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督之争

辛亥革命网 2020-09-07 13:37 来源:辛亥革命网 作者:徐柏刚 查看:

广东独立的消息,传到浙江,浙江都督朱瑞,及巡按使屈映光,亟向中央请兵,巩固浙防,一面将城内两旅调驻城外,恐防童保暄有变。

  广东独立的消息,传到浙江,浙江都督朱瑞,及巡按使屈映光,亟向中央请兵,巩固浙防,一面将城内两旅调驻城外,恐防童保暄有变。还有叶焕华一旅,也怕童联络,亦令移驻。打算把原驻防上海的北洋军第十师进驻浙江,拟巩固他对江南的统治。这消息传开,全浙人大哗,纷纷电阻,特别是浙军中下级军官无不愤慨异常。竞相要约:“如北军果入浙境一步,即以武力拒之”。 那时有志共和的童保暄复跃然奋起,入城见朱,请即独立。隔了一天,朱瑞蓄意加害童保暄一帮人,会议时暗埋伏兵,伺机逮捕。叶颂清觉察后,于掌心书“谨防”两字示童保暄,并掩护其逃出督府。

  王文庆因势利导,先是召集童保暄、夏超和军警两界多数中、下级军官会议,作最后动员和决定。决定于4月10日夜发动武装起义。又通过王任化约见屈映光的卫队长陆容求,并做通了陆的工作,要求“你只要按兵不动,静待命令就行”。后因准备不及,临时决定推迟至11日夜举行。1916年4月12日晨,反袁起义的枪打响了。童保暄的二十三团和二十四团,乘着11日夜间入城,直攻将军署,吕公望令陈肇英从嘉兴率全团精兵,开至杭州清泰门及候潮门外驻扎,待命进城,对省城形成包围势态。1916年4月12日《申报》讯:“童保暄与夏超于十一日夜率队进攻将军府,朱瑞部下多同情民军,不愿作战,故当夜即攻下将军府,朱瑞化装潜逃。”

  童保暄进入将军署中,左右四顾,毫无人影,真是大难来时各自飞。将军署迅即为起义军所占。“接着,起义诸要人在此举行第一次善后会议。首由莫永贞提议选举都督,继由郑康甫提出举都督四个条件:1、素有德望者,2、有联络各民党能力者,3、与北京无特别关系者,4、对人民无恶感者。紧接着,阙麟书提议举王文庆为都督。但这一提议,遭到以童保暄为首的军界实力派的反对。童保暄针锋相对地提出:“目下宜变通办理,都督以屈巡按使为宜。”莫永贞等虽为此辩论多时,但由于军界坚持甚力,最终还是通过了童保暄提议。王文庆仅被举为参议会会长。王文庆等25人联名发表《浙军独立通电宣言》。军政府宣布尊重《临时约法》,恢复民国体制,但并没有恢复省议会,而是暂设参议会作为过渡。

  4月14日,在督府组织召开浙江省临时参议会,由张翅主持临时省参议会,讨论浙江军政首脑人选。童保暄、吕公望、周凤岐都有实力,都想当,但又都不好意思自荐,只能在会上沉默不语。鉴于当时缺乏众望所归的人物,浙江军界还难以找出一个有能力控制全省的人物,结果还是张翅提议,由屈映光为都督,王文庆为省长,实行军政分治。“开会议决:军民分治,推文卿为省长,下设两厅,以莫永贞为财政厅长,张任天为教育厅长,兼省长公署秘书长。推屈映光为都督。并以都督屈映光名义于1916年4月12日通电反对袁世凯,宣告浙江独立。”①

  当日下午,在军绅各界头面人物“合词呼恳”下,屈映光勉强同意以浙江巡按使兼浙军总司令名义维持全省秩序。他一面布告各方“凡尔各色人等,务须各安生业,共遵法令。倘有私自招兵及假托独立名义,煽惑人心,扰乱秩序”,“一律照常办事,不准擅离职守,伟诏所属,一体遵照”,“定以军法从事,决不姑宽”。革命党人和浙江人民不会同意这种“只闻维持秩序,不闻有反袁声调”的状况长期存在下去的。王文庆得知屈映光仍以巡按使名义发号施令,“乃勃然大怒,宣言与屈氏誓不两立”。

