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禄贞《沿途日记》(3)

辛亥革命网 2019-10-31 13:47 来源:团结报 作者:聂红萍 整理 查看:

四下,抵高家堡,宿行台。地归静宁属,居民约六七十户,小贸者数家。此地无泉,水取自溪沟,性咸不可饮食,一带土质望望,白浮于色,似含有硝质。

  十六日 晴

  四下,抵高家堡,宿行台。地归静宁属,居民约六七十户,小贸者数家。此地无泉,水取自溪沟,性咸不可饮食,一带土质望望,白浮于色,似含有硝质。闻山内不远有出硝地方,籍炼皮货之用,此其类也,咸水之所以多也。前去青家驲地,水咸而味尚不苦,至会宁地,则咸而又苦,骡马亦不甘饮。过安定境界,泉水出焉,取而饮之,殊为可口。本地寒气甚,不宜冬麦。每春二三月下种,六七月收麦。人少地广,今年种于此,明年种于彼,易地皆可有秋。故务农者除冬耕外,于粪草一切平时不甚讲究。

  十七日 晴

  十下,行十里,过界石铺。居民约三十余户,有饭店、车栈、小贸者。卡房一座,书有“静宁营”字样。静宁地当入口要道,属地之广亦可见矣。

  计自平凉过来,山色黑而多红,南方呼此等地为红砂坡,极多出产,缘地性肥沃故也。此则一望荒郊,草木俱无。当非土性之硗薄,亦人力不讲求种植耳。

  闻由西安至兰州,雇大车需银三十两以外,轿车需银廿四两,官价则就民价加多。至货车不同,每货百斤脚价银三两八钱,或载千斤二千斤,按轻重计算,尝有大车载货脚银至七十两以上者。由甘至陕运货价亦相同。惟兰州棉烟至陕运价以石论,石则二百余斤三百余斤不等,价亦五两六两不一。

  午尖,有绣毬白泡菜,味甚佳。此物惟鄂中襄、郧、宜、施一带有之,称绝品。今于此地得之,不禁有故乡蒪鲈之感矣。此菜又名包白菜,为会宁出产。邻县间亦有之,不甚可口。

  十八日 半阴晴 风大作

  一下,行廿里,地势渐下,过张成堡,人户不及十家。平凉营驻此,为修桥力作用。缘下有会宁河一道,平时水不甚深,可通车,冬令冰冻不能再行。另有桥三道可走,今年桥倾圮,大家加修筑,故藉此兵力为便。

  下会宁河,岸壁曲折,河旋绕而行。土色红黄,水流亦为之浊。闻今年春夏盛涨,曾有货车至此,卒不及防,被水冲走,辕骡亦同淹没。缘山溪水暴发无常,势极猛烈也。现已冰结大半。据车夫言,过三数日冻甚,车马不可行,由桥上走。沿河行,左岸桥三道,一最高,约卅丈以上;中一道,约廿余丈;下一道稍低,刊有“屹若长城”四字。均以土石砖块筑之,势甚坚。下有石孔,可通水道。闻此次工程,力出自兵款出自上宪筹拨,除动公项三千余金外,会宁蒋令捐廉千余金,合计五千以外,未累及民,亦善举也。

  遇驼载盐百余袋,每袋计二百斤左右,询由安定运来白盐至平凉销行者,白盐与青盐、花盐如何分析,尚能考查,盐色之多于此可见。

  五下,入会宁城,宿工馆。馆在学堂内。县内有高等小学堂一,学生卅名,教习二人,乡有民立小学堂一。城内居民约五千余户,合县约七千余家,巡警城中设局,有卅人,沿大道均有分局。

  城内杂货各店有而不旺,粮食夏麦尚好,尤以秋收杂粮为大宗,如小米、豌豆之类。本地不酿酒,用者购自徽县地方,高粱所煮,味亦佳。

  十九日 晴

  一下三刻,又廿里,过樱桃河。居民三五户。小憩,饮茶亦清洁,询悉煨茶之水系窑水也。窑水者,平常雨多时,筑窑贮之,俟澄清后煮茶为便。闻夏月热气较盛,窑水饮之常有腹懑之患。惟现交冬令,寒潭清净,用之无异泉水也。

  三下半,抵西巩驿,宿行台。驿上居民约四五十户,小有市面,买食物不易得。行台荒落,如宿野店。水火均无从觅购,去茶馆买水,一小壶需钱十二文,一洗脸盆需钱廿四文,并不可以多买。旅况如此,可谓苦矣。

  廿日 晴

  一下,行卅里,上清凉山顶。居民约三十户,杂货二三家,食物无多,茶水不便饮,午尖而不果。缘此山极高,向为无水之地,民户用水恒取之数十里外,晚去早归,每日一次,可以自给,不足供往来者解渴之需。往年三六九月缺水,余月窑水尚可备用。今冬晴多雪少,窑水亦不易有。故今日过此,杯茗不可得也。

