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华天下|辛亥革命网|辛亥革命111周年,辛亥网移动版

首页 > 辛亥后裔 > 后裔专访 >

相隔三代人,这两张毕业照上都有谁?

        看到今年的毕业生晒出自己的毕业照,一位老爷爷默默翻出了41年前的一张照片……
        日前,武汉大学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研究中心2022届研究生晒出了毕业照:
        可以看到,校领导、院系领导、导师们和学生们排成四排满满当当地撑满了整个画面。蓝色和黑色相拼的硕士服、红色和黑色相拼的博士服色彩绚丽。粗略数一下,武汉大学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研究中心2022届研究生中最少毕业了31名硕士,12名博士。
        照片的前排,正中着红黄袍者为现任武汉大学校长窦贤康,其右侧为党委书记韩进。两侧则是武汉大学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研究中心的众多中青年教授。
        “我们那会儿哪有这么好看的衣服,这么多人。”今年76岁的向虎雏感叹说。
        向虎雏是武汉大学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研究中心的退休老教授,他从武汉大学物理系本科毕业,1979年又考入当时的武汉测绘学院卫星大地测量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
        1982年,他们那一届研究生毕业了,就在老武测的广场上,也照了一张毕业照。
        和前一张毕业照类似,老师们坐在前排,学生们站在后排,12位硕士毕业生就是当年整个武汉测绘学院的毕业研究生总人数。
        已是白发苍然的向虎雏向记者辨认当年的老先生和同窗:“前排左起,第五位是纪增觉老院长;第六位是王之卓院士,他也是李德仁院士的硕士指导老师,李德仁比我们高一届,已经毕业;第七位是李庆海教授,就是我的硕士指导老师。刘经南的指导老师没参加照相。当时,宁津生院士还是普通教师,不能带研究生,也没有照相。后排左五,是后来任武汉大学校长的刘经南院士,左七就是我。”
        向虎雏讲起当年可没有什么专门的毕业典礼,师生们拍一张合影就算正式毕业了。合影时,老师们清一色中山装,有的还穿着老式罩褂;男学生们则拿出自己最干净的一套中山装,有的左上口袋插支钢笔,以示隆重;女生们穿上中式外套,一般是过年才穿的衣服。无论男女、师生,虽然大家都没什么新衣服,但肃穆、庄严的仪式感还是一样的。
        1970年,向虎雏从武汉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分配到武汉市第五中学教书。
        1978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郭沫若在致辞中说了一句著名的话:我们民族历史上最灿烂的科学的春天到来了。正在原华中工学院(华中科技大学前身)无线电一系学习的向虎雏激动不已,他下定决心攻读研究生,终于于1979年考入武汉测绘学院。李德仁、刘经南,他们都有类似的经历。
        毕业后的向虎雏留校任教,和宁津生院士同一办公室。向虎雏长期从事卫星导航定位技术教学和研究,上过青藏高原测量布达拉宫,去过南极进行科学考察,参加过中国地壳运动观察网络、中国大陆构造环境监测网络等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项目建设。
        42年后,当年的老先生们相继故去,当年的研究生已然桃李芬芳。如今武汉大学卫星导航定位技术研究中心的很多教师都是他们的学生,今年的毕业生,按年龄,算是孙辈了,屈指一数,有的是他们的第三代、第四代弟子。向虎雏说,薪火相传,枝繁叶茂,大概是作为一名教师,最大的欣慰。“我见证了科学的春天走过了40年。”
        据悉,为响应武汉大学集中征集历届毕业生合影照片的活动,向虎雏已将这张毕业照和武汉大学物理系7044班毕业照、该班同学合著的《珞珈放歌》一起捐献给了武汉大学校档案馆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