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天瑜:通过这次危机推动社会启蒙

辛亥革命网 2020-03-18 12:49 来源:出版人周百义 作者:冯天瑜 马国川 查看:

这次大疫给我很大的情感冲击和思想启迪,大大加深了我对生态问题的认识,武汉大学教授冯天瑜如是说。
  “这次大疫给我很大的情感冲击和思想启迪,大大加深了我对生态问题的认识”,武汉大学教授冯天瑜如是说。
  
  今年78岁的冯天瑜是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文化史研究专家,尤其对文化生态学有深入研究。在武汉封城期间,他端正地在新书《中华文化生态论纲》的扉页上题词“仅以本书敬献给武汉父老乡亲”。
  
  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知名学者,冯天瑜深受学界推重。他在许多社会问题上直言不讳,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尊重。

文化史学者冯天瑜先生
  
  在接受专访时,冯天瑜先生提出,这次大疫应该促成公共卫生制度改革,加强国民医保制度,同时建议以这次公共卫生危机为契机,开展一次社会启蒙。
  
  “武汉有厚实的基础,文教力量非常强,而且武汉人民勤奋聪明,完全有实力恢复重建”,冯天瑜建议,“在恢复重建中一定要充分尊重和发挥民营企业的作用。”
  
  通过这次公共卫生危机,冯天瑜也在思考中国的未来。他说:“我对中国未来的期许,就是好好想办法超越中等收入陷阱,不要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这次大疫大大加深了我对生态问题的认识”

  马国川:这次大疫对您个人的生活和研究有没有什么影响?
  
  冯天瑜:大疫封城后,大家都禁足在家,但是心都悬着。我有一个学生是民营企业家,为抗疫多有捐献,我帮着做一些联络推介工作,其余大部分时间在看两年来所撰《中华文化生态论纲》的校样。
《中华文化史》书影

  
  我从1980年开始研究中国文化史,四十年来一直关注生态问题。1990年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华文化史》,上篇即《中华文化生态》。文化生态是文化史的一个基本学术问题,也是一个基本的社会问题。这次大疫呈现了相当深重的生态危机,给我很大的冲击和启迪,加深了我对生态问题重要性、严峻性的认识。因此在封城禁足期间,我对书稿做了相当程度的修改和补充,还在扉页上题词“仅以本书敬献给曾经封城的武汉父老乡亲”。
  
  马国川:堪称忧患之书,太有意义了。
  
  冯天瑜:我把生态分成三个层面:一个是人和自然的关系,必须维护生态平衡,否则自然就会以它的铁拳回击人类;第二个是经济活动层面,保持一种有节制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第三个是社会制度层面,通过人与人社会关系的协调,实现人与自然的协调。故文化生态兼及“天人”关系和“人文”关系,有必要总结古今中外的经验教训,当然需要从若干具体的微观的角度切入,由细节见博大。
  
  马国川:从文化生态角度切入如此宏阔的问题,在中国学界有开创意义,您的研究可以说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司马迁《史记》

  冯天瑜:愿追随司马迁后尘,试走小半步。“天人之际”从人而言,包括与天(自然)的关系,又包括人与人的关系,也就是人的社会关系。如果人文关系处理不好,也无法正确处理天人关系。
  
  历史学家钱穆先生最后的遗言就是谈“天人关系”,他认为中国文化的核心就是“天人合一”。扬弃“天人感应”之类的唯心主义解说,“天人合一”讲天与人的统一性,不赞成天人对立,天人对立,人类必自取灭亡。英国科学家霍金生前曾经说,一味破坏生态环境的人类很可能只能在地球上待200年。此言夸大了,但其精义当引起人类自警。

(从左往右:钱穆 霍金)

  马国川:工业文明以来,人类对生态的破坏太严重了,导致许多生态灾难。
  
  冯天瑜:在生态保护方面,中国文化蕴藏深厚。老子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以自然为最高范畴。
  
  “这次大疫应该促成公共卫生制度改革”
  
  马国川:文化生态是一个理论问题也是一个实践问题,而这次大疫凸显出这个问题的现实紧迫性。这场突发的公共卫生危机暴露了哪些值得反思的问题?
  
  冯天瑜:不久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一个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要改变中国人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这是“形而下”的“器”层面的举措,很有必要。如果再向“形而上”层面作“道”的思考,这次大疫对公共卫生建设提供了重要的启示。
  
  这次大疫应该促成公共卫生制度改革,加强国民医保制度。多年以来,民众对医保问题有意见,近年有部分问题在逐渐解决,但是要达到文明国家的基本水平,还有待更充分的、更强有力的措施,特别是要纠正把公众医疗抛给市场的作法。在市场化问题上,我们一方面经济领域市场化还不够,政府管得过多;另一方面,又把医疗、教育、养老这些需要由政府承担的责任推给市场,流弊颇多。
  
  马国川:这是中国社会的一大问题,导致普通大众得不到基本的医疗保障、教育保障和养老保障。
  
  冯天瑜:医、教甩给市场,导致医、教这些公益部门直奔利益的趋向。特别令人痛心的是,医疗和教育本来是最受社会敬重的行业,医生和教师本来是最受尊重的人。可是最近这些年,医务界、教育界陷入市场牟利大潮,医德、教德下行,遭受大众非议,医患矛盾、教师与学生及家长的关系紧张,演出一些悲剧。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支持 | 网站地图 | 网站律师 | 隐私条款 | 感谢表彰 | 在线投稿
   2008-2019 武汉升华天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鄂ICP备19017968号-1

鄂公网安备 42018502004076号