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女儿孙婉的悲喜人生

辛亥革命网 2016-05-10 15:07 来源:《世纪》 作者:孙霄 查看:

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辛亥革命前后,在一个朝代即将面临更替的历史变迁中,澳门也成为中国革命党人策动民主革命的舞台。孙婉除了于1929年至1933年陪丈夫赴巴西就
 

  澳门是中国与世界交往最早的门户之一。由于澳门曾经在历史上具有对中国领土的中立地位,它曾吸引了许多持不同政见的人士在此居住和生活。辛亥革命前后,在一个朝代即将面临更替的历史变迁中,澳门也成为中国革命党人策动民主革命的舞台。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早年就是从澳门走向世界的。不仅如此,孙中山的长兄孙眉、元配夫人卢慕贞、长女孙娫、次女孙婉、女婿戴恩赛、外孙女戴成功不仅曾在澳门居住和生活,他们也是从澳门告别人生的。其中,孙婉除了于1929年至1933年陪丈夫赴巴西就任公使一职和有时在香港小住外,绝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澳门,她在澳门大约度过了五十个春秋。

  在国内已出版的研究孙中山亲属与后裔的文史资料与书籍中,关于孙婉的少年时代和赴美国留学后与王伯秋结合,生下一双儿女王纕蕙和王海平(即王弘之),已有学者研究和介绍。但对于1921年孙婉返回澳门侍母以后的这段历史则鲜为人知,能够了解这段历史,主要得益于笔者曾有幸参与了孙婉及家人遗物的整理工作,而孙婉女儿戴成功留下的日记、录音资料,尤其是孙婉的干女儿司徒倩亲笔撰写的回忆录,更为笔者了解这段历史提供了重要的史料。笔者深信,随着对这些资料的整理、研究和发表,对于人们深入了解孙中山亲属及后裔的历史能够起到拾遗补漏的作用。

  孙婉(1896—1979),亦称孙琬、孙金婉,戴孙婉。孙婉是孙中山与元配夫人卢慕贞所生次女,他们的三个儿女都是在孙中山策动革命的风潮中诞生的。在1891年至1896年这五年间,孙中山与卢慕贞相继生下了长子孙科、长女孙娫和次女孙婉。孙中山一生共有四个外孙,他们均为孙婉所生。他们是孙婉与前夫王伯秋所生的女儿王纕蕙、儿子王弘之;与丈夫戴恩赛所生的女儿戴成功、儿子戴永丰。

  一、兄长孙科作媒与戴恩赛喜结良缘

  1920年,守候在上海为了一双儿女而望眼欲穿的孙婉已渐渐失去了等待的耐心,虽说她万分思念儿女,但也牵挂着远在澳门的母亲。她决定赴澳门侍奉母亲卢慕贞。1921年,孙婉回到澳门后,开始陪伴母亲卢慕贞,她和母亲住在澳门文第士街卢慕贞的公寓(即孙公馆)。孙婉未料想到,她来到澳门后个人的婚姻问题“柳暗花明”,经哥哥孙科介绍,孙婉认识了1918年毕业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的哲学博士戴恩赛。

  戴恩赛(1892—1955)广东五华人,1892年出生于香港,曾就读于育才书社,1913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堂,后就读于北京清华留美预科学校。1914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国际法。1918年,戴恩赛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回国。回国后,戴恩赛担任广州军政府外交部秘书,次年任外交部政治组组长,其后任外交委员会委员、外交调查委员会会员①。其间,戴恩赛与孙科建立了良好的个人友谊,因此,使得戴恩赛能够有机会通过孙科结识孙婉,并最终促成了这桩婚姻。

  1921年3月19日,孙科遵照母亲卢慕贞的意见,在澳门孙公馆为令妹孙婉与戴恩赛博士主持了结婚典礼。在孙婉的遗物中至今仍保存着当时结婚时的原版照片,孙婉披着婚纱站在戴恩赛身边,孙科和夫人陈淑英站在第二排,母亲卢慕贞、“四姑”陈粹芬等亲友则簇拥在一对新人的身后。孙婉和戴恩赛是恋爱结婚,不仅父母同意,还得到了岳母大人卢慕贞的重视。婚前,卢慕贞曾向儿子和女婿提出了一些特别要求:一是婚礼要在澳门孙公馆举办;二是指定孙科担任他们的主婚人;三是女婿结婚后一定要长居澳门②。对于岳母大人提出的要求,戴恩赛都满口答应,因为他非常爱孙婉,只要是为了爱妻,他什么条件都乐于接受。

