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28军两次支援,为建立以竹沟抗日根据地奠定了基础

辛亥革命网 2021-06-12 07:24 来源:梦回军营mhjy 作者:梦回军营mhjy 查看:

竹沟抗日根据地是我党在中原地区发展革命力量的一个重要基地和战略支撑点。
  竹沟抗日根据地是我党在中原地区发展革命力量的一个重要基地和战略支撑点。新四军第四支队八团在此设留守处,中共河南省委、中共中央中原局先后设在这里,刘少奇、李先念、彭雪枫、朱理治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这里运筹帷幄,组织领导河南和中原地区的抗日战争,新四军二师一部、四师、五师也是从这里出发,汇合各地党所领导的武装力量发展起来的。新四军三师、七师都有这里输送的人员。

竹沟抗日根据地是在鄂豫边游击区基础上发展起来的。鄂豫边游击区是南方八省游击战中的十五个革命根据地之一,在游击区处于困难时期,红28军曾先后两次支援鄂豫边桐柏山游击队作战。

第一次支援,化妆迷惑敌人,智取蔡家冲

  1937年7月,周骏鸣、胡龙奎带着党中央的指示从延安回到豫南后,鄂豫边区省委按照中央要求,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发展壮大红军武装,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1937年7月23日,红28军派244团1营300多人,在营长杨克志、政委曹玉福率领下来到桐柏山区,在桐柏县东北的老虎爬村和鄂豫边区桐柏山红军游击队会师。

  为了帮助红军游击队更快地发展,1营决定配合游击队拔掉信阳西北最大的反动地主围寨——蔡家冲围子。

  蔡家冲是一条长冲,蔡家围子居中,是蔡守恭八代经营建起的庄园。蔡家有近千亩土地,周围十二个小庄子都是他的佃户。围子坐东北朝西南,房屋为前后二进院。朝西的门外是一个两丈多宽的水塘,围子内有三座大砖碉楼,围墙西南角的为三层、西北角的为四层,后院围墙正中的为五层,碉楼之间并设置铁丝网障碍。像这样坚固的土豪围子,在游击区是不多见的。

  蔡家围子是周围地主土豪堡垒的“中坚”,他们听说红军要来,早已在围子内架起了洋枪、土炮。蔡家冲围子本身有六支枪,围主蔡守恭还将陈庄等三个村庄的枪都集中在蔡家围子,因此共有枪三十余支,纠集了一股当地反动地主武装守寨。

  杨克志、曹玉福和王国华、周骏鸣商量后决定,围子易守难攻,必须智取。由游击队扮成土匪,1营冒充追赶土匪的国民党军队,采取远距离化妆奔袭,以迷惑蔡守恭上钩,然后夺取蔡家冲围子。

  第二天凌晨,游击队集合后,周骏鸣给大家下达了任务,王国华作了简短动员,他告诉大家,只要拿下蔡家冲,我们游击队就有吃有穿有子弹了,日子就好过了。大家顿时来了精神。

  拂晓时分,苍茫雨雾中的蔡家冲围子,碉堡高耸,门楼紧闭。50名游击队员扮成土匪,包围了围子。

  盛夏,刚下过夜雨,每个人身上都被淋得透湿。下雨,也造成视线不良。守寨敌人一时也辨别不清来的都是谁。

  游击队让蔡守恭的一个佃户给他送信,说我们是抗日部队,抗日救国,人人有责,望能慷慨解囊,以助军威,要围子内帮助搞枪支弹药和猪肉、大米。

  围主当然不会给,这是早已预料到之中的,还回信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但请贵部割下人头二百颗,头到钱往,公平交易。”因为土匪从来没有打下过这个土围子,所以他们才如此有恃无恐。

  游击队员们见信后肺都气炸了,就向围子开枪。一面开枪,一面阴阳怪气地喊着绿林黑话。

  开枪不久,“国军”一个营佯装追击“土匪”,从西边李大庄山岗大路进至蔡家冲围子附近,即以机枪对空射击并吹起冲锋号——这是事前约定的信号。化装成“土匪”的游击队员即向蔡家冲北侧山上逃跑,一部分“国军”跟在后面追击。

  围子内的乡丁听到密集枪声,立即上碉堡观察,看到的是“国军”追剿“土匪”,赶紧出围子同1营前卫部队一起追击“土匪”。周围围子里的人枪也跟着出来,向土匪追击。老百姓也以为真是国军来剿匪,说还是蔡家本领通天,土匪刚来围寨子,国军就来解围。

