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上海光复,闸北率先发轫

辛亥革命网 2020-07-27 09:22 来源:政协头条 作者:段炼 查看:

辛亥上海光复,闸北率先发轫,继之支援南市,从而一举奠定东南政局,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上海光复在整个辛亥革命中具有“关键之役”的意义,不仅缓解了武汉三镇之围,扭转了敌我双方的实力对比,而且使得这座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成为革命党人的后勤基地。辛亥上海光复,闸北率先发轫,继之支援南市,从而一举奠定东南政局,为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成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闸北的由来

  清康熙、雍正年间,吴淞江上曾建有两座阻挡潮水的石闸,两闸以北地区逐渐形成市集,因而得名闸北。道光末年至同治初年,各地移民不断流入上海,贫苦民众多在闸北区境南部筑屋定居,开始出现一些自然村落和居民点。境内吴淞江岸逐渐成为农副产品等物资集散和交易地,有道路分别自老闸、新闸通往江湾镇、大场镇和真如镇。上海开埠以后,吴淞江开始通行小火轮,“于是新闸、老闸之间,亦见起色”。此后,随着吴淞江上桥梁的陆续架设,闸北地区与租界的交通更趋便利,往来更为频繁。1876年,英商擅自修筑的吴淞铁路通车,这是中国大地上出现的第一条营业铁路,起点站设在闸北河南路桥北堍。不久,吴淞铁路被清政府收购,拆除后运往台湾。1897年,清政府出资重建淞沪铁路。1908年,沪宁铁路竣工通车。淞沪铁路成为沪宁铁路支线。而上海火车站即位于闸北境内,因水运和铁路交通之便,闸北地区日趋繁荣。

  自雍正二年(1724),宝山县从嘉定县析出,置县治于吴淞所城,隶属太仓州,南境至界路,迤西沿吴淞江故道与上海县接壤。同治二年(1863),上海县虹口地区被辟为美租界,后与英租界合并为公共租界。光绪十九年(1893),闸北东南部原属上海县高昌乡的区域被占为公共租界的一部分。按照《南京条约》的规定,通商开埠仅限于上海县,列强无权在宝山县境内租地经商。随着闸北地区的日趋繁荣,租界当局一直觊觎宝山县境内广袤的腹地,尤其是与虹口毗邻的吴淞和闸北。光绪二十六年(1900),为抵御租界扩张,广东商人陈绍昌、浙江商人祝承桂等联合上海、宝山两县当地绅商,呈准两江总督在闸北自辟商埠,创办了上海第一个民办市政机构——闸北工程总局。

  自闸北境内华界地区自辟商埠之后,兴建了一批马路、桥梁等设施,城市化速度大大加快。因地价低廉,水陆交通便捷,一些政府官员、世族绅商纷纷到闸北投资,建厂开店。1908年,沪宁铁路通车和火车站建成之后,闸北交通更加便利,市场随之扩大,形成区域工业中心。而长安路与中兴路之间,湖州帮在此开设丝厂27家,形成丝厂小区,是闸北西部的繁荣中心。

  此时的闸北,名义上虽然还属于宝山县管辖,但与上海的关系更为密切。光绪三十二年(1906),闸北工程总局因经费不足改为官办上海北市马路工巡总局,不久又改称上海巡警总局。显然,闸北早已成为自治区域,市政实际已归入上海。宣统三年(1911),设闸北自治公所。辛亥革命后,又设闸北市政厅。直至1927年7月,始建闸北区,正式划入新成立的上海特别市。

  闸北光复前后

  同盟会领导人陈其美在上海从事革命活动时,一直以闸北为据点。1911年7月31日,中国同盟会中部总会在闸北境内的湖州旅沪公学成立。同年10月10日,清军攻占汉口,民军退守汉阳,革命处于存亡危急之秋。在此形势之下,同盟会中部总会委托陈其美与光复会领导人李燮和合作,在上海发动起义。当时,除驻扎上海城厢内外和江南制造局的水陆军警外,驻守黄浦江两岸的清军武装还有吴淞炮台要塞守军、分驻宝山的5个巡防营、驻扎浦东的沪军巡防营部分官兵、吴淞营官兵、海巡盐捕营官兵、驻扎吴淞的济军3个营、吴淞巡警总署警务区警士和闸北上海巡警总局巡逻队。主要兵力集中在宝山县境内的闸北、吴淞地区。因此,“群起建议,以为淞沪必同时并举。沪为万国耳目所系,淞为江海屏障,不联络一气,则声势不雄,而东南诸省,亦未遽肯相应”。于是,革命党人与商团领袖商议决定,11月3日下午,在南市和宝山吴淞、闸北同时起事,闸北以巡警总局为目标,上海城厢以道台衙门为目标,城南以江南制造局为目标。