  孙婉的婚姻还得到了父亲孙中山和宋庆龄的支持与关爱。3月11日,宋庆龄致函孙婉:“你父亲和我很高兴听说你们的婚礼在澳门举行。希望你们将会十分幸福,寄给你礼金四千元,或者,如你父亲所说,这是你的‘嫁妆’。”③当时,上海的《民国日报》有题为“孙中山嫁女俭朴”的新闻报道。报道说:“孙中山之女公子(孙婉)于本月19日在澳门与美国留学之博士戴某(恩赛)行结婚礼,故事前绝未告诸亲友,事后知者亦极少。婚礼由孙科赴澳门料理一切,21日即已返广州。”④两人结婚时,父亲孙中山就在广州。那天,他突然通知政府的一部分官员去吃饭。人到齐后,孙中山突然向大家宣布:“这次请大家来吃个便饭,是因为我女儿孙婉和戴恩赛博士结婚,事先未有通知大家,以免赠送礼物。”在座的官员听到后无不感慨,更加敬佩孙中山的为人和处事方式。

  孙婉与戴恩赛结婚后夫妻恩爱,相敬如宾,开始了幸福的蜜月生活,它弥补了孙婉曾在感情上遭受的难以愈合的创伤。结婚后,他们还开着车去广州东山等地度蜜月,开始了他们浪漫和温馨的生活。

  1921年冬天,孙婉与戴恩赛有了爱情的结晶,他们的女儿在香港出生,时值孙中山在桂林北伐,希望一举成功,就给外孙女起名“成功”。1923年夏,孙婉在香港又生了一个儿子,当时,孙中山为纪念在永丰舰(即中山舰)蒙难事件,给外孙起名“永丰”⑤。可以看出,孙中山是十分喜爱他的两个外孙的。同年,孙中山任命戴恩赛“梧州海关监督兼外交部特派广西交涉员⑥。

  二、随丈夫出使巴西前牵挂在沪的儿女

  据司徒倩回忆:孙婉很少开口给别人讲述自己年轻时期与两任丈夫的恋爱史,即使与她昼夜相伴的女儿戴成功也很少听见她母亲对往事的回忆。许多年后,在翻译他们夫妻往来的英文信件时,才对他们的感情生活有所了解。1925年,孙中山在住院期间,戴恩赛在北京随侍,与孙婉分开了一段时间,两人往来书信不断,从他们的书信中,可以看到他们两人当时相爱得多么的热烈。下面是翻译的部分信件内容:

  “1925年3月12日早上九时四十五分,父亲离开人世间(国父孙中山),当这事发生时,我们在他的身旁,在这悲伤的时刻,父亲走了。全国人民、我们的一家人就像失去了许多东西,为了父亲的愿望,我们一定要尽力去完成。”

  “在我充满失望和沮丧时,当我想起你,便鼓励我去生存,只要你在我身边,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大的快乐。我要振作起来,要照顾好你的身体。我们要互相保重,小小的离别,当我们下次见面时,我们拥抱、跳舞和接吻在一起,这是我们最快乐的时刻。”

  “我虽身在北京,你在澳门,父亲的离世,那份伤痛和难过的心情,每晚发梦见到你,在一些不可思议的地方,只要我们相互接触和安慰,就能减轻我们丧父的悲痛。你要振作自己,为了我们、孩子及母亲,为了实现父亲未完成的革命事业,我们一定要遵奉总理的遗训。”

  在那段时间,他们夫妻两人的心情是十分悲痛的,他们用通信的方式交流感情,用爱情的力量战胜悲痛和孤独,彼此互相安慰。戴恩赛在京时每晚为岳父孙中山守灵,晚上有时煤气不足,寒夜凄清,但当他一想到和妻子拥抱着跳“一文钱酒”的舞蹈(外国舞蹈名,英译),两人热吻时的甜蜜就暂时忘却了一切痛苦和不安。孙婉在给丈夫的回信中诉说:“您是世界上赐给我温暖和快乐唯一的人;我知道你的热情,没有你我不能生存在这个世界上。”⑦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