  1营后续部队这时乘虚进了围子。

  围主蔡守恭不在家,他的侄子蔡祖豪和亲戚熊雁伦见了,忙迎出围子,指手画脚地说:“这帮土匪,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贵军才放了几枪,他们就鞋底抹油溜了。”杨克志说:“是啊,有眼不识泰山的家伙,实在不少哩。”

  蔡祖汉哈哈一笑,一躬腰说:“里面请。”

  此时,“国军”营长杨克志走进到围子里,要上后院最高的碉堡指挥。敌人不知是计,巴不得营长下命令,像对待自己的直属长官那样,恭恭敬敬地闪开,陪他一层一层地上了五层炮楼顶层。

      杨克志上了碉堡,即下令吹起集合号,将部队和化装的“土匪”收回。

  蔡祖豪和熊雁伦正因为国军解围而得意扬扬,冷不防被装成“官兵”的红军战士绑了起来。他俩翻着眼皮说道:“嗨,弟兄,不要误会!”话没有落音,只见刚才被“官兵”打散了的“土匪”跟“官兵”一起有讲有笑地进了围子。蔡祖豪和熊雁伦明白中计了,在胜利者的笑声里垂下了头,连声叹着:“佩服!佩服!”

  就这样,游击队和1营顺利地打下蔡家冲,拆掉了碉堡,缴获长短枪三十余支,子弹五千余发。在佃户的帮助下,在蔡家的猪圈里扒出几个大坛子,共有银圆一万二千块、金元宝三块,并开仓分粮,杀猪杀鸡做饭。蔡家围子粮食多得很,救济当地穷苦农民,三天也没有分完。

  蔡家冲战斗的胜利,壮大了红军的声威,震慑了四周的反动地主武装,为鄂豫边区红军游击队的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这次战斗,对困难中的鄂豫边区红军游击队是及时、有力地支援,同时也加强了红二十八军与鄂豫边红军游击队的联系。

(开国中将林维先)

        第二次支援,打下马谷田,再克邓庄铺

  蔡家冲战斗胜利后,鄂豫边区形势一度好转,游击队也有些发展。尽管当时已经国共合作,但当地的反动武装却时时不忘以武力消灭这支游击队。特别是泌阳县马谷田、邓庄铺等反动据点的敌人,不顾民族危亡,经常袭扰游击队。

  游击队正在谋划如何彻底消灭这两个据点的敌人的时候,高敬亭派鄂东北道委书记胡继亭(1944年2月牺牲)、244团副团长林维先率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二分队于1937年9月第二次来到鄂豫边区。9月中旬在信阳县邢集西北约八公里的吴家尖山地区与游击队会合。

    胡继亭、林维先向王国华等通报了红28军与国民党鄂豫皖边区督办公署停战谈判达成的协议,以及鄂豫皖边区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战略形势。王国华介绍了桐柏山地区的革命斗争形势以及存在的困难,周骏鸣介绍了参加党中央召开的苏区五次党代会和白区工作会议的情况。接着王国华、周骏鸣要求胡继亭、林维先协助他们拔掉泌阳县马谷田、邓庄铺两个反动据点,迫使国民党地方政府早日同意和豫南游击队进行谈判。林维先、胡继亭当即表示同意。

  马谷田是泌阳县东南十八公里处的一个较大集镇,驻有马谷田乡、张岗乡、焦岗乡三个乡的联保处和一个武装自卫局,有二十余人和二十余支枪。镇的周围有土围墙,围墙四周有十二个碉堡,有三层的有两层的,围墙外有一道一丈多宽的壕沟,东南西北各有一个寨门。

  9月中旬的一天拂晓,特务营、手枪团二分队和豫南游击队分三路将马谷田寨子层层围住。西门一个姓马的乡丁首先向红军开火,红军当即用机枪进行了还击。此时寨内之敌看到红军大部队来了,闻风逃窜,红军乘机自西、南、北门冲进寨内,缴了乡丁的武器。

  战后,鄂豫边区红军游击队指导员王国华在桃园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党和红军的政策。