  四下,入安定城,宿行台。由东门入。城内有邮政局一,电报局一,巡警局一,巡兵十名,守备、把总各一,合制兵四十余名。兵饷分两季在甘藩库支领,每年约共银六百两左右。有小学堂一,学生廿余人。合关厢居户约五百余家,各生意杂货店有而不旺。银色足者每两易钱一千一百余文,差者每两易钱九百余文。食物较东路一带价贵,在平凉、静宁、会宁各属,馍每斤十二文,此则每斤廿四文,余类此。城内汉民多,回民少。无外国教堂,无从洋教者。民风朴而不勤。所饮之酒本地不造,来自秦州。

  本地水性咸,县城文庙内有一泉,可供衙署之用,以外均以窑水为生活。土质含碱,地少肥沃,树林不能栽植。从前左文襄饬令沿途栽柳,此地一带独少全活。现令整顿官树,缺者补之,亦非易事也。

  守备安姓,言本地有制兵四十余名,专为送迎差事之用。陕甘共八镇,陕驻三镇,甘住五镇,每镇不及二千人。固原提马步四旗,马一旗,百余名,步三旗,约共九百余人。甘省督标二千人左右,省城有炮队一旗,除各镇先改练军,后改续备军,今改巡防军,此外未练新军。

  廿三日 晴

  近日以来,沿途州县探知自东来办差,迎送拜谒纷纷,每力辞之不得。由此昼眠夜走,不按站行,庶免应酬杂沓之习。而深宵寒月,茅店鸡声,风潇潇起,毛发皆霜,溪汩汩流,蹄声影碎。旅况之苦,亦有所不得辞者矣。

  半夜后起行。走五里地,上坡陡峻难行,约廿里许上山顶,即车道岭也,著名大山。人户零星二三家,有堆卡一座,山头悬红旗一面。闻有防勇十余人常川驻此,以护行人。

  廿四日 晴

  九下半,上小水子,早尖。小水子河清而浅。有二路抵尖所,一车路,较远;一马路,较近。先由马路行至尖站,遥望前面土山岩脚下通一河,水多清而流势猛,河宽十丈、十余丈、廿丈不等,小水子河旁流入之,询即黄河也。由秦而豫,色红黄而浊,泥即沙,沙即水,两岸畏之决溃,溃患为中国财政上一大漏卮。今观于此而轻绿遥映,颇有清流之概,可语奇矣。诗云:“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于兹盖信。黄河来路尚远,此其过境也。计金家崖至此行二十里。

  十二下,过东岗堡。来路纡斜,半在山腰,至此则平原中开,一旦豁然。杨柳人家,楼阁远映,已望见省城墙垛,参差如绘。地内多石子,不易种植。水车极多,浮桥轮盘啣连不断,皆运河水以灌地也。又种烟叶,满地杆枯叶黄,尚未采摘。计城外地亩,烟居多数,可知甘省棉烟之广且多也。

  二下三刻又廿里,入兰州城。由东关进,宿客店。今晨寒气较大,马背霜浮,毛白如雪,马蹄马尾冰结如珠,累累然叮当有声,冷已甚矣。至午则晴烘满地,反似有盛热之象。今冬晴久,路上泥干,而浮松若粉,约五寸、一尺深不等。车马经过,土落则如雨成滴如水。初拂灰飞,则如布蒙面,如雾遮天,对面不见人,满身衣着土。入店后须眉变形,尔我不分,路行可谓苦矣。然则天旱泥软不易行若此,其雨久泥陷之状,又可知其为畏途也。

  近过一带地方居民着棉衣者,一短袄一长裤,着皮衣者或缝布面皮袍,或仅用羊皮桶着,夹衣单衣者一二件不定。惟有数岁小儿每上衣不下裳,赤体若素。虽由冬晴无碍,而早晚寒度风霜可畏,岂真穷民抚孩,无力置一裤乎。而小儿亦不闻因此有感冒风寒之说,其身体之结实概可知矣。

  廿六日 晴

  辰后,往谒甘督,遽辞以疾不见。

  北门外有北塔山,为甘省名胜,往游之。出城门过黄河,河横廿四舟以为浮桥,旁系巨缆,两岸以铁柱镇之。闻每年冬至后三九之三日,河冻即成冰桥。俟来春解冻后,浮桥如故。甚稳适可渡。上河北岸,居民约数百家,东路则去西宁,西路则出关外,诚往来要道也。登山螺旋而上,古庙层层,有老君罗汉各殿在焉。舍宇约分三路。如陟级,然塔则矗立中峰之上,高约十丈许,一凭眺间,黄河水流其下,兰州城横其前,五泉山竖于对面,中间城郭楼台人家,杨柳炊烟四起,鸡犬声闻。居民约五万户以外,城周九里有余,地势东西长而多平坦,南北短而多山岗,俨然大都会之地也。登斯山也,观斯城也,踌躇徘徊者久之。已而夕阳在山,暮霭平横,市上灯明,二庙中鼓起,流连咏歌者不得不驾言归去矣。(三)

  (作者系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