  闸北自开商埠后,即在闸北工程总局下设警察。光绪三十三年(1907),两江总督端方奏准上海推广巡警,委派瑞澂为督办,候补道汪瑞闿为总办,改上海北市马路工巡总局为上海巡警总局。共有警务人员1000余人,下设警区4路19区,其中闸北为4路5区。显然,闸北上海巡警总局巡逻队是一支非常重要的队伍,在上述驻守黄浦江两岸的8支清军武装中,是最靠近租界,也最靠近上海县城。无论是策反或是消灭这支武装,对于上海光复而言都是头等重要的大事。自曾国藩镇压太平军后,“江防海防,多湘军老将;巡官警长,亦多湘人”,光复会会员李燮和“独以湘人子往来游说”,先后策反闸北上海巡警总局巡逻队队官陈汉卿和吴淞巡警总署巡官黄汉湘加入了革命队伍。

  不料,因消息泄漏,巡警总办汪瑞闿和巡警总局局长姚捷勋密谋镇压,闸北方面决定先行起义。11月3日上午10时,由陈汉卿带头,集合部分巡警及闸北商团全体会员,准备进攻巡警总局。汪瑞闿、姚捷勋闻讯逃入租界,巡警总局升起写有“光复”二字的白旗,各分局警士纷纷响应,起义军兵不血刃光复闸北。与此同时,黄汉湘等率领吴淞军警起义,决定设立吴淞军政分府,推李燮和为水陆军总司令,巡警总署警务区长杨承溥为民政长。吴淞炮台守官姜国梁、南汇营游击龚先耀、吴淞营参将许宏恩等即刻响应,并致电策反停泊吴淞口的清军水师舰艇。于是,从炮台湾至薀藻浜火车站,白旗随处飘扬,吴淞宣告光复。4日晨,黄汉湘命吴淞警局巡官仲杰为队长,带领民军50人开进宝山县署,割去知县胡调元发辫,夺得印信,搜获大宗窖银,宝山县城就此光复。5日,宝山地方绅商在劝学所开会,组织临时议会,推选闸北商团会长钱淦为宝山县民政长。

  起义之前,公共租界当局以沪宁铁路系借英款建造为名,派万国商团进驻沪宁车站,阴谋把闸北划入租界。11月3日,闸北商团司令尹村夫奉命前往交涉,限令外兵于12小时内撤离车站。次日早晨,车站屋顶升起九角革命旗帜,铁路命脉归起义军掌握。

辛亥革命期间,在闸北集结的上海革命军 (资料图片)

  辛亥上海光复

  闸北光复传出之后,驻扎在浦东的沪军巡防营由章豹文率领,巡防水师五营官兵由管带王楚雄率领,立即响应,易帜反清。苏松太道刘燕翼逃入设于租界内的洋务局,上海知县田宝荣亦闻讯逃走。11月3日下午2时,小南门救火联合会钟楼敲响警钟信号,陈其美、李平书等率领上海商团迅速占领了上海县城。按照原先约定,闸北商团司令尹村夫率领韫怀商团于午后至沪军营操场集中,奉命协同闸北敢死队进攻苏松太兵备道衙门,并担任城厢防务。晚上8时许,上海县城内道、县衙门以及县署监狱等机构,均被起义军攻占。

  位于上海县城外西南高昌庙地区的江南制造总局,是清政府最为重要的军械制造工厂,所造枪炮正准备运往汉口,用以武装清军。闸北光复以后,制造局总比张士珩立即抽调重兵入厂驻守,准备与起义军决一死战。11月3日下午3时,张承槱、刘福标等率领敢死队攻打江南制造局不克。陈其美下令暂缓进攻,只身入局劝降,不幸被俘。眼见进攻受挫,起义军只能退回上海县城。

  光复会领袖李燮和闻讯,即刻率领吴淞、闸北起义军,经黄浦江水路到达高昌庙,与李平书的商团武装会师于制造局门前。李燮和被推为总司令,负责指挥攻打江南制造局的战斗。临战之前,李燮和即席发表演说:“今日之事,乃拿破仑所谓最后十五分钟者,大局存亡在诸君一勇怯耳。无已,燮和请为诸君先登。”将士们受此鼓舞,齐向制造局冲去。在攻打制造局的几支队伍中,反正归正的原清政府军警战斗力最强,其中就包括了陈汉钦率领的闸北巡警。11月4日凌晨两三点钟,起义军从三面围住制造局,商团和敢死队进攻后门,军警负责攻打前门。闸北巡长王得超冒着枪弹奋勇向前,连掷3枚炸弹,炸开大门。清军退守二门,居高临下,一枪打落王得超的帽子。王得超仰面掷弹,炸毁敌楼,守军纷纷跌下,未及逃跑者皆袖白布投降。前门已克,后门难守,张士珩急命新调入的巡防营和炮队营抗击,并请海军飞霆舰救援。无奈“巡防营观望不前,炮队营屡调不出”,飞霆舰则借故“炮未安齐”敷衍了事。上午8时,张士珩见大势已去,乘小火轮逃往租界,起义军占领江南制造局。“瞬息之间,全城咸知制造局已归起义军掌握,纷张白旗以庆,初不意一夜之间,上海光复已告成功。”

  (作者系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0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