  红军和游击队当天在马谷田吃了午饭后即向东转移,转移前将首先向红军开火的马姓团丁处决。

  邓庄铺是这一地区最反动的一个联保处的所在地,位于泌阳县铜山冲出口处,东与确山交界,据点四周筑有一人多高的高墙,墙外有一道设有鹿寨的壕沟,据点内有七座碉堡,其中东北角的一个是三层碉楼,其他为二层。东西南北各有一寨门,内有联保处主任王廷杰指挥的民团武装十余人。

  9月17日上午,红军三百多人进至邓庄铺据点南门,冒称是东北军“剿匪”部队,要在这里吃饭,令门卫向联保主任报告。

  联保主任王廷杰当然看不出来,赶忙出迎,把部队让进了寨门,来到乡公所所在地。他向林维先报告,说不久前他把北山沟的“共匪”吴镢头砸死了,又把鄂豫边著名的红军游击队队长陈香斋打死了;说豫南游击队有多少人,经常在什么地方活动,当地有多少共产党员等,还开了一百多人的名单,交给林维先,要“国军”部队帮助“剿共”。

  林维先看清楚了他是个最反动的家伙,为了不使他看出马脚,当面还奖励了他一番,说他反共有功。于是这个联保主任更积极地招待红军了。

  吃完午饭后,一个当官模样的“东北军”手提文明棍,借对王廷杰单独训话之机,将其俘获。与此同时,部队动手缴了反动民团的械,而后将双手沾满红军游击队员鲜血、作恶多端的王廷杰押到邓庄铺东北侧的王楼附近,用镢头处死,给吴镢头和陈香斋队长报了仇。

  周骏鸣说,这两个游击队员在他去延安时牺牲。吴镢头是个光棍汉,他来豫南创建游击队那会儿有时就住在他家。陈香斋队长对党忠诚,是游击队的骨干。一次突围时丢了三百块大洋,被撤职,每天扛着大米随队行军,也没有离队。他牺牲时全队都哭了。

  红军两战两捷,这个消息传开后,真是大快人心。从此,邓庄铺就成了豫南红军游击队驻地。

  这之后红28军特务营和手枪团二分队又转到信阳县西北部的邢集住了三天,还到邢集街上做了宣传。部队不久后攻占了距邓庄铺三华里的确山县焦竹园,之后焦竹园成为鄂豫边省委机关驻地。

  红28军部队的两次支援,加之鄂豫边区省委和红军游击队正确地执行了党中央的方针政策和实施了正确的斗争策略,群众的情绪迅速高涨,鄂豫边区形势发展很快,边区子弟纷纷要求参军参战,游击队迅速扩大。

  为了配合全国日益高涨的抗日形势,边区省委决定,将红军游击队改编为豫南人民抗日军独立团。树起“豫南人民抗日军独立团”的大旗后,八方响应,前来参加的人络绎不绝,队伍迅速壮大。

  10月的一天,王国华得到消息,泌阳县东北角的贾楼联保主任王太华,抓了200多个壮丁,正准备送走。独立团立即决定打这个土围子。

  那时农民最怕抓壮丁,一旦抓去要想回来,家里要花大钱顶“丁”。有些联保主任坏得狠,为了发横财,故意把一些人抓起来,等其亲属凑足钱后再把人放出去。壮丁抓不齐不能送走,先被抓来的就在那里活受罪,有的甚至冻饿而死,所以。群众对王太华这伙人恨透了。

  经过缜密侦察,在摸清了敌人的生活规律和防守情况后,于10月15日夜间,趁贾楼的敌人熟睡之机,王国华带领独立团一部迅速控制住几个要点,然后将大门炸开,十几名战士勇敢地冲了进去,经过短暂的战斗,很快就把贾楼打了下来,活捉并处决了罪大恶极的王太华,缴枪20多支,解救了全部壮丁。

  在打碉堡时,手枪队员王兆七牺牲,当时他只有十七八岁。独立团政治处的同志在贾楼为王兆七找了一口上好的棺材。下葬时,老百姓自动为他烧纸送葬,人到了很多,场面非常感人。独立团的指战员都感到,为人民利益而牺牲,是十分值得和荣光的事。

  打下蔡家冲、邓家铺、马谷田、贾楼之后,独立团又奇袭了信阳县的大梨园围寨。紧接着,竹沟农民在周庆鸣等同志的领导下举行暴动,杀死了联保主任徐景贤,一举拿下竹沟镇。

  至此,以竹沟为中心,方圆五六十公里的根据地初步形成。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21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