,然而在1911年11月19日的深夜,唐牺支率领宜昌的民军在这里与清八旗军展开了一场殊死激战,为拿下荆州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八岭山,在荆州城的西北,距城约20多里,因有八道起伏的山岗而得名。这里曾是楚国贵族的墓地,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就埋葬了于此。这里本应是荆沙人踏青郊游的地方,然而在1911年11月19日的深夜,唐牺支率领宜昌的民军在这里与清八旗军展开了一场殊死激战,为拿下荆州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八岭山

  宜昌民军的首领唐牺支,是新军中的思想活跃分子,也是湖北反清革命团体的一名骨干。1911年5月,清廷下谕将商办的铁路干线路权收归清政府,并派原湖广总督端方为督办粤汉、川汉铁路大臣,强行接收粤湘鄂川四省的铁路公司。

  由于清政府与英、德、法、美四国签订了出卖路权的借款合同,遂激起这两条铁路所经过四省绅商民众的强烈反对,并由此引发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保路运动。

  同年7月,为防范川汉铁路工人起事,新任湖广总督澂(同澄,chéng)瑞从武昌湖北新军调两个营到宜昌驻防,早有发难计划的唐牺支正好随军前往。在唐牺支到来之前,在宜昌西坝川主宫成立的革命团体宜昌公益会就有近300人的会员,秘密地进行着反清活动。

位于宜昌西坝的川主宫

  唐牺支等革命党人来后立刻与宜昌公益会的胡冠南、严绍陵、张径武等人取得联络,并乘着宜昌清军巡防营统领崇欢、戴寿山等人弃军离队的机会,于1911年10月18日夜里果断发动起义,次日清晨宜昌城内是一片汉帜高悬,万民齐声欢呼。起义后的宜昌各界立刻召开会议,公推唐牺支为鄂军政府驻宜昌分司令部司令。

  唐牺支在稳住宜昌阵脚后,立刻传檄周边的州、府、县,敦促满族官员投降,汉族官员归顺。檄文所到汉人闻风而动,就连一些满人也纷纷归顺,但唯独只有荆州将军连魁的态度暧昧:一方面,连魁委托英国驻宜昌领事向唐牺支求情,想与宜昌民军互不相犯,让荆州中立;另一方面,据从荆州秘密侦察回来的参谋长张鹏飞报告:荆州八旗军正在左翼副都统恒龄的指挥下抢修工事,抓紧布防,准备和宜昌民军兵戎相见。

  荆州自古就是一个军事重镇,现又夹在宜昌与武汉之间,就像是清廷的一枚钉子,如果能将它拔掉,既可以减轻宜昌的军事压力,又可以侧击武汉,使整个鄂西和鄂中的革命势力连成一片,这一点,湖北都督府和宜昌分司令部都看得十分清楚。按照先礼后兵的惯例,在1911年10月26日,湖北都督府都督黎元洪为传谕荆州八旗兵归顺,向荆州将军连魁发出专电:“本都督起义武昌,四方响应;义师所过,不肯妄戮一人……速将军器、旗册全行搬出,当与汉人一律看待……”(引自《民立报》,1911年11月26日)

  然而荆州方面并未作出回应,11月初,唐牺支又派已向宜昌民军投诚的满族官员松宽和存喜二人赴荆州劝降,结果也是无功而返。招抚荆州已不可能,宜昌民军分司令部政事参谋胡冠南劝说唐牺支,赶紧实施攻打荆沙的作战计划。

  作战计划分四路大军进发:第一路由参谋关克威带领,夺取当阳,攻打荆门,切断荆沙与襄阳的联系,防止荆州八旗军北窜;第二路由管带邓金标带领,夺取荆州八旗军在八岭山一带的外围阵地,迫使八旗军龟缩到荆州城内,而后一举歼灭之;第三路由管带欧阳超带领,先取枝江的江口,继而发兵荆州万城,与邓金标部形成从荆州城西边分左右两路强攻的态势;第四路则由标统喻鸿启亲自带领,乘小火轮去沙市与当地准备起事的沙市巡防营和民团联络,以光复沙市,从而形成从荆州城东面攻击之势。由喻鸿启统一指挥进军荆沙的各路大军,拟一举拔掉荆州这颗大钉子。