  屈映光当都督,完全是在驱朱后作为临时过渡措施的。屈映光大耍两面派手法,一面暗中又密电袁世凯,说浙江独立,力陈其不得己而从“军绅各界之请”的苦衷。正当袁世凯日薄西山时,屈映光发来的态度暧昧的电报却使袁世凯感到极大的安慰,因此袁世凯为了稳定人心,他顾不得屈映光的电报是一封密电,竟于14日全文公布了屈映光的呈文:“四月十一日夜四时,突有军民,拥至军署,将军失踪,当经密派警队防护本署,次早军官士绅,以地方秩序关系,强迫映光为都督,誓死不从,往复数四,午后旋有各机关官长暨绅商领袖,合词呼恳,最厉即请以巡按使名义兼浙江总司令,借以维持地方秩序,固辞不获,于今日下午,始行承诺,以维持军民而保治安。现在人心己定,秩序如恒”等语。袁发表申令,且说:“……该使识略冠时,才堪应变,军民翕服,全浙安然,功在国家,报堪嘉尚,着加将军衍兼署督理浙江军务”。让全国知晓“浙江独立”的不成功。

  申令公布后,浙江轩然大波,有人称这是“浙江人之奇耻大辱”,其实屈映光推上都督位置的人都是反袁世凯的人,如今大家才得知屈映光与袁世凯竟然是一丘之貉。夏超见势,与周凤岐合计。逼屈映光交权,周凤岐派两个营开进杭州,直接用剌刀逼屈映光交出政权,屈映光见此情况。只好赶紧宣布正名为都督,以缓和人民的反抗。屈映光暗中却继续与人民为敌,5月1日,屈映光还派兵捕杀中华革命党浙江司令夏尔屿。于是浙江各界民众忍无可忍,通电指责其罪行,在王文庆的策动下,浙江省参议开会,迫使屈映光辞职。

  浙江以武装起义而独立的影响和作用远远大于其他独立省份,王文庆在其中起了主要的组织和领导作用,因此,北洋政府视为眼中钉。段其瑞政府派国会议员殷汝丽(字铸夫、号柱公,浙江平阳人)“南下来杭,他拥夏超上台(当都督)”①,“并假意拥护吕公望为都督” ①。扬言吕公望当都督后,把吕的旅长让给王萼(王文庆的弟弟),以争取王文庆的支持。吕公望多少也听到己些风声,紧跟着屈映光身后“要文六发饷械,名义上是要北伐,实际是逼宫” ①。终于5月5日晚上,屈映光被迫设宴政务厅,邀军政要人及绅商人士,宣告辞职,交出都督印信。宴会上屈映光一边说他不想当谁想当就谁当好了,一边把印信往桌上一搁。这时坐在他身边的吕公望,一动声色的把印信搂在自己手里。于是有了屈映光设宴让都督印信给吕公望之说,当然也有说,并不存在“私授”一说。“宴会上吕公望和徐定超(字班候,永嘉枫林人)分坐在文六左右首,班候力劝文六收回成命” ①。台下乱哄哄的根本不知发生什么事情,徐定超劝说半天,席间无一人和者,自知无趣而停下。“吕受印信,未作声,都督就换做吕公望了。”①

  “宴后,回到金枪班巷,文卿、羽生齐集我室(张任天),共商补救之策。我说,限制军权靠法律,提议颁布《浙江军政府组织法》。他们要我起草,由杨子恺、樊霁初协助,三人就在王公馆东亭子间动笔。这事为财政厅秘书楼新民见到了,他立即报告财政厅长莫伯衡,莫转告殷铸夫。”①

  5月7日,“殷铸夫和吕公望召集了浙江十府参议员到银枪班9号“王公馆”开会,双行鱼贯而入,首排为殷铸夫、吕公望,次排为莫伯衡、夏定候,再次为各府参议员,到楼下会客室坐定,文庆、翅生与我从楼上下来,铸夫表面上来征求我们的见意,实际他们早有筹划,他拿着一张纸,上写:吕公望都督兼省长,下一横划,并列王文庆民政厅长,莫伯衡财政厅长,张家福教育厅长,夏超警察厅长,征求大家意见。会上众说纷云,有的人认为警察素属民政,不宜独立设厅;有的认为设厅太多” ①。 更有人固辞不就的,而王文庆却不发一言,他接受了民政厅这个职务,任劳任怨,干到年底,他因病而辞职。“这次会上议决:加设警察厅;教育厅合并与否由教育、民政二厅厅长斟酌后定。”①这一段是张任天先生反袁世凯复辟的亲身经历。

  1916年5月6日,吕公望又致电独立各省,以表讨袁之决心。浙江独立虽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但由于它地居”濒海要冲,形势颇胜,交通最便,又为财赋素著之区,因此其影响和作用却是其他独立省份无可比拟的.

  ①括号内容来自胡国枢著《浙江辛亥革命与光复会》第十四节光复会遗老张任天。

   徐柏刚整理 2020.8.22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