荆州万城北门遗址

  1911年11月初,攻取荆沙的作战计划开始付诸实施。最先传来捷报的是关克威部,关克威是江陵龙湾司人,是共进会在湖北新军第八镇第三十二标二营的代表,宜昌起义后任唐牺支分司令部的参谋官,对光复家乡他是一马当先。

  11月4日,关克威率一营到当阳,荆门州知州周嘉琛立刻让人挂起白旗,打开城门迎接民军(当阳当时属荆门州)。随后关克威部又攻占荆门,切断了荆州与襄阳清军的联系。

  11月19日深夜,邓金标和胡冠南的左路军开始向八岭山上的荆州八旗军发动攻击。左翼副都统恒龄在八岭山、梅槐桥和秘师桥布署有2000多精兵,在八岭山南端还配有大炮,可谓是兵强马壮,以逸待劳。因此,战斗打响后八旗军凭借有利地形拼死阻击,给邓金标部的进攻造成巨大的阻力。然而八旗军终是无心恋战,民军却是越战越勇,邓金标部在毙敌百余人后,于次日清晨拿下八岭山,打开了通往荆州城的门户。

  在同日深夜,欧阳超的右路军在万城堤一线发起攻击时,却不如左路军顺利,他们原打算偷渡沮漳河,继而攻占梅槐桥,拿下八旗军在秘师桥的主阵地,再撕开一条进兵荆州城的通道,却不料在偷渡沮漳河时被万城堤上守军发现,在一阵密集的炮火扫射下,欧阳超部不得不后撤。直到11月23日深夜,欧阳超部的百余人敢死队,在一个叫谢之路民间武师带领下才涉过沮漳河,并突入万城守敌兵营。

  八旗军在丢下几十具尸体后,仓皇退守梅槐桥、戴家湾和秘师桥。25日清晨,欧阳超部向梅槐桥的八旗军又发起攻击。这一带湖塘港汊众多,成片的芦苇又密又高,八旗军将这里作为守卫荆州城的最后一道防线,因为从这里再向东30余里就到了荆州城下。因此梅槐桥这一战打得异常激烈,双方死伤众多,但由于有邓金标部侧应,民军经过一番殊死拼杀,还是将八旗军压到戴家湾西南山地和秘师桥。

  眼看再冲杀几次就可以兵临荆州城下了,却不料在26日的拂晓,恒龄派出的一支2000余人的八旗军,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气势汹汹地向梅槐桥反扑而来。由于欧阳超部与邓金标部已形成钳形进攻态势,且两军互为照应,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因而民军士气大增,愈战愈勇,倒显得这支反扑的八旗军军心涣散,斗志全无,终成强弩之末,在死伤600多人后,无可奈何地退守到荆州城及东门外的草市一带,妄图依托护城河等处的水网作最后挣扎。 唐牺支的宜昌民军战斗力之强,进军速度之快,荆州八旗军之不堪一击,都让荆州将军连魁等人深感意外,同时也深感惊恐。他们一边向清廷连连发电请求派兵增援,一边将残余的八旗军在荆州城内作最后的布防。

  由喻鸿启标统率领的那支80余人的分队进展得最为顺利,他们于11月17日从宜昌乘小火轮顺江东下,一到沙市码头就和沙市巡防营及民团的人联系上了。次日沙市巡防营和民团敞开城门配合喻鸿启部进入沙市。

  喻鸿启部进入沙市之后,大张旗鼓地虚张声势,形成已有民军主力攻占沙市的假象,以迷惑荆州城的八旗军。荆州城当然是在作最后的备战,但无论荆州将军连魁等将领如何处心积虑地去加强荆州城的防守,都不能改变让他们成为瓮中之鳖的命运了。

  几路民军合围荆州城的大网已经撒开,荆州八旗军已经陷入了灭顶之灾,荆州城最终被民军占领。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